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修例】通識科老師右眼被槍傷幾近失明 指抗爭路長籲保留有用之軀

社會 15:48 2019/07/21

分享:

通識科老師右眼被槍傷幾近失明,指抗爭路長籲保留有用之軀。(資料圖片)

《逃犯條例》修訂爭議未平息,政府至今仍未回應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調查警方過分使用武力等訴求,警方至今仍未公布6月12日使用橡膠子彈等實際數字。港台《鏗鏘集》訪問當日右眼受槍傷的通識科老師,有眼科醫生指其右眼「已是失明」,需以施手術才能恢復部分視力。他表示,抗爭路漫長,呼籲同路人要保存力量,「要有健康的身體,及免於被拘捕的身軀,才能支持下去」。

楊老師右眼中傷1個月,至今仍看不清楚事物,工作時要以眼罩遮着右眼,只以左眼工作;醫生指其右眼視網膜的中心點「黃斑區」受損,需要時間讓傷口癒合,惟楊老師發現其視力並無好轉跡象,更有影像重叠;他上周去看另一名醫生,醫生診斷後指:「如果我判工傷,在法律定義上,右眼已經是失明。」

該名醫生解釋,他受傷的地方太大,過了一段長時間也未癒合,建議要做手術,但醫生坦言手術後亦未必可完全恢復視力,「樂觀地希望達到0.3(正常視力是1.0)。

楊老師雖未料到其傷勢如此嚴重,但他仍樂觀地指未算全盲,他又稱,中槍至今都無對開槍的警員或政府心存怨恨,只希望有獨立調查委員會查明真相:

如果看到我的身型,就知我係是手無縛雞之力,一個有普通訓練的警員都也制服到我,所以如果用此武力對付示威者,真是不合理......當日可能是警隊判斷錯誤,還是前線警員根據一些不適合的指引,或者錯誤的訓練,引致我意外受傷......獨立委員會不偏向任何一方,可以調查示威者的出發點,也可以了解警察行動是否合理。

楊老師其後被警方以暴動罪拘捕,10月要到警署報到,他表示,學校、同事、律師及醫護等都很關心他,亦見很多港人依然關注反《逃犯條例》修訂,他感覺並不孤單,並會繼續發揮自己的能力,守護香港價值。

他又寄語同路人抗爭路漫長,除了要求撤回修例,亦要爭取改善欠缺民意基礎的選舉制度,呼籲大家要保存力量:

若當日槍擊打我頭部或心臟,可能我已死了。但我現在未死,我仍有個人力量,我覺得一日未死,還有好多方式可進行抗爭,如有人覺得灰心,真不需要,因為我們的訴求是遠大目標,未必一下子做到,只要大家保存自己力量,某日會達成。

港台《鏗鏘集》的「612的傷口」尚訪問其他受傷的示威者,節目將於明日(22日)晚上6時在TVB及晚上8時在《港台電視31》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