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修例】黃大仙被警箍頸哽咽「從鬼門關走出來」 絕食陳伯:我會繼續行下去

社會 17:38 2019/08/04

分享:

曾為港人絕食十多日、年屆73歲馬屎埔村民陳基裘(陳伯)昨被警箍頸,指自己「從鬼門關走出來」,說時一度哽咽。(陳智良攝)

曾為港人絕食十多日、年屆73歲馬屎埔村民陳基裘(陳伯),昨日(3日)深夜時份到黃大仙現場調停混亂,身上毫無裝備的他卻被防暴警察在無預警情況下,用盾推倒並將他制伏地上,並施以箍頸。陳伯今日在準備將軍澳遊行行動前交代昨日詳情,哽咽自己是「從鬼門關走出來」,稱「我係鬼門關行得過黎,我都會繼續行下去!」

好鄰舍北區教會傳道人陳凱興指,警方在成員調停及和平談判時向成員噴胡椒水,形同「突襲」,行動已超過道德底線及人類界限,強烈譴責警方使用過度暴力。

警方昨日深夜在黃大仙施放多次催淚彈後,軍裝警員持盾推進,驅趕示威者、居民及記者。

絕食陳伯昨日日間出席油尖旺區遊行後,晚上與其他佩戴綠絲帶的「守護孩子行動」成員到黃大仙,陳伯指本著「拯救一個得一個」,阻撓警方清場驅趕青年人,希望讓更多市民離開現場。

他們凌晨12點多到達時情況已十分混亂,他們在東頭邨道、警方防線20米外的行人道中手挽手形成人牆,希望游說警員不要用暴力鎮壓,「但講都未講,不理三七廿一,就已經推進。」

陳伯指警方毫無人性,曾以盾被撞擊心口兩次,撞跌在地上,防線沒有停止、如車輛般把陳伯捲入盾陣,陳伯面朝地下、鼻亦撞到地上,使鼻頭紅腫。

陳伯憶述,在盾陣後被警員從後箍頸,「都唔記得箍咗幾耐」,背部被警員大力壓住,令他幾乎抖不到氣,要用力扯住警員衣服才逃脫,指自己「從鬼門關走出來」,說時一度哽咽,「我73歲,已經係最後生那個,點解要受到咁雖對待?」

陳伯指,痛心有警隊中有害群之馬,及質疑警方高層指令失誤,認為「警察毀掉香港」,稱「你哋愈打,我哋就愈出黎保護市民!」 

另一成員85歲的黃伯亦有同類遭遇,在前線被兩警員以盾盾推跌、跌在地下,繼續求情「俾佢哋走啦,唔好追啦」卻被捱打,便裝甚至入村追捕。黃伯右腳受傷,今日需坐輪椅出入。

好鄰舍北區教會傳道人陳凱興指,昨日除了陳伯及黃伯受傷,另有4名成員「中椒」,但沒有入院看醫生,有安排義務醫療人員照顧。至於今日行動,陳凱興指會視乎情況,除將軍澳亦有有機會到港島區行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