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陣稱警方只可緊急情況搜手機 否則等同獲授權看所有資料

社會 17:47 2019/06/27

分享:

代表警務處的資深大律師莫樹聯。(資料圖片)

民間人權陣線成員早前就於2014年七一遊行期間被警方沒收手機而提出司法覆核,法官裁定警方只可在緊急情況下,才可在欠缺手令時搜查被捕人士的手機,警方不服上訴案今於(27日)上訴庭續審。

民陣一方指警方僅可在緊急情況下搜查手機中直接、即時、有關的資訊,否則等同授權警方觀看所有資料。上訴庭聽罷陳詞後押後裁決。

代表民陣成員陳倩瑩的資深大律師麥高義今陳詞時指,除得到被捕人士的書面同意,否則警方必須先取得法庭手令才可搜查被捕人士的手機,而在例外情況下,警方只可搜查手機中合理相信是直接、即時與罪案相關的資訊,並需採取門檻較高的「合理相信」標準,而且被捕人士有權向法庭申請取回手機。

但麥高義形容警方需面對無可抗拒的誘惑,令人擔心警方濫用有關權力,因此需要有其他方法保障被捕人士的私隱,例如警方運用有關權力時需要符合比例,在調查亂過馬路之類可經簡易程序治罪的罪行時,則不應搜查對方的手機。

上訴庭副庭長林文瀚一度詢問,若一名涉及恐怖活動的人被捕,而警方懷疑附近有人埋下炸彈,警方是否有權即時搜查該被捕人士的手機,以取得與炸彈相關的資料?麥高義回應指警方可以炸彈相關的罪名宣布拘捕該名人士,只要警方有合法理據即可,麥高義又強調,警方所檢視的手機內容必須是與案相關,否則警方就是獲授權觀看所有內容。

麥高義重申在搜查過後,被捕人士必須有權合法而輕易地取回手機,尤其在未被落案控告的情況下,法庭無權處理他的保釋條件,雖然他可以透過司法覆核作出投訴,但香港的司法制度一向不鼓勵將刑事案件以民事方式處理,而亦非所有人均可付出昂貴成本提出民事訴訟。

代表警務處的資深大律師莫樹聯則回應指,拘捕和搜查是一整套的權力,當被捕人士暫時被警方控制,其與案相關的隨身物品亦屬警方控制之下,而警方亦有責任確保相關證據得以保存,在上述責任之下,警方亦必須被賦予相應的權力,但並非無限的權力。

莫又指,難以限制警方只可在緊急情況下才運用有關權力,因為警方日常工作中,經常需要運用相關權力,若施加限制則使權力形同虛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