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J Donald跑到埃塞俄比亞籌款 見證眼疾患者失明兩年重見光明 

娛樂 16:05 2019/07/10

分享:

Donald說「埃塞俄比亞路跑光明之旅」結合跑步、救盲考察和文化體驗,相當難忘。(曾有為 攝)

商台DJ Donald(唐劍康)一向熱愛跑步,是馬拉松常客,去年更隨奧比斯的隊伍首次參與埃塞俄比亞的國際路跑賽,用雙腳和汗水為眼疾患者籌款,兼體驗前線的救盲工作。挑戰自己,同時又能做善事,他形容是「跑出快樂、跑出美好」的經驗。

「我本身很喜歡跑步,朋友告訴我有『埃塞俄比亞路跑光明之旅』,我不用考慮便報名參加了。」Donald憶起去年11月到非洲參加最大型的10公里路跑賽,即時眼睛發亮,語調興奮。

非洲跑手的熱情令Donald留下深刻印象。(奧比斯提供)

Donald說︰「埃塞俄比亞首都(阿迪斯阿貝巴)海拔超過1,000米高,在高海拔地方跑,感覺截然不同。其實在香港跑馬拉松,氣氛都不差,但去到非洲,你就知甚麼是有氣氛。有來自世界各地的人參與,而當地人又唱歌跳舞,那種熾熱氣氛,令人充滿正能量,令我有很開心的回憶。」

實地觀察救盲工作

由奧比斯舉辦的「埃塞俄比亞路跑光明之旅」,7天的旅程,基本上結合了10公里賽、救盲行動實地考察,以及埃塞俄比亞文化體驗,非常有意義。「我親眼在醫院睇他們為砂眼患者做手術、如何教育他們護眼,又去偏遠村落幫手派抗生素,甚至協助興建水利工程。相比起單純捐錢,我覺得有更深的意義。」

Donald參觀了埃塞俄比亞的學校,跟老師及同學合照。(奧比斯提供)

Donald看到奧比斯在埃塞俄比亞的救盲工作,才知道砂眼這種慢性傳染眼疾在當地相當普遍。「因為鄉郊地方缺乏清潔食水,也沒有公共洗手間,小朋友玩水後『捽眼』,便會患上砂眼。」

結膜發炎若未得到治療,或重複受感染,眼瞼結膜會出現結疤,以及令眼睫毛倒生,令角膜受損,有機會導致失明。

Donald參觀了奧比斯在埃塞俄比亞的眼科中心,更目擊了砂眼手術過程,對於病人的痛苦有深切感受。(奧比斯提供)

有位曾因砂眼而演變到失明的媽媽,便令他甚為難忘。「她失去視力近兩年,期間完全照顧不到孩子,幸好她接受治療後能重見光明。她開眼後第一句說話便是:『阿仔,你原來已經咁大個!又靚仔咗!」

他最感觸的是,在未醫好雙眼前,那位媽媽只能靠記憶留住兒子的模樣、在心中「看着」他成長。唯有在復明後,才可以真實地創造能看見的畫面和回憶。

對跑步又愛又恨

問Donald為何愛上跑步,現已變身成鋼條肌肉男的他說是始於7年前的一次宣傳活動。「那時要扮水手,但身上只可穿短褲,那時我一點都不fit,便決定去跑圈。後來和朋友加入了跑步隊,試過每星期在山頂跑圈後,跑跑下便愛上了。」

Donald自言跑步多年,令他變得更加自律及快樂。(曾有為 攝)


過去7年,Donald都有參加馬拉松,原來他對跑步又愛又恨。「討厭(跑步)是因為(過程)很辛苦,另一方面我又覺得一定要跑、要打倒懶惰的自己。見到有些前輩年紀不小,都跑得快過我很多,所以我無藉口再懶惰。」

好勝心強,成為他跑步的原動力。通常比賽前一段日子,他每星期跑3次、每次10公里。

將跑步變成興趣和習慣,Donald說已不是單純為了keep fit︰「希望自己變得更有紀律、更有責任心,個人更加開心。」當跑步變成極具意義的籌款活動,他說那份快樂甚是美好。

驚險小插曲

Donald自言埃塞俄比亞的10公里路跑,相當開心難忘,不過賽事期間也發生了驚險小插曲。「因為我好勝、想跑快一點,便在人群之間穿插,但不小心滑倒了,手指落地而受傷。」Donald指手指一度無法屈曲和活動,回港做了兩個月物理治療仍未完全痊癒,照X光才發現原來有手指骨節斷裂了,幸好現在已無大礙。

Info
《埃塞俄比亞路跑光明之旅》
日期︰11月15日至21日
詳情:www.orbis.org/ethiopianrun(現正接受報名)

撰文 : Mandy、 Cassie TOPick記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