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圈秘聞】向海嵐不習慣娛圈潛規則 單身美人順其自然不急於結婚

娛樂 15:44 2019/07/25

分享:

分享:

港姐向海嵐走出舒適圈找到真我。

44歲的向海嵐(Anne)是1998年「四料港姐」,當晚向海嵐榮獲「香港小姐冠軍」、「最上鏡小姐」、「環球美態大獎」和「動感都會大使」四個大獎。向海嵐入行後在TVB演《楊貴妃》、《無頭東宮》等古裝劇,被一致公認氣質高貴,因此令海嵐有「古典美人」之稱。

看似一帆風順,但向海嵐在入行的第10年時,曾在工作上失去方向。

Anne絕對稱得上是「古典美人」。(影片截圖)

父母為最強後盾

身為家中獨女,Anne在家中一直受萬千寵愛在一身,而父母對她採取放任態度,從不干涉其選擇,包括參選港姐:「以前好靜、好怕醜,對父母來說我通過一個選美可以訓練自己的膽量,沒那麼內向,是父母希望我在選美學習的事情,有人在背後支持是很好的,令我可以放膽做自己的事。」

Anne是孝順一名,任何事都願意和父母分享。(黃建輝 攝)

不過,一些人對娛樂圈總帶有色眼鏡,Anne記得由細睇到她大的auntie,當知道她去選美時,突然間轉變態度,令到Anne反思:「點解?是不是認為我變得貪慕虛榮之類?」Anne理解,可能老一輩有自己一套想法,所以當時和自己說:「就算選完港姐入娛樂圈,我一定要不失去自我,要做自己!」

「做自己」的代價

「做自己」的初心,令往後Anne在電視界的10年顯得格格不入,當問到Anne會否因不適應娛樂圈潛規則而失去很多機會,她回答:「不排除這可能,因我真是『唔識做』,叫我去做也不知如何做。以前有人同我講,得閒就上Production層走動,等大家記得有我的存在,或和監製傾下計之類。」

可是,從前的Anne實在非常內向,和別人聊天都是一句起兩句止:「如果中秋節送月餅,我可能講句『中秋節快樂!』下一句已不知講甚麼。所以叫我去做主動,不是我不想做,而是我唔識去做,那麼我覺得不如唔好做,因做出來反而更突兀。」

向海嵐是1998年的「四料港姐」。(取自IG)

因此,2008年,Anne已經去到不太清楚事業如何向前走的瓶頸,碰巧有公司邀請到上海的公關公司工作,她認為剛好是機會轉變:「如果要轉行,在香港較困難,但去到一個新的地方,有一個新開始,可能會容易接受。」

踏出舒適圈

祖藉位於上海的Anne對上海卻完全陌生,在當地沒朋友和親戚,只因一個機會,令Anne決定走出舒適圈轉行,孤身到上海工作。

即使一個女子赴上海工作,Anne父母也是百分百支持:「香港和上海真的很近,所以會經常回來,父母有時又會到上海玩,加上科技發達,所以可以經常傾到計,所以OK的。」

Anne感覺上自己在上海成長不少。(受訪者提供)

遠赴上海工作的決定,令Anne自覺有明顯轉變:「以前同我做訪問一定不行,真是有一句講一句,跟住就不知講甚麼。可能我讀完書便選港姐,當年港姐拍劇其實幾受保護,很多事都有人處理,總之準時返工做好工作便可,在很受保護的環境下,很難學會獨立。」

加上環境的改變,令Anne學懂放鬆不被港姐枷鎖所困:「08年剛到上海,很少人識我,這反令我放鬆了,沒框架包圍自己。因在香港每次出街,個個都認得我,飲杯嘢、食碗飯都有人望住,很不自在。在上海沒這種框框,慢慢人也便變得outgoing。」所以Anne認為要有勇氣去做踏出。

「乖乖女」蛻變成「女漢子」

由過去的內向,到現在的Anne已被朋友稱為「女漢子」:「我外表給人感覺很柔弱,像很需要保護,但家裡的電視、電腦都是我接駁,有甚麼要修理,全部都由我做,甚至乎身邊朋友電話、電腦有問題,我全部都可以搞得掂!」

那麼「女漢子海嵐」會希望被人呵護嗎?Anne並不抗拒:「我想被照顧是開心和甜蜜的,但暫時我仍然是可以很獨立的人。」

外表柔弱的Anne,內心卻是「女漢子」。(劉慧君 攝)

對於婚姻,Anne直言曾「急過」,但現階段她是適應的:「都會想結婚,但是我想像不到會怎樣。現在和家人一起住,基本上去哪、做甚麼都會和爸爸媽媽交待,到我有另一伴時,我是不是要向多一個人交待?這樣是否我希望的?可能找到個很愛的人不會介意,但我不希望這樣變成自己的壓力。」

順其自然,或許對Anne來說,是最好的安排。

場地:Chill歎Partyroom
飾物:legacy lab 

撰文 : 鄭嘉瑤 TOPick記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