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籍藝術家向香港霓虹燈工匠致敬作品 明晚拍賣

休閒 18:03 2019/06/24

分享:

華裔藝術家Faye Wei Wei覺得霓虹燈入夜亮起後,香港的景致令人陶醉, 遂創出「Frail Silver of The Climbing Stars 」。(英國文化協會提供圖片)

以攝氏近千度火槍反覆燒熱光管,動手屈曲再吹氣定型,還要抽走空氣,改注氖氣和水銀,紅的綠的霓虹燈飾方告完成。

刺眼的LED招牌近年佔據大街,取代曾跟香港劃上等號的霓虹燈商號,令社會浮現不捨情懷。英籍華人藝術家Faye Wei Wei早前找來本地霓虹燈師傅阿龍完成創作,向買少見少的業界工匠致敬,作品明晚由英國拍賣行富藝斯於金鐘拍賣,所得資金將用於英國文化協會全新交流計劃,資助一名本地新晉藝術家前赴曼徹斯特。

是次開拍的霓虹藝術作品名為「Frail Silver of The Climbing Stars」,估值達8萬至9萬港元,由雙親來自香港的藝術家Faye Wei Wei應英國文化協會及富藝斯聯合委託創出。

作品明拍賣 估值8萬至9萬元

霓虹燈師傅阿龍收到Faye的設計圖,共花了一個星期以霓虹燈來1比1呈現,扭動改製了26枝光管,組成互相依偎的沉思人像,以及下方一對玫瑰花。中環大館及金鐘英國文化協會已先後公開展出作品近半年。

現時本地霓虹燈師傅少於10人,阿龍是最後一批從業員中較年輕一員,但亦已50多歲,正是由行業興盛的80、90年代入行,巧手製燈逾20年。阿龍為人低調,跟英國文化協會、甚至與藝術家的溝通,往往要經中間人。連特首林鄭月娥1月中親自於「SPARK︰ The Science and Art of Creativity」展覽為其出品揭幕,他仍沒現身,僅交由共事的鍾先生解答記者的問題。

霓虹燈工匠阿龍為人低調,替英國文化協會製作宣傳短片時,只以背影出鏡。(YouTube截圖)

「好神秘,佢哋唔畀你喺嗰度睇佢地點樣做。」居於倫敦但粵語流利的Faye指,創作前特意拜訪當地一名霓虹藝術家,交流了想法,從而概思出霓虹藝術品設計。

阿龍讓Faye決定霓虹作品的顏色,她選了白、綠、紅三色,其中特別喜歡玫瑰花莖所用的綠色,認為是香港獨有的顏色。只要端視作品,就能看到霓虹光管內的氖氣,不同色調的光綫似在流動,「玻璃、氖完美將我的設計呈現。」Faye指,即使倫敦唐人街亦看不見霓虹燈,冀日後可以創作更多霓虹藝術,

霓虹燈好靚,其他燈畀你唔到呢啲感覺。

不敵LED招牌 9成已消失鬧市

政府2010年實行新例後,很多霓虹招牌頓成僭建物,留下比拆掉更昂貴。(理工大學圖片)

霓虹燈雖美,近十數年卻益發不敵製作便捷、省電的LED招牌,2010年政府全面實施「小型工程監管制度」,規定招牌由外牆不可伸出超過4.2米,離行人道上不能少於3.5米,更令早年留下的霓虹招牌頓成違例僭建物。每年據報約有3,000個霓虹招牌須按例拆掉,鬧市迄今已失去9成霓虹招牌,包括去年佐敦麥文記麵家和澳洲牛奶公司兩塊矗立白加士街的碩大招牌。

Faye對霓虹燈在港消逝深感可惜,鍾先生指霓虹燈工匠對招牌一塊塊消失亦覺無奈,「這些招牌拆得就拆。」負責接定單的他尤能體會背後的一去不返,

近年霓虹招牌都由室外招牌移向室內。

師傅不用再造外牆中文字招牌,反而更常造英文字、公仔圖案和藝術品。

Facebook專頁街招streetsignhk本月拯救了一間當舖的招牌。(短片截圖)

M+博物館 將展示具價值招牌

不過,社會各界近年開始以不同形式為霓虹招牌努力。西九文化區除了收集相片,亦保留有歷史價值的招牌,明年開幕的M+博物館將展示西營盤森美餐廳的牛型招牌、觀塘雞記蔴雀娛樂的雄雞招牌等。

理大助理教授郭斯恆(右)及Anneke Coppoolse合撰霓虹燈招牌學術論文。(理工大學圖片)

理工大學設計學院助理教授郭思恆去年曾於國際期刊《視覺語言》發文,剖析本地華洋雜處的歷史怎影響霓虹招牌所用的圖案或標示,亦以Facebook專頁名稱推出了中文專作《霓虹黯色——香港街道視覺文化記錄》,分析現存招牌的視覺美學,也帶出九龍每區的消費模式轉變,探討霓虹招牌怎豐富街道空間,延伸公眾的集體回憶。該作剛獲香港電台頒發「第十二屆香港書獎」。

全文刊於《經濟日報》(付費閱讀),標題及內文經編輯修改。

撰文 : 經濟日報記者 楊竣全、姚沛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