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圍立法會】這個時代沒有領袖 張寶華:自己是自己的領袖

休閒 10:27 2019/06/12

分享:

盡管我們都說香港的「世界仔」好多,識時務者好多,但大部分的香港人還是固執得可愛。

六月九日,一百零三萬人上街,破了二○○三年的紀錄。破紀錄不值得高興,如果社會不是面對極大的壓力,市民在星期日應該是跟家人朋友吃喝玩樂,而不是上街遊行。

但是,今次要參與遊行比○三年困難,因為港鐵不斷「飛站」。

當日,我下午二時半搭港鐵去銅鑼灣,應該是人最多的時候,但站內好有秩序,坦白說,人也不是多到要「飛站」的地步,所以我不明白為甚麼不斷有朋友發出消息說,好多站都被「飛站」。結果,市民要坐小輪過海;天后、銅鑼灣被封站,大夥兒就寧願由北角、炮台山走過去維園。

這全部都是執着!香港人還是懷着一份相信和希望的固執!我們為了自己長大的地方,還是可以好固執的。

早前,不斷有團體嘗試「動員」市民參與星期日的遊行,其實是多餘的,只要你有一部智能電話、有看新聞,根本不用任何人來動員你,你也知道自己要不要、應不應該走出來。

這個世代已經沒有「動員」這回事。

這個世代也沒有領袖。

我們不需要領袖,或者看到某某人走出來,所以我才走出來……這些都是old school了。這個世代,自己是自己的領袖,我們得到的資訊equally the same,這還需要「被動員」嗎?

香港還是很值得我們驕傲的!

撰文 : 張寶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