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E2019】從看得見到看不見 跨過DSE障礙考入中大視障生拒絕自我標籤

社會 07:00 2019/07/04

分享:

子諾喜歡與老人家聊天,希望將來從事與老人服務有關的工作。(程志遠攝)

黑暗本身並不可怕,可怕的是光明之後,突如其來的黑暗。中三那年,子諾在幾短短幾個月間失去了視力,突如其來的黑暗一度令子諾心裏築起一道道又高又厚的牆,希望別人看不見那個看不見的自己。現時子諾已經走出心魔,發現視障只是一種身份,心態決定生態,後天失明的他可以不視而見,甚至比正常人看得更多。

從看得見到看不見,失去視力的子諾只好轉至特殊學校心光盲人院讀書。學校的學生全都有不同程度的視障,有的和子諾一樣只看到朦朧光影,有的則是完全失明; 卻又與普通學生沒分別,他們也會在學校活蹦亂跳、一樣沉迷智能手機。同學們的樂觀積極令子諾慢慢接受自己失明的事實,而激勵他更努力學習點字,盡快重新融入社會。

經過兩年的努力適應,子諾重返主流學校讀書。然而,同學和老師的熱情幫助和體諒卻讓子諾倍感負擔,令他「覺得自己是一個麻煩」。後來子諾幸得老師開解,不再覺得自己是個負累,更在去年的文憑試中取得好成績,入讀中大社會科學系,成為本年度「香港賽馬會獎學金」的得獎者之一。 

留意到現時社會上很多老人家內心其實非常渴望年輕人的關注和關懷,因此希望將來能夠從事老人的輔導工作,與那些孤獨的老人共同渡過漫長的黑夜,一起看見溫暖的黎明。

今年有超過40名大專學生獲頒「香港賽馬會獎學金」,資助他們攻讀本科生課程,包括4年課程的學費、書簿費及生活費,有關其他得獎者的分享,【按此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