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醫生】鍾侃言寄語有志投身遺傳科者 毋忘全人照顧初心

社會 01:10 2019/06/08

分享:

鍾侃言認為,遺傳科醫生又或是遺傳諮詢師,均需要有不怕艱難的決心,每次門診要溫書之餘,更需緊跟醫學發展水平。(陳永康攝)

港大罕見病專家鍾侃言有今天的成就,全賴遇上時任兒科部門主管劉宇隆「伯樂」指引,始投身罕見病之路,正積極推動本地培訓遺傳科醫生的他,寄語有志者要有不怕難的決心,緊記照顧病人的同時,要支援家屬,毋忘兒科醫生做到全人照顧的初心。

唸醫科並非鍾侃言的志願,他當年是聽從父母意願考入醫學院,愈讀卻愈喜愛,選擇兒科,全因實習時的深刻印象;港大醫學院畢業後,他到瑪麗醫院兒科「見工」,時任兒科部門主管劉宇隆卻拉他入港大門下, 臨床、教學、研究一併做。

鍾侃言行醫近廿載,獲病人贈送不少禮物。(陳永康攝)

他形容,劉宇隆是計劃周詳的人,對香港醫療系統看得全面,劉認為任職大學兒科,有責任看香港缺乏甚麼︰「那時他已留意遺傳科,外國遺傳科均已有50、60年歷史,但香港仍未有。」因着劉宇隆的指點,鍾侃言早知自己要走遺傳科的路,06年完成兒科專科訓練後,便負笈加拿大,取得當地遺傳醫學院院士才返港。

本港醫學專科學院去年底於兒科下設遺傳學及基因組學專科,本港首批遺傳醫學專科醫生鍾侃言有份推動這門「亞專科」發展,下一步他想將海外已有多年的遺傳諮詢師帶入香港,正與港大積極討論中,冀數年內可成事。

他指出,海外的遺傳諮詢師「99%不是醫生擔任」,是診斷罕見病團隊內重要一員,亦是醫生好好合作夥伴︰「醫生做多些評估、診斷工作,遺傳諮詢師則是協助診斷、輔導及支援患者家屬,不論心理或是實際層面,有少少似社工角色!」

然而,與常見病不同, 每宗罕見病診症個案均有機會是前所未見,鍾侃言認為,遺傳科醫生又或是遺傳諮詢師,均需要有不怕艱難的決心,每次門診要溫書之餘,更需緊跟醫學發展水平︰「要有謙卑心情慢慢workout了解個病,亦要有做同行者的準備!」他所言的同行者,其實是他所說做兒科醫生的初心,以全人想法照顧病者,同時支援病人家屬︰「一定由開始就知道,要將照顧者生理及心理健康放入自己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