酗酒夫不理生意妻獨力撑起麵店 堅強母親執垃圾養大子女【有片】

休閒 19:19 2019/07/04

分享:

西貢老字號文仔記麵食店的老闆酗酒兼不善經營,瀕臨倒閉,幸得妻子獨力撐起,為幫助家計,妻子林寶勤更曾帶着兩個仔女到街上執垃圾紙皮變賣。

在西貢有29年歷史的文仔記麵食店,老闆植文商煮麵技術一流,只可惜酗酒不善打理麵店,幸得從內地來港的太太林寶勤從旁協助,把臨近倒閉的麵店起死回生,為幫助家計,林寶勤更曾帶着兩個仔女到街上執垃圾紙皮變賣。後來丈夫不幸患癌離世,林寶勤便一人獨力經營麵店養大兩個仔女,單親媽媽果然不易做。

林寶勤是清遠人,23歳那年來香港探望家姐,認識了文仔記老闆植文商,3年後結婚,不久誕下大仔,兩年後更誕下女兒,當時一家四口連林寶勤的媽媽住在50呎的劏房,環境擠迫,林寶勤更因內地人身份被鄰居歧視,她自言冷言冷語可以受得住,但被冤枉就絕對不容。她說︰「某天有個鄰居遺失身份證,就一口咬定是我偷,當時任憑我解釋他們都不信任我,我很傷心。」

就從這時起,林寶勤便立志要改善生活,希望快些儲錢買樓,一家人擁有私人空間。

21歳大仔、19歲的細女已有自己的工作,但林寶勤卻未想過退休,希望把文仔記繼續經營下去。(被訪者提供)

不過,林寶勤卻發覺丈夫經常閒在家中,酗酒情況更愈趨嚴重,經常飲到醉醺醺。她問丈夫為何不用開舖,但他經常支吾以對,最後林寶勤發現丈夫把麵店關門大吉,林寶勤怕沒有生活費,仔女會捱餓,於是便去麵店了解情況,當打開大門時的情況,林寶勤說至今都很難忘。

舖頭十分凌亂,地上有垃圾,隨後我入廚房打開雪櫃,入面有很多牛腩,但因已沒有電源,發出強烈惡臭,更生了大堆蟲。我便把用牛腩切開一塊塊,放入垃圾袋再拋去附近垃圾站,我當時好怕街坊以為我處理甚麼屍體,然後我返舖頭用漂白水清潔幾日。

當時,林寶勤丈夫全身只有900元,她便用這些錢走到街市買一些較平價的食材,又跟當時的食物供應商賒貨,最終都能成功重開店舖。

林寶勤自創的粟米餃麵($35),餡料有粟米、西芹粒、紅蘿蔔等等,分量十足,味道清新。(陳偉能 攝)

帶着仔女工作

可惜她的丈夫不時買醉,甚至醉倒店舖內,林寶勤惟有回到店舖幫手,還帶着一對仔女。

我大仔當時2、3歲,店舖對面是馬路,不能讓他亂走,否則會很危險,我便把一個紙皮箱放在枱底,讓他在箱內玩及睡覺。可能他覺得好悶,便在箱內篤了3個窿,2個窿用來看我工作,第3個是作呼吸,真的很搞笑。

細女則只有幾個月大,林寶勤便用揹帶揹着她工作。

妹妹是個巨B,重磅又大隻,廚房很細,側邊有電爐及電飯煲,她開心的時候,兩隻腳不斷踢,試過燙傷雙腳,我好心痛,於是我便長時間打側身淥麵,可以避開爐具,但腰骨及膊頭都很痛。

當時,一家五口生活費仍然不足,故她計劃把麵店加開晚市,但丈夫一口拒絕,林寶勤為幫補生活,每晚7時便在上街執垃圾及紙皮。

我帶着仔女去西貢海旁附近,行個圈執下垃圾,有啤酒罐、紙皮等等,在西貢來回走一個圈,晚晚執兩個小時,每晚大約有20至30元收入。有時街坊都見到我執東西變賣,我卻不覺得尷尬,邋遢工乾淨錢,都是靠自己雙手搵錢,又有甚麼問題呢?

林寶勤說最難忘的一次,是見到地上有一大堆報紙。

當時我好開心,以為有大堆報紙可變賣,但拿上手時發覺有些重量,打開後發覺入面是狗糞,即刻拋到垃圾桶。

獨力撑起麵店

後來麵店決定開晚市,林寶勤便全日留守在店舖不再執垃圾,麵舖生意漸有起色,丈夫亦開始戒酒,一家人生活很開心。但好景不常,丈夫在一次身體檢查中,發現患上肺癌4期,他臨終前希望林寶勤把麵店結業,照顧年紀還細的仔女,但林寶勤卻拒絕。

因我不想丈夫的離開,連「文仔記」的名字都一齊消失。而且街坊一直很支持我們,不願意多年的心血白白浪費,所以我堅持要做下去。

2011年丈夫離世那年,林寶勤正式接手文仔記,她把丈夫秘製的雲吞、水餃的方法保留下來,多年來都享有口碑。林寶勤自言要堅持做好,不會令支持多年的街坊及食客失望。

撰文 : 招美寶 TOPick記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