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青天】張振朗樂天面對每一個逆境 虛心聆聽負評:批評使自己進步

娛樂 19:05 2019/08/02

分享:

被封「地獄黑仔王」的張振朗打趣回應指封號感覺很「厲害」。

在兩岸三地以「包青天」為題的劇集無數,TVB新劇《包青天再起風雲》當然難免被過去的包青天劇比較。在《包青天》演展昭的張振朗,更是由出道至今一直被人比較,幸樂天知命的他卻從未因此困擾:「知道自己係做緊張振朗就得。」

首次拍攝有武打戲份的古裝劇,張振朗直言整個過程非常艱巨。在開拍《包青天》前剛好與《堅離地愛堅離地》撞期,未能進行足夠的武打訓練,同時因意外被帳蓬欄腰擊倒造成腰傷,令演出「展昭」一角困難重重:

絕對是頂硬上,不斷挑戰緊自己,不論武打、吊威也定騎馬。有個武指成日講:『你係咪男人嚟嫁?』想激勵我去做,有日佢話『你終於係個男人喇!』,其實好開心,證明這段時間我蛻變做另一個人。

因為腰傷的關係,張振朗的打戲推到後段才拍攝。(TVB劇照)

拍武打戲少不免受傷,張振朗試過一日之內四次墮馬,有次頭部還險撞石壆,墮馬後躺在地上動不了的他第一反應問劇組:「個鏡頭用唔用到?」他笑言在此劇經歷了不少「傷痛」:「有一日痛到兩隻手都舉不起,似係跛咗咁,那種恐懼,當刻真係想喊。」

雖然承受著傷痛,但張振朗竟直呼「過癮」,提到後來劇集《機場特警》要拍一場他由一樓跳落地下的場口,他花費唇舌說服武指讓他親身上陣:「因《包青天》經歷了那麼多東西,想要給觀眾見到個角色的力量,所以覺得一定親自要去做。諗返轉頭雖然拍攝過程好艱辛,但所有得著都是我自己。」

天生樂天知命,面對逆景也將其演化成磨練。(湯炳強攝)

本來他於今年將有5套劇出街,無奈《堅離地愛堅離地》、《牛下女高音》及《機場特警》這3套劇都因各種原因被抽起,被封「地獄黑仔王」的張振朗,想起人生早遇過低潮:「有段時期接演過重戲份的角色,轉頭又演返路人甲、警察乙。」

直到近年拍劇受傷、參演劇集連續被抽起,訪問當天更自爆日前在高速公路爆車軚,憶起種種黑仔經歷,他竟全程帶笑分享:「其實我都幾黑,但又開心喎。覺得演員就是需要經歷,有哪個演員試過3套劇都播唔到出街?所以好難得。最重要睇你用甚麼心態去面對,最緊要開心,個人就會好。」

全程笑容滿臉的張振朗,自認性格個樂天,指身為公眾人物必然需要面對負評:「我會同其他人一齊彈,批評埋一份就會見到自己有何缺點、可以如何樣去改進,心理調節都會好一些。本身樂天,瞓醒一覺就無事。」

比如他早前為了操肌,劇接劇之餘還凌晨去健身房,怎料傷到腰間影響拍劇進度,當下覺得好失落:「無辦法只能等佢康復,拍《包青天》初期要撐住枴杖去拍,其實急都急唔到,唔會今日怨點解,第二日就好返,只能夠同自己講,捱過了就無事。可能我一向都比較樂天。」

曾參加新秀的張振朗,希望有機會在九展開騷:「坐唔爆都唔緊要,至少俾我試一次。」(湯炳強攝)

提起展昭觀眾總會想到何家勁在1990年代的經典演出,張振朗坦言:「開頭知道自己做展昭都會話:『唔係話?我做?』覺得自己唔似啦,一直都覺得展昭是何家勁嘛!他最有型最靚仔最英氣,圈內都很難找另一個人去做展昭。所以有些動作真是要親身上陣,先覺得對得住自己。」

張振朗自知經典無法超越,於是希望能出演一個具有個人風格的展昭:「劇本都賦予了我是個年輕、會撞板、有趣的展昭,編劇都想有另一個切入點。我在劇中做五品官,何家勁演的是四品,所以我是他的前傳。」

除了與何家勁比較,初出道挾著「翻版黃宗澤」之名,以及後來在《Sunday扮嘢王》因模仿張智霖(Chilam)非常神似,似乎令張振朗一直都面對不停被比較、與其他人掛鉤的問題。

對此,他說得雲淡風輕:「睇淡咗喇,當日如果不是扮得那麼神似,都不會有那麼多人講我。到現在有人叫我Chilam,我都會打招呼,知道自己唔係扮緊佢、做緊張振朗就得。」

現實中與兩位姪子打成一片,拍劇遇上小孩絕對難不倒張振朗。(TVB劇照)

2006年參加英皇新秀,後來在2011年入無綫訓練班而進娛樂圈行,張振朗感激家人多年來的支持,媽媽會煲湯水滋潤經常捱夜的他,同住的兄嫂又會為他打理日常家務,讓他放心去工作:「當我開始搵到錢,第一件事就是請他們去旅行,開住車在日本載他們周圍去,是咁大個仔的一個心願!亦是最近好開心的一件事。」

除家人的支持,另一半亦非常重要。提起同為演員的女友楊偲泳(Renci),張振朗露出甜到漏的笑容,多次強調與女友在一起感覺好舒服:「大家好投契好舒服,今日套衫都係佢幫我襯。覺得做演員好辛苦好多壓力,想有個伴可以陪你傾下計,分享下日常生活。大家都好鐘意演戲、以事業為先,做好工作先係大家最應該要做嘅事。」

提起女友,張振朗不敢露出冧爆甜笑。(湯炳強攝)

事業心非常重的他提到工作上的目標,張振朗揚言想出演一個具影響力的角色:「每個人天生都有使命,我想自己唔係單純做一個演員。好似《英雄本色》咁,會不會有一個角色可以影響一整代人。」喜歡自嘲的他笑謂:「可能係展昭都唔定,不過難啲喇我相信。」

場地:桔梗

撰文 : 陳心怡 TOPick記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