車禍截肢做8次手術仍自覺幸運 截肢者:感激太太如平常人看待我【有片】

健康 19:01 2019/07/05

分享:

19年前,因車禍而截肢的Ki,經歷了人生最痛的青春,雖然足球夢碎,但他並不氣餒,以樂觀心態克服困難,助己助人。

20歲剛大專畢業,鄭鴻基(Ki)正開展人生新一頁,上天卻跟他開了一個極殘酷的玩笑,一場交通意外,迎來的是8次手術,當中6次是截肢手術,視足球如命的他,從此不能在球場馳騁。他戴上義肢助行,沒有怨天尤人重新上路。

當Ki進入訪問的房間時,記者和攝影師都有點錯愕,因為眼前這個一臉陽光、笑容滿面的年青人,步行一如常人,根本不察覺他是截肢者。

K戴上義肢行路,與常人沒大分別。(陳偉能攝)

意外發生在2000年,Ki剛大專畢業,探望在當地求學的表哥。雖然事隔19年,他記憶沒有模糊:「當時所坐的電單車撞倒石躉,我坐了落地下,當時都四平八穩,但當我望清楚右腳時,腳已呈L形向外彎曲了,且感受不到痛楚。」他深知不妙,但沒有想過會這麼嚴重,期後開始暈眩,救護車送他到當地醫院,隨即施行手術,歷時十多小時。Ki人未清醒,又再進行第二次手術。

情況比想像中嚴重

待Ki在深切治療部甦醒過來,由香港趕來的家人圍攏病床,告知他交通意外時斷了大動脈,一邊進行手術一邊輸血。當Ki情況穩定,在台灣逗留兩星期後,便返港就醫。回港後,因Ki一直有發燒,醫生證實他的腳有細菌感染,直接對他說:要保住條命便要截肢。初時只說截除腳掌,手術後等待報告,但Ki燒仍未退,需要再切除一部分,如是者,他3星期前後共做了6次截肢手術,至膝蓋下的「膝離斷」位置。

失去生命中重要一項——足球

在Ki生命中,足球佔上重要席位,他由小學至大專都踢波,代表學校、社際出賽,擔任前鋒的他,在學校曾奪兩次神射手名銜,跟他講波,雙眼是發光的。「覺得自己同足球拍拖一樣,午飯時間不吃飯,買一包維他奶哽一個麵包就去踢波。我讀書唔叻,最強是足球,希望在這方面發展,參加體院的足球訓練班,希望獲引薦。」

足球對Ki(後排左一)來說,有著重要意義。(被訪者提供)

在醫院留醫,他全副專注力都放在如何重新鍛練身體、對抗細菌、面對手術上。截肢手術後在療養院復康,也在努力鍛練肌肉和適應義肢,沒時間想太多。惟出院後,人開始靜下來,他回想為何發生這件事。最不開心是每次路經住所樓下運動場,看到別人在踢波,每次都會哭出來,深知日後無法再在球場享受奔跑的感覺,失落之情油然而生。

截肢者戴上義肢都要重新學行,Ki也不例外。那時除要適應義肢學行外,一是面對皮膚易磨損,因初用義肢時,截肢後的皮膚較嫩,五、六年後皮膚逐漸磨厚才會好一點。二是出現了神經痛,令他身體不時出現莫名的痕癢,又或者感覺猶如電擊,腳會抽搐一下,目前偶爾仍有這情況。

我們不是鋼鐵人

穿上義肢跑步,Ki不時遇上好奇的眼光,例如有小朋友叫他加油、一起合照,也會問這個大哥發生何事。每年聖誕節他都會到國內山區探訪及分享,每次分享都會着短褲露出義肢,讓小朋友親身觸摸,使他們印象更深刻。「有些會問發生甚麼事,有些會不想看,因感覺心痛甚至流下眼淚,小朋友的直接反應令我窩心。」

裝上義肢的Ki一樣上山下海,這次是揚帆出海。(被訪者提供)

不過有一樣頗有趣的,Ki指可能小朋友多看了Marvel電影,有時候會覺得戴上義肢的是鋼鐵人,會跑得比別人快,或者能力較平常人強,Ki澄清:「絕對沒有此事呢!」

去片睇

截肢者的身心窒礙

Ki於2016年與太太步入教堂,太太是健全人士,相識時已知他是截肢者。「日常自理沒大問題,不太需要要人幫忙,她也如平常人看待我。」

他感謝太太為他做過無數的感動事情,其中當然是肯跟他結婚,其二是支持他做協會事務(Ki是香港截肢協會副主席)。連細微細眼位也兼顧到:「我比較幸運是走得路時不像曾截過肢,但其實我轉彎、上落樓梯、坐下起身那一下都會kick一kick不夠順暢,每遇到障礙,太太都會主動扶着我,這些舉動很微細但重要。」

Ki對於太太的支持,心存感激。(被訪者提供)

他坦言,截肢者路難行,包括體能上、心理上。「好像感情上,敢不敢拍一場拖?截肢者會窒住窒住。我比起他們我覺得自己是幸運兒,要珍惜要感恩。」

雖然Ki性格樂觀正面,但人生路上難免有不快:「我都會喊,但跟自己說:喊過後要重新面對。」

撰文 : 周美好 TOPick記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