南豐第3代 帶生科學生赴滬走出實驗室

職場 16:55 2019/06/07

分享:

香港生命科技青年會主席張世成表示,希望愈多人愈多機構參與其中,真正做到一個「生態系統」。(陳靜儀攝)

「看那班人多市儈,只係一心賺錢!」南豐集團第三代張世成求學時醉心科研,鄙夷毗連實驗室的商學院。他出身後始知,科創要蓬勃發展,需要政商緊密配合。

他去年起拉攏學、商猛人成立的生命科技青年會(下稱HKLSS)昨晚正式啟動,下月將帶30名大學生走出實驗室,赴上海不同生科企業實習。這團隊深信生命科技會承接資訊科技成內地下一浪潮,冀未來凡提及中國生科即想起香港,如三藩市之於美國,

愈多人、愈多機構參與(HKLSS)愈好,希望可以真真正正做到一個生態系統。


南豐以紡織起家、地產致富,新生代張世成首次接受專訪,不談公司主業,亦不為前年設立兼由他任董事長的南豐生命科技,反而是無關家族生意、非牟利的HKLSS,

我想藉成立這個委員會,令一些大學生不要走我的舊路,不要經歷十幾年才發現這事實。

張世成:令大學生勿走我舊路

中學已負笈美國的他,曾以為科學家只須於象牙塔努力。千禧年前後於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攻讀分子與細胞生物學期間,「一科商科我都沒有讀過,因為一心一意只想着科學研究」,到藥廠實習、任校內國家實驗室獨立研究員時亦不改想法。

正當5年博士生涯快要展開,「申請表都交得七七八八」,其發展路向卻因暑假返港陪伴家人徹底改寫。「回來之後,基本上香港沒有Biotech可以做,那時候最厲害的就是長江生命科技。」因家人不想他終日無所事事,便找了份投行工作,發覺同事、人工皆很不錯,亦富新鮮感,終於在花旗和巴克萊一待五年半,「再沒回去讀PhD(博士)的念頭了。」

夥大灣區長三角互補 吸人才

不過,張世成終究心繫生科發展,09年加入家業後慢慢涉足科創,17年更籌措3億美元聯合成立創投基金鼎豐生科資本(Pivotal bioVenture Partners),支持美、中兩地初創。他發現,香港縱有出色基礎科研和人才、完善法制保障,大學、尤其醫學院亦排名前列,生科行業卻受市場、臨床測試規模限制,發展相對緩慢。今後HKLSS冀能聚集學、政、商界別,跟大灣區、長三角互補長短,吸引和培育更多本地人才。

2月起,HKLSS於18間本地及海外院校募集了220名有生科背景的申請者,最後選出30名港大、中大和科大學生,本科及研究生為七三之比,男女各佔約半,下月會齊赴上海8間中外企業實習,包括提供最多職位的藥明康德(02359)、跨國巨擘AstraZeneca和住友製藥、HKLSS副主席、恒隆家族陳樂宗的晨興創投、鼎豐生科以及鼎豐曾斥資的癌企Oncologie等。每名入選學生皆獲南豐資助五位數交通住宿開支。

「你安排崗位給我,唔該淨係做實驗啦!」看到有其昔日影子的大學生,張世成今天倒鼓勵他們「擴闊自己的眼界」。HKLSS平常有跟官方投資推廣署、半官方的科技園交流,今次實習亦刻意涵蓋研發、傳訊、市場營銷、數據分析和商業投資等不同範疇的崗位,讓學生跟頂尖學者和專家學習,建立人脈。

張世成希望明年能增加實習名額,派學生前往生科研究同樣蓬勃的蘇州,以及大灣區的廣州和科企林立的深圳,

生命科技裏,用大數據去分析去分析實驗室資料、甚至乎病人履歷,會是下一個前綫。

大數據分析資料 下一個前綫

港產基因檢測公司Sanomics行政總裁施明耀形容,生科仍是新興界別,十年前中大生物醫學工程學系畢業前後,多僅跟同學赴內地院校和企業觀摩交流兩三天,HKLSS的內地實習計劃「絕對係好事」,

因為香港基本上沒有這些公司。

HKLSS執行總監黃槿指出,本港大學的升遷往往取決教員能否擠身頂尖期刊,令研究過去常止於基礎和臨床一期,未能轉化成商用產品服務,幸近年漸鬆綁,各校不斷推出生物醫學、生物科技一類新課程,科大甚至有「生物科技及商學」,正好培訓出畢業生迎接生科大勢。

HKLSS致力跟本地全部有?授生科的院校合作,包括主攻入門應用知識的職業訓練局,未來一年會籌辦不同交流活動、講座和論壇。黃槿舉例,HKLSS副主席、中大醫學院講座教授盧煜明名下有Sanomics等數家科技初創,可跟年輕創業家和學者分享經驗,

他在職途掙扎求進時,最常遇到、撞板的是甚麼問題呢?

全文刊於《經濟日報》(付費閱讀),標題及內文經編輯修改。

撰文 : 姚沛鏞、薛梓晴 經濟日報記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