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棄教職照顧聽障兒子18年 聽障DSE考生感恩媽媽教出流利口語

社會 00:01 2019/06/28

分享:

朱天諾感恩媽媽多年的耐心教導,令他可以流利的口語與人溝通及學習。(曾耀輝攝)

不少人稱失聰人士為「聾啞人士」,將「聾」、「啞」混為一談,但其實科技進步,深度失聰人士只需植入人工耳蝸,便可產生聲音知覺、學習發音正常說話,現年18歲的應屆DSE考生朱天諾,甫一出生便發現有深度聽障,任職小學教師的朱媽媽毅然辭職,全天候照顧愛兒,經過媽媽多年堅毅耐心地訓練,天諾學會讀唇、更可以標準發音暢所欲言,入讀正規學校;已獲城大環球經濟系有條件取錄的他,期望DSE可考到約20分、入讀中大BBA。

眼見兒子成材,朱媽媽感恩非常:

我一直把天諾視作普通小朋友照顧,期望他不要因身體局限困住自己發展,反而應該利用身體上的不足影響世界,消除世人對聽障的誤解,「聾」不一定是「啞」!

一邊耳朵植入人工耳蝸、另一邊配戴助聽器的天諾指出,兩裝置一旦除下:「就算站在開著引擎飛機的旁邊,聽到的聲音僅如一隻蚊在耳邊飛過!」

回想天諾甫出世便證實兩邊耳朵沒有聽覺絨毛、有深度聽障問題,時任小學教師的新手朱媽媽坦言徬徨無助,毅然辭去教職全職照顧天諾:

正常BB都未識照顧,要處理有聽障問題的BB,可說是『倒瀉籮蟹』,每天都是見步行步!

天諾小時候可聽見些微聲音、但說話不清晰,為讓天諾可和普通小朋友一樣成長,媽媽非常堅持他一定要學說話,在大約2歲時入讀聾福會白普理特殊幼兒中心,接受1年多的密集訓練。

為讓兒子克服聽障問題,朱媽媽對兒子發音特別執着,兒子就讀幼稚園時,會在家中所有物品上貼上貼紙,迫兒子記下周遭事物的名字,外出見到巴士也要兒子正確讀出巴士,她形容對兒子是地獄式訓練,每次兒子洗澡前,要他清楚朗讀洗澡應該注意事項,務求令他習慣正確咬字發音,令他可如普通小朋友般與人溝通。她坦言,要調整兒子說話時的高低音很困難,因健聽人士根本無法知道他聽到什麼,故堅持他要講一次。

天諾指出,小時候媽媽要他隨時隨地能準確說出物件名稱,經過停車場也要他讀車牌號碼,他形容:

學說話的過程既痛苦又快樂,因媽媽「執得好正」,某些發音他拿捏不準,但我長大後發現自己根本與健聽人士無異,可無障礙地與他人溝通,朋友更說我與正常人無分別,令我非常感謝母親昔日的堅持!

然而,求學階段曾遇上不少困難,天諾表示,因應聽障生的學習,教育局會資助學校購買無線調頻系統(FM機)、配合助聽器,聽障生便可收到清晰穩定聲音,老師如在身旁授課般;但他初讀小學時,有同學不知FM機運作,向著FM機大叫戲弄他;也有老師下課時忘記放低FM機,繼續到下一班上課,唸小一的他因此要聽著小六的課;老師安排他坐較前位置以便更專注聽課,卻被同學取笑他「又坐學霸位」。

愛兒唸書時遭同學戲弄,但朱媽媽沒有太多介入,只時刻提醒兒子要自我調節心理:

聽障是既成事實,根本無法改變,開心過一天、不開心又過一天,為何不選擇開心地過呢?

為了照顧兒子放棄做教師的夢想,已當了約6年教師的朱媽媽未言後悔:

以前教一班學生,現在專注教兒子一個也一樣滿足,0至6歲是小朋友學習黃金期,她只希望天諾可以像普通小朋友般健康成長,融入社會,不會被特殊看待。

DSE即將放榜,對兒子有何考試期望?朱媽媽笑言:

做重要是兒子開心,做到自己想做的事,盡力就好!

天諾認為,社會上對聽障人士有不少誤解,不希望社會人士以「正常」和「不正常」來區分他們,詳情【按此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