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E2019】聖保羅書院首誕超級狀元冀投身法律界 遺憾政府拒設獨立調查委員會查衝擊

社會 13:50 2019/07/10

分享:

聖保羅男校學生黃瀚賢為該校首名DSE文憑試16星「超級狀元」。(陳曉瑩攝)

DSE 2019誕12名狀元,其中一名男狀元黃瀚賢來自傳統名校聖保羅書院,他除了考獲7科5**外,數學延伸部分(M2)亦考取了5**,成為該校首名DSE文憑試16星「超級狀元」。該校另一名學生招俊軒則於今屆文憑試中考獲6科5**佳績。黃瀚賢劍指香港大學的工商管理學學士(法學)及法學士(雙學位課程),冀將來於法律界立足,貢獻社會;招俊軒則立志從醫。

接獲成績單後,黃瀚賢及招俊軒二人均表對成績感到喜出望外,黃更形容感受比驚喜更甚。「超級狀元」黃瀚賢指,小時候曾觀看法庭劇集,覺得當法官、律師很有意思,而社會運行規律建基於法律,法律有助訓練個人邏輯思維,故心儀港大法律系,冀日後於法律界立足,為社會作出貢獻。

黃形容,自己很仰慕於同一小學及中學就讀、現正於港大修讀法律的一位師兄,因他不論遇到任何事情都能保持冷靜及客觀,故自己向來以他為目標。黃說,雖然該名師兄當年未能成為狀元,但今日接獲成績單後,感覺自己像為他圓了夢。

黃瀚賢與父母合照。(陳曉瑩攝)

「榜眼」招俊軒稱,自幼經常生病,曾感染猩紅熱,故會問為何生病及何時康復等問題,認為從醫可了解疾病病因,因此希望將來從醫,

「照料有人過程有助可給予我使命感及成功感,行醫過程比結果更重要,醫生未必可100%醫好所有病人,但屬用心去做的職業。

他形容,病人輸候時間長是公營醫療體系一大挑戰,冀日後能出一分力解決;又不評論近日醫警關係誰是誰非。

近日反對修訂《逃犯條例》風波持續,特首林鄭月娥形容草案已「壽終正寢」,但拒用「撤回」一詞。黃瀚賢指,民間都有不同聲音,政府用詞有一定含意,而「撤回」一詞用法很重要,是否有必要使用需了解字眼對政府以後施政帶來什麼影響。他說,自己有花時間了解條例草案,但僅明白一半內容,加上事態仍發展中,現階段不作評論,有待觀察,相信修讀法律後會有更深入理解作判斷,惟他認為政府在今次修訂議案中缺乏全面諮詢工作,無疑是行政上的一大缺失。

黃稱,認同前終審法院首席法官李國能李國能的說法,認為有需要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全面跟進反修例的衝擊情況、警方濫權行為等,對政府堅決不成立感到遺憾。

招俊軒則指自己有參與上月16日的反修例遊行,表達撤回《逃犯條例》的訴求。他指,每個政策制定時,政府都需要聆聽市民意見,亦要有足夠的諮詢,認為政府要用誠懇態度直接回應訴求。

聖保羅書院招俊軒。(陳曉瑩攝)

全國政協副主席、首任特首董建華認為,通識教育導致年輕人問題,形容自己任內推動通識教育「失敗」。黃瀚賢認為,通識科作為一個學科,是無罪、中立的,助學生分析社會事實,鼓勵思考,將其與衝擊扯上關係是不正確,但因該科是新科目,被「擺上枱」屬無可厚非。招俊軒亦言,通識科有其存在價值,不會令學生變得激進,或有偏頗成分,惟該科牽涉很多範疇,易令外界將問題矛頭直指通識科。

二人均稱,溝通是政府修補與年輕人裂痕的可行出路,亦強調政府施政要保持客觀,不應被主觀情感所影響。

被問及有何讀書及減壓心得,黃瀚賢表示,最重要找到適合個人的溫習方法,並熟識課程內容及修讀科目的目的。他以自己為例,由於早上動力不及晚上好,故備試假期(study leave)期間會選擇早上10至11時起床,晚上凌晨1至2時才睡覺。他透露,日常會透過閱讀及與朋友玩線上遊戲「英雄聯盟」減壓,媽媽亦會鼓勵及煲湯予他補身。

招俊軒則認為今時今日DSE文憑試題型都比以往不同,更重要理清個人不明白的概念。他形容個人比較文靜,不愛「打機」,減壓方法多會彈鋼琴、砌模型、上Youtube觀看KOL Ming仔影片等。

撰文 : 陳曉瑩 香港經濟日報記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