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條新聞】創作《扑繼續扑》笑中有淚 羅啟新改編歌詞為港人出氣

健康 19:11 2019/08/07

分享:

《頭條新聞》主持人羅啟新改歌詞,為港人抒發怒氣。

《頭條新聞》主持人羅啟新(Cuson)擅長「扮鬼扮馬」,以戲劇及唱歌方式諷刺時弊,為港人抒發怒氣和悶氣。近來香港時局驟變,衝突愈演愈烈,他認為傳媒要發揮監察作用,報道事實和真相,而針砭時弊的節目更要為市民「出一口氣」。

Cuson表示,在社會撕裂的狀況下,節目「代出聲」作用不大,不能令政府聆聽民意。(陳偉能攝)

從輕鬆變沉重

Cuson加入香港電台近30年,主持《頭條新聞》約9年。他不諱言,《頭條新聞》主持人難與社會抽離,即使自己在休季期間外遊仍機不離手,追看7月21日發生的「元朗事件」。他為此事揪心,無法歇息,作為主持,更要不斷看facebook,聽其他時事節目,追蹤大眾關心的事。

最近他的改編歌成為城中熱話,《一人掟磚會受傷》及《老年陷鄭》(原曲分別是《一個有一個夢想》及《愛情陷阱》)帶來的迴響更是製作團隊始料不及的。Cuson稱,從不看《頭條新聞》、不認識他的人也在不同媒介分享。

其實我負擔很大,創作《一人掟磚會受傷》時仍可抱著稍微輕鬆的態度,可以『搞下笑』,創作《扑繼續扑》時,已變得沉重。

他憶述,有天如常構思「My TV Suffer」環節的內容,從廁所走出來後,腦海突然浮現「一人掟磚會受傷」這一句,遂向監製提議唱首歌叫《一人掟磚會受傷》。填詞過程並無甚麼系統,Cuson稱6月初有很多畫面浮現,監製和導演拋出歌詞,合用的就加進去。改編的歌曲都是他年少時「聽到爛」的,改歌最困難是:在那麼短的歌詞裡「啱音之餘,可以講到嗰件事」。

其中,最觸動他的是6月12日在金鐘驅散示威者的畫面,並看到「雞蛋與高牆」的力量很不平均。回想起來,他仍感不安:

我很記得,有個女生(被警員)按壓地上後,有個盾牌好像閘刀那樣閘下去,真的會喪命的!

Cuson說自己有腰痛問題,看到對方腰部受創,心裡很不舒服。《一人掟磚會受傷》歌詞裡面,「何以我跌低趴喺地處,你卻照樣『盅』,狂揼我,警官警長」這句,描述的就是這一幕。

不少市民質疑警方在警棍加上「水喉戒指」,加強傷殺力,Cuson在「眾叛親離」一集諷刺此事。(湛斯雅 攝)

然而,他又得提醒自己,創作、演繹時不能帶著情緒,還要以輕鬆方式表達,遂選取《一個有一個夢想》這首懷有希望的歌曲,並笑著唱。

我經常記著一句話,曾智華說過:可以評論事件,但不能『屈』人。別人沒做的事,不要當他有這樣想過。

故此,他們用的都是真實片段,在MV選取的是市民在社交媒體廣傳、最為大眾熟悉的畫面。填詞的時候,也會考慮到能否找到那些片段,畫面震撼與否。惟「元朗事件」發生時他不在香港,未能感受當下氛圍,故沒有包含在MV內。

Cuson不諱言,近日政府召開的記者會上,記者問的都是大部分市民想說的事, 故獲大眾讚賞及關注。(曾有為 攝)

未知出路

現在香港時局不斷改變,與5年前「雨傘運動」比較,Cuson稱當年看到年輕人的堅持,會認為:仍看到希望,還可爭取到甚麼的;今天,卻彷如進入另一個世界,他稱6月12日前建制及泛民議員仍會為《逃犯條例》爭辯,

現在的情況是,大家也不知如何說話,不知道整件事『點收科』。

他說,創作《一人掟磚會受傷》時,心態仍較輕鬆。目前社會的焦點已轉去警民衝突,《扑繼續扑》(原曲《風繼續吹》)歌詞描述的正是上水、沙田及連儂牆爆發的衝突。

那時候,覺得沙田(發生的衝突)是很誇張的事,當再往後看,看元朗、上環,就發覺沙田相對『無咁大件事』。我真的很怕,會否又發生一些事,令我們覺得元朗『都唔係咁大件事』,『咁就大件事喇』!

Cuson改編梅艷芳的《壞女孩》,諷刺警方不斷拘捕示威者,但卻放走在元朗毆打市民白衣人。(曾有為攝)

近日衝突愈演愈烈,問到有甚麼想對年輕人說,Cuson頓了頓,深深呼出一道氣說:「我求學時期經歷過『六四事件』,曾對同學說「不如我放血給你寫封血書」,同學卻說寫不出來。那時我們只是坐在電視前看六四的發展,我們也可以那麼激烈,究竟與我們有甚麼關係?那時我們要面對九七回歸,事情與我們扯上關係,牽動我們的情緒。」

再看今天的年輕人,Cuson沉重地說:「他們此刻已有了心理準備,好像寫劇本般,已想好在將來,回望這一刻時,就算這樣做,要坐牢、犧牲『都預咗』,那我也無話可說。」他續說:「有時也不懂怎麼對年輕人說,若有人聽自己的鼓勵,去衝擊、做違法的事,到最後他身體受傷,或受法律制裁,那我作了甚麼角色呢?」

在談話中,感受到的除了無奈,還有無力感。Cuson緩緩地說:

為甚麼我們是和理非(和平、理性、非暴力)呢?現在最恐怖的是,和理非沒用,所以要衝擊。但衝擊也沒用,現在好像做甚麼也沒用。不知道發生甚麼事。

雖然看不通透衝擊的人,但他指出,「在歷史裡,所有要反對政府的人也曾做過革命黨,被稱為『暴徒』,但當他們成功後,又會換成另一個名字,這是很弔詭的。」他又強調,作為傳媒人不會把他們定性,只能說對方在示威,是示威者。

Cuson擅長「扮鬼扮馬」,以戲劇及唱歌方式諷刺時弊。(曾有為 攝)

不能噤聲

此時此刻,《頭條新聞》在社會扮演甚麼角色?他認為,嬉笑怒罵的節目就是為市民「出一口氣」,把社會問題挖出來,是發揮監察作用,不挖出來不代表沒有人知道,「最糟糕的是,禁止你發聲,又沒有人可以發聲。」近日在公務員集會前一天,政府發信打壓就是一例。

他指出,「站在中間」與「完全不發聲」是兩回事,曾有公務員公開支持逃犯條例,政務司司長張建宗卻說這涉及政策,而非政治。

有人看見社會撕裂,走出來問『可否做些事』,這樣表達也不行,就很有問題了。中立是,雙方也有錯有對,不幫任何一方,只幫道理。現在不是不中立,而是不讓你發聲。

改編歌《真心怕你》(原曲《真的愛你》)中,「無法可真心的一個口,掩飾真相永遠在背後」一句,指出的正是這問題。

作為香港電台的一份子,他表示公營廣播機構的不是服務政府,而是服務市民;香港電台是傳媒,更要報導事實及真相。

撰文 : 黃泳欣 TOPick記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