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流寄生族》窮爸爸宋康昊受盡歧視 面對社會矛盾向不公義發聲

娛樂 19:51 2019/06/17

分享:

趙如晶演嬌生慣養的朴太,生活於上流卻是名無知師奶。

去年日本導演是枝裕和《小偷家族》奪康城金棕櫚獎,已預視了歐洲影展將焦點由自身難民困擾,轉移至亞洲獨有的社會階級矛盾和發達社會的貧富懸殊問題。今年,韓國導演奉俊昊的《上流寄生族》同樣地將社會矛盾聚焦於貧富和階級矛盾,成了史上首部勇奪康城影展最高榮譽金棕櫚大獎的韓國電影。兩片同一脈,但路向各異。

拍過《綁架門口狗》、《韓流怪嚇》、《殺人回憶》的導演奉俊昊,在接受訪問時,形容新作《上流寄生族》為一齣悲喜劇,有如「一個沒有小丑的喜劇,一個沒有奸角的悲劇」,所言非虛。片名「寄生蟲」(Parasite)是諷刺詞,骨子裏又語帶雙關,成了戲中的秘密。

導演事前一直寄語觀眾,不要劇透,但可以說,這片充滿黑色元素,有喜亦有悲,而創作的焦點,便是當中對貧富懸殊的極端差距,所引爆的衝突。

《上流寄生族》是關於兩間屋,兩家人,先說金先生一家。家徒四壁,居於在一間大廈的地庫,大廳的頂端有一排大窗,視線僅及街外行人的腳部,真正低下人。

金基澤(宋康昊飾)住在地牢中,最開揚是一個望路面的低窗。

另一間屋,則是企業總裁朴先生的四口之家,由名建築師設計,走現代簡約路線,大廳的寬闊落地大玻璃窗外,是個綠草如茵的花園,四口之家由管家打點一切,有司機管接管送,補習老師上門為大女補習。

金先生一家窮得要為外賣薄餅店摺紙盒,手機沒數據可用,要靠家中死角位的鄰近的快餐店的Wifi度日,一天,大仔基佑(崔宇植飾)的好同學遠道而來,帶了一塊觀賞的岩石作手信,並透露自己要往外國,交託他接手當補習老師,學生正是朴先生的大女,基佑靠偽造學歷成功進入朴家。

透過偽造學歷,崔于植飾的基佑進入朴家當補習老師。

基佑見有機可乘,也介紹了妹妹為朴生的太太當輔導,繼而設計陷害司機,讓擁有豐富駕駛經驗的金爸爸頂替,最妙是,女管家亦被他們設計陷害,終被朴太炒魷,由金媽媽頂替成為管家。金家四口成功混入朴家,全部就業,樂也融融…

單眼皮的朴素丹演能言善道的小妹,混入大宅中當朴太的心靈導師。

然,這才是奉俊昊設局的開始,窮人有陣「徐」,窮開頭頭碰著黑,一大段的大屋玩錯摸後,從地底引發最意想不到的大鑊,一鑊接一鑊,令金家四口的謊言也差點被揭破,但更大鑊的還在後頭。電影也由玩錯摸的黑色喜劇,變成大爆發式的瘋狂悲劇。

窮都沒錢用數據,全家只有馬桶位能接收鄰店餐廳的WIFI。

奉俊昊的首作《綁架門口狗》已曾將階級矛盾,貧富懸殊等觀察和狂想,作為戲的主軸,此番重來,集中對比了兩個天國與地獄式的家庭,寫貧窮低下層的扭曲生涯,與去年是枝裕和的《小偷家族》相近,但內裏的仇恨、躁火、反社會的控訴力,則又與李滄東去年的《燒失樂園》異曲同工。

戲的高潮戲有兩場,一場是夜晚忽然下起滂沱大雨,水淹窮街陋宅,是第一次大爆發,其二是,豪宅中的生日派對,乃第二次大爆發。兩間屋的地牢,互相對照,表面光鮮,實則內有玄機,同時都發生了毀滅性的災劫。

《上流寄生族》中既喜復悲的是,窮人的階級攀爬無望,發展成一種憤怒的反撲,對社會不公怒吼,充滿絕望之音,「當一些人希望分享經濟繁榮的成果時,卻發現比登天還困難,電影就是描繪當中的幽默、恐怖和悲哀。」

撰文 : TOPick柴犬出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