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宅男戰勝抑鬱跑超馬:看不見出路不代表沒出路

健康 18:00 2019/08/01

分享:

超馬達人洪盛興自嘲「未學行,先學走」,首次參加馬拉松就選擇難度最高的賽事,他謂秘訣是「洗濕個頭」,先報名,再逼自己密集式訓練。(RacingThePlanet提供圖片)

社會氣氛沉重,接二連三有人輕生,曾有半年時間徘徊自殺邊緣的過來人洪盛興分享當時的感受:

死亡是那時最渴望的事,生存是每天的目標。

走過5年抑鬱歲月,他體會最深:

我的感受不代表事實。

自命金融界宅男的洪盛興喜歡挑戰難度,擅「自討苦吃」,近年跋山涉水,經過沙漠、溪澗、冰川,成為跑過世界各地多個超級馬拉松(超馬)的好手。

在南極的賽事,洪盛興笑言,企鵝以為他是街坊,默默在身後支持他。(受訪者提供圖片)

曾徘徊自殺邊緣 出書勉港人

我喜歡難,難到無把握的。

洪盛興12年情場失意,曾經抑鬱的他,毅然踏上超馬之路,挑戰自己。

我是未學行,先學走。

從未跑過馬拉松的他,一開始便挑戰極地馬拉松中難度最高的智利阿塔卡馬沙漠超馬,「地貌跟火星最為相似,美國火星探測車在那裏測試」,是名副其實的「自討苦吃」,惟他道:「愈驚愈興奮」,年過40仍難掩大男孩本色。

大學時,洪盛興希望能「呼吸世界各地的空氣」,畢業時剛確診抑鬱,亦無礙他跳上飛往非洲肯雅的航班,展開為期兩、三個月的畢業旅行。(受訪者提供圖片)

新手上陣,少不免要添些「戰績」。除了體力透支導致肌肉疼痛,他衝下斜度足足有60度的沙丘,腳被湧進鞋子的熱沙灼傷;腳踝與鞋舌摩擦而破損,至今仍留下深深的疤痕,但最大的收穫是:

原來我可完成自己以為完成不到的事情。

乾淨廁所成跑快點動力 超馬能走多少算多少

這些年來,洪盛興曾跑過暴風雨下的約旦沙漠、南美高原隱約冒煙的厄瓜多爾火山、遇上罕見50度熱浪和獅子的納米比亞沙漠,還有今年3月完成、上落幅度達上萬米的新西蘭終極之戰。

在超馬,日常生活簡單如吃飯、如廁都是挑戰。在南極曾因嘴饞,脫下手套吃豬肉乾,短短數分鐘已令右手僵硬。在約旦沙漠賽的沙坑廁所如廁尚要考紮馬和平衡的功力:

愈早到站便可享用較乾淨的廁所,更成為參賽者跑快一點的動力。

在賽事中,洪盛興坦言自己「大部分時間用走的,小部分時間跑」,不求名次。在他看來,跑超馬就如他20多年前,籠罩整個大學生涯的5年抑鬱歲月:

能走多少算多少。

作曲紓壓 柳暗花明又一村

「那時看不到出路,太陽升起一日算一日。」洪盛興不諱言,當時有半年時間徘徊在自殺邊緣,死亡是最渴望的事,每天目標僅是生存。他能依仗基督信仰,讀聖經;常提醒自己避免在高處或危險地方逗留;又靠作曲紓解,作品逾百首。

受姐姐影響,洪早年已當背包客(backpacker),畢業旅行嘗單人匹馬到非洲肯尼亞爬山,又曾兩度到喜馬拉雅山脈踩單車,有高原反應仍想硬着頭皮前行,現在回想也覺得「好險」。(受訪者提供圖片)

大學時,洪盛興希望能「呼吸世界各地的空氣」。受姐姐影響,早年已當背包客(backpacker),畢業旅行嘗單人匹馬到非洲肯尼亞爬山,又曾兩度到喜馬拉雅山脈踩單車,:

接觸大自然,可從另一角度檢視自己的生命。

走過抑鬱症不容易,近年,洪盛興開始錄製其音樂作品,上載到網上跟大眾分享,最近也有錄製「Sing Hallelujah to the Lord」。港大在6至7月反修例期間的研究發現,港人疑患抑鬱症的比率升至9.1%,創有調查以來新高,洪盛興謂:

看不見出路不代表沒有出路

惟耐心等待,總會柳暗花明又一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