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小姐】何依婷邨校出身成史丹福大學交流生 港姐Regina為理想棄會計師樓高薪【有片】

娛樂 16:16 2019/06/28

分享:

Regina為追演藝夢放棄了穩定收入。

2017年香港小姐亞軍何依婷(Regina) 曾於著名會計師樓工作,可是Regina在會計師樓工作一年後,決定棄高薪而參加《香港小姐競選》,由此改變了人生。現年25歲的何依婷入行約2年,熱愛演戲的她曾連續一星期沒睡覺,但堅持不會放棄追逐演藝夢。

出身自基層家庭的Regina曾就讀浸信會天虹小學及佛教孔仙洲紀念中學,其後入讀香港城市大學商學院,主修資訊系統學系環球商業系統管理課程和副修心理學。

馮校長(右三)、胡主任(左三)與Regina及其師弟妹一同合照留念。(陳偉能 攝)

在學期間修讀的各科成績理想,考獲均GPA3.5以上的佳績,並曾獲獎學金資助赴美國史丹福大學、英國利兹大學及中國上海復旦大學作交換生,且於畢業前到位於杭州的阿里巴巴總部實習。

Regina最終於2016年以考獲一級榮譽學士學位,畢業後於四大會計師樓之一的安永會計師事務所任職金融服務顧問。她說:「畢業後,便進了會計師樓工作,後來我發覺原來喜歡讀書跟出來工作是不一樣的。」

然後,Regina於2017年參加香港小姐,勇奪亞軍及莎莎美麗觸覺大獎,同年入讀第29期藝員訓練班。

這次,Regina的師弟妹帶她回到母校浸信會天虹小學,事隔多年,今日的母校跟昔日的容貌已有分別很大,當年學校未有太多設施,只有課室、操場、禮堂,如今已增設科創室、基地、天虹戲院等,讓學生培養對學習的興趣。

回想學生時期的自己,Regina說:「其實我不覺得自己讀書叻,我覺得我是勤力的,而且很享受學習。我會主動去問一些不明白的事,如果發現計算出來的數跟標準答案不同,我便會質疑是否出版社印刷出錯。」

她續指:「我很喜歡思考的過程,也很勤力,但我並不覺得自己很聰明。」

Regina與師弟妹相處融洽。(陳偉能 攝)

投身到社會大學,Regina坦言:「以前讀書是不會覺得有睡意或疲累,但出來工作後覺得每天坐在辦公室內對着文件,一看便看了9至10小時。」

為了令自己專注於工作上,她想盡辦法去提神,「從前我是不喝奶茶、咖啡,但當時的我只要有天不喝茶便會感覺到很疲累。我開始反思是不是因為我不夠喜歡自己的工作,又或是這份工作其實是不適合我,才會覺得有睡意。」

喝茶沒法幫助Regina,全因金融行業並非她那杯茶。她漸漸發覺:「這份工作本來是很有挑戰性,但問題是這種『好玩』好像不能令我保持10小時也很有動力,之後便開始思考。」

(陳偉能 攝)

2017年,Regina決定參加《香港小姐競選》改變其人生,「想了一段時間後,再加上媽媽的推舉之下,我便去參選了。其實我本來是一個不夠自信、覺得自己不夠美的人,所以就不能當香港小姐。」

她續指:「不過工作一年後,媽媽再叫我參選,我被她打動了,覺得自己應該要去嘗試,不然便會後悔,那便去試了。」

入行約兩年,Regina也會將之前及現時的工作作比較,「談到穩定,當然是之前的工作較為穩定,我沒想過收入的多少,但覺得每一行也好,只要肯努力,總會有出頭天。」

回想昔日的工作,Regina說:「會計師工作是穩定的,每年也會加人工,但我覺得很多時候工作不止是看金錢,因為人生有三份一時間睡覺、三份一私人時間以及三份一在工作。所以我覺得工作得快不快樂是十分重要的,而自己算是幸運,入行至今的收入也不至於很差。」

有得必有失,Regina為追演藝夢不介意減少休息時間,「為了入行,我放棄了睡覺的時間,有時當然是沒有工作,且放假時覺得很舒服。但有時則會排滿了工作,從早忙到晚上,甚至通宵,直到第二天早上繼續工作。我想很少工作會有這種體驗,但這行就是這麼特別可讓你去經歷。」

(陳偉能 攝)

Regina的首部劇集為機場特警,飾演李至安一角,「劇中的我與楊明有感情線,跟他演的對手戲都是在家中發生,所以會經常跟他吵架。」

初嘗拍劇,Regina日以繼夜參與演出,「這次拍了一星期的戲,這個星期是由早上拍到晚上,再由晚上拍到早上,我試過一天、兩天、三天,甚至一星期不睡覺。」那段時間令我覺得很崩潰,會問『為何沒法睡覺』。」

縱然感到疲累,但她很享受演戲,「當經歷過後,現在回想時會覺得其實是很開心,因我完成了一件曾經覺得沒法完成的事。我對此很滿意,覺得拍劇是很好玩。」

其家人也很支持她入行,「家人一定會追看有我的節目,以及喜歡分享我的帖文,整個感覺就是家人也很支持我。」

(陳偉能 攝)

部分藝人會覺得演藝事業因上班時間不定而影響拍拖,但Regina未有擔心,「我又不怕被這份工作阻礙我拍拖,你有時間工作也代表着你有時間拍拖,只不過是另一半是否願意去遷就。如果兩個人真的喜歡大家,這也不是問題。」

現時單身的Regina未有為訂下撰偶條件,「其實我不夠膽想太多,也不夠膽去要求別人太多,我只能做好自己。」

她續指:「例如我希望有一個很體貼的另一半,但不能夠要求他很體貼,因我首先要做到這件事,才能獲得對方的體諒。即是我體諒你的工作,也希望你能體諒我的工作。所以,我不會對另一半有太多要求,只希望能做到互相尊重及體諒,也是兩個人相處最重要的一件事。」

場地:浸信會天虹小學

撰文 : 梁樂欣 TOPick記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