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道失言助理校長致歉家長聲援 徐緣:堅強面對挫折身教學生

親子 11:09 2019/07/30

分享:

真道失言助理校長致歉家長聲援,徐緣稱,老師非聖人都會有情緒。

真道書院助理校長戴健暉早前在社交平台以「Alvin Tai」之名,發表警員的子女「過唔到7歲」、「死於非命」等咒罵言論,前行政長官梁振英更去信校監,要求將其革職,引起外界關注。女兒就讀真道書院的著名作家、市場營銷專家徐緣(原名徐俊文)昨(29日)發文稱,涉事戴老師為其言論深表歉意,他認為,老師非聖人都會有情緒,應堅強面對挫折身教學生。

徐緣昨在其facebook專頁發文,稱自己是真道書院家長,戴Sir言論明顯過咗火位,是不爭事實,當獲悉事件,第一個反應是,「究竟個社會崩壞到乜嘢程度,先會令平日斯文得體嘅老師,情緒波動到要去咒罵警察。」

徐緣又稱,並非要除掉忍不住發洩的老師,而是要正視整個抗爭運動中老師們的心理健康,坦言「老師都係人,唔係聖人,都會有情緒,都會講錯嘢。有老師犯錯,就要馬上除之而後快,並唔係解決緊問題,只係想解決提出問題嘅人。」而事發後,許多家長學生出信聲援戴Sir,他亦聯絡到戴Sir,對方為自己言論深表歉意,他鼓勵戴Sir堅強振作,「面對人生突如其來嘅低谷,面對之前意想唔到嘅挫折,都要保持失敗者優雅嘅身姿。同學都係度睇住你,學習乜嘢叫抗逆力。」

徐緣亦對前行政長官梁振英去信真道書院,促將戴Sir革職,認為此刻直接以公權力向學校施壓,是白色恐怖;又認為「如何處理戴 Sir 事件,係真道人嘅事,輪唔到梁振英說三道四,真道亦無必要特別向佢交代。」

徐緣是名校英華書院的高材生校友,其女兒原本讀德望幼稚園,即使德望已取錄女兒直升小學部,徐緣也決定為女兒轉校至位於將軍澳的真道書院,徐緣曾接受TOPick專訪時表示,「因為德望的文化較具競爭性,我不喜歡事事與人比較,不希望女兒在這種文化下成長。」並稱只求女兒讀書合格,「讀書優秀不代表生活快樂,不代表將來在社會一樣優秀。」

另教育局昨晚表示,會按既定程序嚴正跟進有關老師的道德及專業操守事宜,已聯絡學校,要求提交報告,校方承諾嚴肅處理事件。

徐緣【前特首追擊的老師】全文如下:

從未有一單新聞,由朝到晚有咁多人問我意見,今日就真道書院助理校長戴 Sir 發表仇警言論嘅風波,算破咗紀錄。理由好簡單,因為我係真道家長。

戴 Sir 言論明顯過咗火位,係不爭事實。即使喺係冇學生嘅私人 FB 戶口發表,為人師表都要小心自己嘅言行。喺今日呢個嚴重撕裂嘅社會,能夠影響下一代嘅人,我認為都應盡量避免激化人民鬥人民嘅 Hate Speech。

Hate Speech 有程度之分,最低賤嘅係直接鼓吹人地用暴力,然後仲唔認錯兼扮大義凜然嗰隻,例如何君堯喺佢直播節目《君事行動》中,鼓吹要對持相反意見者「打到片甲不留」,又讚元朗無差別打人嘅白衫軍「做得好」,就係最佳例子。

冇咁直接嘅 Hate Speech,係詛咒型,亦即戴 Sir 言論嘅種類。詛咒係一種發洩,唔會有警察因為詛咒而身體受傷,但實際效果係會深化仇恨,所以戴 Sir 後來收回言論並就此道歉,係恰當處理。

戴 Sir 我之前唔熟識,都係觀課時見佢同家長講解吓課堂設計,感覺斯斯文文四平八正,今朝睇到佢嗰段字,我第一個反應係,究竟個社會崩壞到乜嘢程度,先會令平日斯文得體嘅老師,情緒波動到要去咒罵警察。

一個政治問題,政府唔主動去解決,形成警察與示威者嘅對立,而雙方都有較激嘅一群,導致衝突越演越烈。要老師們抱住極端冷靜持平嘅角度分析,各打五十板,係知易行難。講永遠容易,但人心肉做,試想佢地見到同自己每日所接觸嘅學生差唔多年紀嘅年青人,為爭取公義而頭破血流,甚或因對政權失望而輕生自盡,冇可能唔悲傷,冇可能唔憤慨。只係大家知道要忍耐,而戴 Sir 選擇喺佢自己嘅私人戶口宣洩一下。

無論係藍絲黃絲,我地要做嘅,並唔係要除掉呢啲忍唔住發洩嘅老師,而係正視整個抗爭運動中老師們嘅心理健康。老師都係人,唔係聖人,都會有情緒,都會講錯嘢。有老師犯錯,就要馬上除之而後快,並唔係解決緊問題,只係想解決提出問題嘅人。

今日我嘗試聯絡戴 Sir,佢為自己言論深表歉意。我坦白同佢講,佢嗰番言論確係唔恰當。作為教育工作者,校方如何處理你控制唔到,但你控制到自己如何為錯誤作承擔。好好想想怎樣道歉,謙卑接受意見或一點處分,係對學生最好嘅身教。

聽家長朋友講,戴 Sir 係個好老師,所以出咗事,家長校友學生今日都忙住出信聲援,反對嘅家長當然存在,但為戴 Sir 講好說話嘅,為數極多。呢啲艱難時刻,永遠係一個人嘅人品最直接嘅反映。我同戴 Sir 講,你要堅強振作,面對人生突如其來嘅低谷,面對之前意想唔到嘅挫折,都要保持失敗者優雅嘅身姿。同學都係度睇住你,學習乜嘢叫抗逆力。

本來戴 Sir 失言一事,屬校內事務,真道嘅持份者可以參與意見,傳媒作為第四權固然可以監察,但當中午時分梁振英介入,事件就變得有公共性,值得從另一角度解讀。

擁有權力者,都需要特別注意權力嘅恰當使用,尤其係公權力嘅持有人。梁振英先喺 Facebook 發帖,進而寫信向真道校監投訴,而關鍵係投訴信下款,直接寫上「前行政長官」及「全國政協副主席」,呢個係直接以公權力向學校施壓,根本係白色恐佈。

梁振英用重力追擊一個失言老師,係要對所有教育工作者產生寒蟬效應。校方要特別小心處理如何回應這位公權力濫用者,顯得太過軟弱而買佢怕,會對其他學校有示範作用,令呢位濫權者變本加厲。

如何處理戴 Sir 事件,係真道人嘅事,輪唔到梁振英說三道四,真道亦無必要特別向佢交代。我嘅建議係,真道校董會討論過後,內部作出處理便可。有傳媒跟進,以文明配合第四權,可以出公開聲明交代處理方法。

至於回覆梁振英,只需將公開聲明影印一份副本寄俾佢,為慳學校資源記得安排「郵資到付」,副本上面用紅筆寫住三隻大字:

「自己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