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基斯坦少女右邊身腦癱難發力 用左手堅持學中國書法

健康 18:59 2019/07/05

分享:

在香港長大的巴籍女生花利亞,右邊身腦癱以致半邊身乏力,但她仍樂觀面對,奮力追逐自己的中國書法夢。

巴基斯坦裔的花利亞(花花),年幼時被家人發現需要倚傍着才能坐,身體並不能支撐坐起。經檢查後才發現,原來右邊身腦癱。縱使這樣,她仍持樂觀的心態生活,奮力追逐自己的書法夢。

身體局限不改生活態度

花花於香港出生,父親也在香港工作。出世後曾回巴基斯坦居住一段時間,3歲回港居住至今。因為病症,花花自理及活動能力都受影響,不但平衡力欠佳,拿重物、洗頭、扎頭髮都因發力困難而不太做到。

右腳原本較向內,故走路會跌倒或絆倒,有點困難。我有想過為甚麼我跟正常人不一樣,有問媽媽,她有跟我說難以康復。

但因為好多人在身旁鼓勵我,給我信心,我便一直克服這些困難。

縱使身體有局限,但花花仍會落力幫忙打理家務。煮飯、清潔她都會做,即使右手發力不佳,切食物有難度,但她會跟姐姐合作。姐姐切東西,她負責炒餸;星期六日幫忙洗碗,也時不時幫媽媽抹櫃、執屋。

身體雖有限制,但影響不了她勇於嘗試、盡力生活的心。幸而於2010年,花花做了兩個手腳手術,步行和平衡能力變好,現時生活雖仍有難處,但已經改善不少。

就讀紅十字會戴麟趾學校的花花,去年曾挑戰自己,代表學校參與馬拉松10公里賽,亦完成賽事。事前有不少訓練,她都一一捱過。(被訪者提供)

被感染而想追夢

直至3年前有一天,花花跟媽媽走過旺角天橋,發現一位雙手殘障的伯伯,努力用雙腳寫書法。花花欣賞伯伯突破局限,也敬佩他的的堅持,這次經歷燃起了自己想追夢的心。

當時我心想,他跟我一樣都是傷殘人士,為甚麼我不可以有夢想呢?我都可以。

之後便跟老師說想學書法,愈寫愈有興趣,想成為一個書法家。

憑住一股衝勁,花花由零開始學習。寫字手勢、字體線條也要反覆練習。未練寫字先練線條,練寫直線、橫線、圓形達3個月,熟習了才開始寫字。隨後要學磨墨、吊筆,書寫時也要避免墨水化開,一筆一劃都要熟記後才練字,對她而言絕對不容易。

妙筆生「花」為花花的Facebook專頁,紀錄她的學習過程與作品。(被訪者提供)

我是少數族裔,沒想過自己都能寫書法。喜歡書法是因為寫的時候像畫畫一樣,也可藉此放鬆心情。

花花就讀於香港紅十字會瑪嘉烈戴麟趾學校,除了在學校跟老師學習,若有空閒時間,她幾乎每日也會在家中也會抽時間練字,約2至3個星期練好一組新字。

花花最喜歡的字是「華」字,因為是代表花的意思。她今年亦寫了「孝當竭力」一詞,送給爸爸作父親節禮物。(湯炳強攝)

藉書法作文化橋樑

學習書法不止於筆劃技巧,字詞背後的意思亦是精髓所在。練習過程會接觸許多新字,花花便從中了解詞義,並牢記心中。如孝當竭力、向善求進、尊重的尊字等。

學校老師不但教花花書法,為她找導師,更鼓勵她參與多個追夢比賽,向其他人分享自己的夢想,區老師便是其中一位。

雖然她身體有局限,但也希望自己能做得更好,不斷追求完美。而學習(字詞)之後,她亦可以以此鼓勵其他人。

想透過這些活動讓她接觸外界,明白只要肯堅持和努力,縱使身體有局限,但其實她與主流的同學無異。

參加比賽要準備面試,也要製作簡報,老師一直陪伴在旁,為她提供意見和支援。

區老師5年前認識花花,看着她的成長和改變,讚賞她是個善良又樂於助人的學生。花花亦感謝老師的幫忙,每次陪她外出參加活動和比賽,都讓她更安心和有自信。(湯炳強攝)

想為社會傳遞更多愛

對花花來說,書法除了是一項傳統藝術,更是一道文化橋樑。

我覺得中文容易,但對其他同鄉來說,可能是件很難的事。而我好努力去學篆書,也寫得到,所以他們也能努力踏出第一步,去學中文。

家人十分支持花花的興趣,有一哥一姊一妹的她,在家裏通常用烏都語或英語溝通,而中文較好的花花會主動兄弟姊妹廣東話;有時親戚來訪,也會好奇花花的練字情況,她亦會從而推廣書法。

有不少人跟我說過,為甚麼一個少數族裔,寫書法這麼漂亮的呢?我想跟他們說,只要堅持去學,你都可以。

追夢過程從來不簡單,花花遠大的夢想為做書法家,透過書法連結少數族裔,並以自己為活生生的例子,推廣文化共融,故她的Facebook專頁妙筆生「花」正正是其中一個平台。

更貼近的夢想,是舉辦一個以「愛」為主題的書法展,皆因身為少數族裔在香港生活,並不容易,花花也曾經歷過因對方以為自己不懂廣東話,而被道長短的往事。

社會上,無論是香港在地的人,還是少數族裔,都需要更多愛、尊重和包容。

花花曾參加夢想計劃比賽,獲夢想領航員從旁支持鼓勵,帶領她追夢,最終獲獎。(被訪者提供)

撰文 : 吳霆俊 TOPick 記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