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修例】警葵芳及太古站連放催淚彈 呼吸系統科醫生:化學物或殘留在扶手入閘機

健康 14:09 2019/08/12

分享:

有市民憂慮吸入過期催淚彈化學物會影響健康。

11日本港多區出現反修例示威,有防暴警察到場驅趕,並在多個地鐵站堵截示威者,其中防暴警在港鐵葵芳站、太古站內發射催淚彈。有市民從葵芳站撿拾的催淚彈頭上,可見生產日期為2016年3月。

催淚彈生產日期為2016年3月。(Now新聞影片截圖)

有市民自發派發口罩。(張永康攝)

聲稱來自「醫學院博士的緊急通知」指葵芳地鐵站因警方發射疑似過期催淚彈,會釋放出氧化山埃(cyanide oxides),可經皮膚及呼吸道吸收,加上地鐵室內空間不通風,毒素會殘留在地鐵站建築物內部。所有人士,特別是長者,孕婦,小孩,長期病患及呼吸疾病人士更應遠離該地鐵站,直至港鐵完成毒理化驗證實安全為止。

網上流傳一個來自醫學院博士的緊急通知。(網頁截圖)

杏林覺醒表示,催淚煙化學物會透過冷氣系統不斷回流入地鐵站內,過量吸入或長時間吸入可致命。

TOPick就此訪問中大呼吸系統科講座教授許樹昌,他表示其實有關催淚彈的文獻較少,而研究過期的催淚彈資料更少,但他相信催淚彈應不會釋出山埃,否則全球都會禁止使用。

不過,他指由於催淚彈的化學物質會進入空調系統,或殘留在牆壁、地面、扶手、入閘機、售票機等,所以港鐵應完全清潔乾淨後才開放地鐵站。目前有指葵芳站仍有刺鼻、刺眼感覺,即代表仍有一定殘留份量會影響人。同時,港鐵應清洗及更換冷氣濾網。

他建議,有呼吸道毛病人士,如本身有哮喘、慢性氣管病,應盡量在這1、2日乘搭其他交通工具,直至港鐵完全清潔地鐵站為止。

早前,公立醫院醫生鄺葆賢及及其研究團隊翻查國際新聞,發現委內瑞拉化學家Mónica Kräuter曾指,過期催淚氣體有機會化成山埃(cyanide)、碳醯氯(phosgene)等極危險氣體,認為其對人體的危害無法估計。

研究團隊成員之一、港大醫學院五年級生黃卓鵬指,警方自2014年雨傘運動後,多次使用催淚氣體,更淡化它對人體的生理影響,稱「只會造成短暫刺激反應」及「非致命」,但有文獻清楚指出催淚氣體會對人體造成「長遠及潛在致命影響」,後果不容輕視。

葵芳地鐵站殘留白色粉末

而葵芳地鐵站今早可見地上有大量白色粉末,職員都戴上口罩工作並放置多部大型風扇吹散,但站內仍充斥刺鼻氣味。有年輕市民則在站外自發派發口罩,呼籲市民保護自己。

地上有大量白色粉末。(張永康攝)

有葵芳站職員戴上口罩。(張永康攝)

有由港鐵員工自行開設的Facebook 專頁「MTR Service Update」發文表示,由於「葵芳站屬自然通風設計,本身沒有如地底車站的排煙機能,一名列車車長懷疑吸入催淚氣體不適,於列車順利抵達其他車站後,由救護員送院治理」,專頁負責人質疑,警方為何要在港鐵站內放催淚彈,因港鐵站往往都是室內,並人多擠迫。

TOPick已就此向港鐵查詢,港鐵指分關注葵芳站大堂發生的事件,基於乘客及車站職員安全考慮,車站啟動了疏散程序。事件發生時,港鐵留意到據稱期間警方曾在站內施放催淚氣體及發射橡膠子彈。當時車時站內有煙,站內的通風系統一直運作正常,抽風設施持續將站內大堂的氣體排至站外,亦將站頂外的空氣抽進站內替換,而葵芳站的抽風系統是獨立的,並沒有與隧道的相關系統相連。

雖然當時港鐵未能確定是甚麼氣體,為審慎起見,車站提早關閉,進行清潔工作,加強清洗站內乘客經常接觸到的設施,包括扶手電梯、出入閘機、升降機及售票機等。葵芳站是地面車站,沒有空調系統及過濾網等相關設置,然而為審慎起見職員亦清潔了車站的風扇及抽氣設施。港鐵公司理解公眾對催淚氣體的關注,並獲悉警方在下午確認當晚曾於葵芳站施放催淚氣體。

港鐵強調,乘客和職員的安全是首要考慮,對於葵芳站的相關事件及行動極有可能影響他們的安全,對此港鐵公司表示非常遺憾。公司管理層已與警方會面表達關注,促請警方於執法期間必須先顧及港鐵員工及乘客的安全。公司亦勸喻大家顧己及人,並且讉責一切暴力行為。

撰文 : 楊宛茜 TOPick記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