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提琴家姚珏:音樂帶給小孩熱誠

休閒 16:17 2019/07/02

分享:

姚珏說要先對樂手和老師負責,辦好培訓新一代的香港弦樂團和姚珏天才音樂學院,才再想個人的事情,如錄製音樂專輯。(黃建輝攝)

「嗒、嗒、嗒…」堪稱中國首屈一指的小提琴家姚珏,朗聲哼出耳熟的樂曲旋律和節拍,認真指導着星期日將參與四地交流音樂會的年幼表演者。

在港春風化雨近廿載,她不惜放棄個人練習、錄音時間,一直堅持營運多個樂團,頻密舉辦公開表演,冀舞台上下的小朋友都知道「音樂是歡樂的。」她自豪道,名下香港弦樂團的首席小提琴手區駿熙是其高足,既希望他跟一眾青年團員能指導幼童,以回饋社會的培養,也想不時合演的大師和各地巡演,能幫他們認清熱誠和路向,跳得更高更遠,

他們能考上任何樂團,我都希望他去,都喜歡他去!

「音樂的最終目標是要孩子從中得到自信,從中尋找到他真正的熱誠。」訪問僅逾1小時,姚珏提及熱情、Passion等詞約50次,又明言不少本地家長只求考級,連其音樂學院亦沒法倖免。

考到8級以後,小孩子就不拉了……(跟父母)吵架吵到他們沒有興趣,就不拉了。

參加樂團快樂 非浪費時間

就她看來,一個小朋友獨自拉琴較沉悶,但音樂是國際語言,深信剛聚首一堂練習的32名香港、澳門、江蘇常州和美國孩子,正式表演前就能靠共同愛好混熟,消弭文化差異。她跟同有營辦音樂學校的美國指揮名家David Ehrlich,去年已募集多地青少年赴美演出,今次回歸港、澳巡迴演奏,多少想向本地家長宣傳,參加樂團可帶來快樂,不會浪費時間。

姚珏認為,香港弦樂團一直獲藝發局、民政事務局等多方資助,可跟駐團藝術家和其他大師交流學習,故亦要引導今次的表演者和其他學童,

他們有責任要回饋社會。

香港弦樂團首席小提琴手區駿熙(右),一早開始指導參加今次四地合演的香港小朋友。(受訪者提供圖片)

2015年樂團得到賽馬會資助995萬元,由團員免費教授250名基層兒童小提琴3年,再帶他們到屋邨、老人院等地演奏;資助額去年加碼至1,320萬元,參加學生增至300。親身指導幾個最優秀學員的姚珏稱,百多個舊生已達3、4級水平,有力合組「弦光展現樂團」,今夏將上演音樂節,「讓他們互相激勵,進展更加快。」

公開表演建自信 有所得着

「學樂器不是每個人都會做專業」,成長路上憑公開表演建立自信、有所得着卻非難事,

小孩子你跟他講他會,他就覺得他會啦!

翻查舊報道,現年28歲的區駿熙初中跟隨姚珏赴上海、悉尼參加國際少年兒童藝術節時,一樣覺得要在台上面對觀眾壓力沉重,亦猶豫應否以音樂演奏為專業。現時,他已成香港弦樂團首席小提琴手,且不時跟黃家正、李嘉齡等年輕古典音樂人合演。

「他現在可以獨當一面了。」姚珏說香港弦樂團2013年正是為了培育年輕樂手成立,要擔當此前缺乏的跳板角色,很鼓勵他積累夠經驗就往外闖。

對於「龍頭」香港管弦樂團過去屢被批輕視港產指揮、樂手,姚珏理解本地音樂人有限,但提醒一直排拒他們,怕會掉進惡性循環,有違獲公帑資助應有之義,「多給機會以後,可能他們慢慢會好。」曾屬演藝學院校董會的她指,校方獲大額資助來訓練表演人才,他們若僅能教音樂,甚是可惜,

23至28歲你不給他機會,30歲以後他可能就不想拉琴了,因為教書也可以賺錢!

一帶一路巡演 拓觀眾層面

她分析,香港已有港樂和小交響樂團,現階段怕不夠觀眾去支持新的同級樂團,「大樂團沒有政府支持的話,不可能存活。」非牟利的香港弦樂團尚且能靠多找贊助、減省使費,艱辛做到收支平衡,給予樂手更好回報,慢慢擴大規模。「我覺得我們做中小型的就應該expand(擴展)出去找platform(平台)。」今年初,樂團已到過一帶一路的斯里蘭卡、泰國及新加坡,以及大灣區的深圳、廣州、東莞和惠州巡演,靠中西結合的風格招徠觀眾。

姚珏稱並沒偏好個人獨奏或樂團合奏,其熱誠是跟觀眾分享最喜愛的東西,能令大家跟她一樣享受。(香港弦樂團照片)

姚珏坦承近年工作繁重,練琴少了很多,表演前卻要投入更多時間,才能提升至年輕時狀態,

我不是說我不愛做行政,它不是我專長,但我最熱愛的東西、我的熱情就是舞台上。

只要把樂團、教學做得更好,找到助手託付部分責任,便能重新追尋一些個人發展,比如錄製音樂專輯。

我最大的夢想就是以後有一天,我可以把巴哈所有的無伴奏小提琴奏鳴曲與組曲錄下來,然後能夠兩場音樂會把它拉完!

全文刊於《經濟日報》(付費閱讀),標題及內文經編輯修改。 

撰文 : 姚沛鏞 經濟日報記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