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不說累】店舖玻璃貼滿支持學生大字報 裝修真漢子:年輕人要小心保重

親子 13:38 2019/08/15

分享:

年約60歲的江新球在裝修店玻璃貼上支持學生的大字報,走上街頭撐年輕人。

走到洋江裝修設計工程店舖的門口,玻璃張貼滿支持學生、反修例的大字報及標語,最吸引眼球的是「滿手鮮血」四個大字,這一手好字出自於店主江新球的手。眼前滿頭白髮的球叔,訪問當天早上剛去完銀髮族遊行的他,臉上有點疲憊,即使背著幾十斤重的刑具遊行一個上午,年約60歲的球叔從不說累,只想希望林鄭政府停止暴力,聆聽年輕人的訴求。

球叔一直在店面貼上「平反六四」大字報,惟曾被持相反意見者撕爛。(文子健攝)

球叔與太太育有一名兒子,現年15歲,自6.9開始,球叔全家總動員出席多個遊行示威活動,他鼓勵兒子到示威現場觀察,用雙眼印證一切,用雙耳聽一聽社會所發生的事。他告訴兒子,「如果這是社會的事,大家一定要出一分力,大家生活在這裡,你總不可以坐在冷氣房看電視,吃著花生,要別人幫你爭取,別人沒有責任要幫你爭取」,他希望兒子參與其中,看清整件事的事態發展。

我時常跟他說,你不要只信我,也不要只信電視新聞,你要從不同的媒介去分析,必須要用自己的思維去判斷。

然而,作為父母還是會擔心孩子的安全。有一天,球叔徹夜未眠等兒子歸門,凌晨3點仍未見兒子,心裡焦急得很,撥通電話得悉對方在機場。兒子在電話那頭問,「今晚不回來可以嗎?」電話另一頭的球叔雖擔心孩子被拘捕,但他堅定地向兒子說,「如果被拘捕後記得跟警察說聯絡爸爸,我就會到。」

球叔知道每位家長都面對各種壓力,可惜家長不能太過壓制子女,「如果每個人只顧自己,這個社會就沒人發聲了。」

回到1989年的6月4日

今天鼓勵兒子前往現場用雙眼觀察,球叔卻指自己中學畢業後便從事裝修工作,讀書不多,但關心政治。1989年6月4日,當時20多歲的球叔看見學生血濺天安門前,心口掛著勇字走上街聲援中國學生。每年六四悼念活動,球叔均會出席,

六四是很多中國人的傷口,不應將死去的人當成清明拜山一樣,放在心裡,要平反六四。

球叔在坑口富寧商場開業近8年,以往曾張貼「平反六四、支持學生」大字報,曾被商場管理處兩度發信,以違反建築物條例要求移除,也曾被持相反意見人士撕爛及倒沙入店搗亂,惟球叔從未害怕亦無阻他上街的心,「有甚麼好怕,我在我的地方表達言論,為甚麼有問題?」

玻璃上的大字報全部出自球叔的手。(黃建輝攝)

指藏有攻擊性武器 重案組搜店

在7月24日晚上約9時,球叔外出工作回到店內,正準備隔天的工具時,十多名重案組便衣警員手持一份英文文件到場,聲稱店內藏有攻擊性武器,要求搜舖。球叔指要等待律師到場,惟警員堅持搜舖,搜查約45分鐘後,警員沒有帶走任何物件離開。

身體力行支持年親人

自6.9警方發射的催淚彈、拘捕示威者的行為,打破球叔一直對香港法治社會的印象,他很驚訝,也很憤怒,「突然很失控,不是學生失控,是警察失控」,他深怕天安門事件會再次在香港發生。之後,球叔一直身體力行,不只以店面大字報作為文宣,更出席大大小小示威遊行活動。

他曾高舉著3米高的十字架,站在尖沙咀街頭6個小時,舉十字架累了,就放下稍作休息。他最希望讓身為天主教徒的特首林鄭月娥聆聽民意,不要對年輕人使用暴力,違反教義。

在8月10日的銀髮族遊行,球叔特意買豬肉、番薯及洋蔥,配上特製的犯人刑具,在炎熱的天氣下遊行至特首辦請願,希望林鄭「放下屠刀」,珍惜年輕人。

球叔自製押送犯人刑具以表示希望特首林鄭月娥放下屠刀。(文子健攝)

球叔印象最深的,是一位警員在葵芳舉起雷鳴槍一事,「我很擔心他會開槍。」這句話,他重覆地說了幾次。球叔慨歎今日的香港不再是香港。

球叔以裝修店玻璃貼上大字報,作為文宣之用。(黃建輝攝)

對於香港未來的前途,球叔再次唏噓歎氣,

好灰!不要說年輕人看不到光景,我作為一位五六十歲的老人家,我也看不到光景。

他最想對年輕人的說,

年輕人要小心保重,鬥爭是辛苦的,艱苦的,有血有淚的。

撰文 : 梁節儀 TOPick 記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