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願做「鄺神」的鄺俊宇 奔波各區支援手足:寧忙碌百次也不想錯過1次【有片】

健康 13:34 2019/07/10

分享:

「鄺神」鄺俊宇只望保護市民免流血受傷。

鄺俊宇,由立法會議員變成示威者口中的「鄺神」,遊走在示威者與警方之間協調。雖被稱為「神」,但他從不覺自己是「神」,更認為自己只是在做「民選議員基本要做的事」,希望盡自己的能力,保護「手足」免於流血受傷。

群眾運動並沒有神

「鄺神」之所以被稱為「神」,是因為鄺俊宇在「反修例」爭議中,不斷周旋在示威者與警方之間協調、作緩衝,讓示威者感覺到只要「有鄺神在,就會安全」。但他對於「鄺神」這個稱號十分謙虛:

有朋友可能會叫我鄺神,但我覺得在群眾運動中,沒有一個人是神,有的是每一位手足,努力共同做一件事。

(曾耀輝攝)

他解釋,自己的工作就是站在警察與市民、警察與記者的中間做緩衝,希望大家不流血不受傷。他未曾害怕站在中間協調、甚至被人謾罵,因為他認為自己在做正確的事,並早已有心理準備或會受傷、流血。但即使自己受傷流血,他也不願看到市民、學生受傷,因為他會痛:

我選擇站在學生的前方,就已有心理準備。經過這些患難,我想大家真的變成手足了。我會用手足形容,是因為手腳受傷流血,我會痛,所以我不想有手足出事。我是個老土的人,要去幫忙的就會去幫,即使大家互不相識,但我都要幫,就是這麼簡單。因為他們是香港人,真正的香港人。

尊重示威者

經常「貼地」地站在兩方中間協調,示威者自然更願意與鄺俊宇交流。

7月1日示威者衝擊立法會,晚上更一度佔據立法會議事廳,形勢危險。鄺俊宇憶述自己十分擔心年青人會因而入獄,浪費10年青春。

用10年青春來換這一役,我覺得很不值得。我一直有探望「魚蛋革命」或在不同情況下入獄的義士,我很擔心會多一位手足遇到這個情況。

不過,即使鄺俊宇心痛示威者的行為,但仍然尊重示威者的行動方式。有衝擊立法會的示威者向他表示「Sorry,自己激動了」,他只回應一句話:

不用說Sorry,有什麼好說Sorry的?你做你覺得正確的事,我做我覺得正確的事,我們的心永遠是在一起的。

這份保護、幫助市民的初心一直沒變。7月7日示威者佔據旺角,鄺俊宇亦在場。他表示當時現場有年輕人、學生及3成非集會、路經的市民,他只希望警方的防線不要推得太急,讓示威者離去,別發生不必要的暴力,但最後在雅蘭中心前,還是發生了混亂情況,有示威者受傷。

對此,鄺俊宇質疑:

到底現場指揮官下了什麼指令? 是否需要做到這地步?警方的高層都與前線指揮官「割蓆」,說這些都相信是現場指揮官判斷,言下之意是將個「波」交給現場指揮官。然後現場指揮官下的指令,前線又要執行,結果就出現很多不必要、無謂的衝突。

會「分身術」的鄺俊宇

疲於奔命周旋在前線,有網民笑稱鄺俊宇識「分身術」,由6月11日警方在金鐘站搜查年輕人身份證、到疑似搜查香港大學宿舍、走訪醫院了解傷者、安撫欲輕生人士等,「只要有民眾的地方就有他,無處不在。」

鄺俊宇笑言自己不懂得「分身術」,也試過因而「腳抽筋」。反應迅速,一切幸得朋友及團隊組成群組,負責收集消息。只要一收到消息,經過判斷,就會盡快「飛的」或搭地鐵趕抵幫忙。正如日前7月7日示威者佔據旺角,明明上一刻仍在金鐘,下一刻卻已在旺角。

我寧願忙碌100次,也不想錯過1次。

其實這麼勞碌,鄺俊宇的願望很簡單,只想大家每一次都能平平安安回家。

撰文 : 楊宛茜 TOPick記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