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修例】張超雄指示威已偏離取回港人自由和法治原意 市民哽咽︰我們還可以做什麼

社會 13:54 2019/08/14

分享:

昨日(13日)大批示威者佔領機場,令機場癱瘓,有澳洲領事館職員(綠衫)調停希望幫旅客入閘,但被拒絕。(資料圖片)

反對修訂《逃犯條例》風波依然不斷,昨日(13日)再有大批反示威者到機場聚集反修例及抗議警方濫用暴力,其間有示威者進入出境大堂限制區堵塞南北兩邊離港閘口。有連續兩日到機場集會的市民致電電台哽咽表示,事件發展到今天︰「覺得好無助」、「唔知仲可以做啲乜嘢」。

工黨立法會議員張超雄則指,昨晚在機場的示威,阻礙旅客離開、傷害他人身體,做法已偏離運動取回港人自由和法治的原意。

聽眾黃小姐50多歲,已臨近退休,她致電港台節目表示,周一(12日)及周二(13日)都有去機場參與集會,坦言兩日所見的情況不同。她憶述,第一日下午1時到機場離境及接境大堂都有大批示威者,至下午4時許,人數多至機場宣布停止運作,

當時覺得夠多人、夠團結,以和平的方法造出那麼大的影響,之前經歷多次遊行和集會,如果影響不夠大,政府都未必願意聆聽。

她又指,當時機場離境大堂實施人流管制,每一段登機櫃位有職員,並且架起鐵欄維持秩序,示威者只能企在鐵欄外,但由於人數眾多,很多旅客推著大型行李,要進入登機櫃位都舉步為艱。

至於昨日的情況,她在下午2時許,到達機場參與集會,但看到示威者人數大幅減少,「好多空位、好舒服行去登機櫃位」,與星期一狀況有很大差別。

其後黃小姐再到離境層,發現有數段登機櫃位是沒有擺放任何鐵欄或任何職員駐守,可以自出自入,於是她走進去,已見大批示威者在南、北區閘口前席地而坐,其間看到很多旅客擁至閘口趕搭飛機,發生不少推撞、爭執,但過程中並沒有任何機場職員提供協助。

她說,她昨晚留至晚上11時才離開,仍未見到有任何機管局職員,只見有很多憤怒的旅客與示威者發生推撞、爭吵,但當時完全找不到機場職員協助,感到十分無助。

她直言,覺得示威者行為不正確,但見到政府一直未有正面回應訴求,她更哽咽地指,「覺得好無助」「唔知仲有乜嘢可以做到。」

我不敢企在最前線、去抗爭,但我會企在雞蛋的一邊。

工黨立法會議員張超雄在同一節目電話訪問表示,昨晚10時許有到機場了解情況,形容情況不幸。他不同意示威者阻礙旅客離開,傷害他人身體,做法已偏離運動取回港人自由和法治的原意。但認為昨日示威者的行為是因為警方周日(11日)使用的暴力太恐怖,產生「以牙還牙、以眼還眼」情緒,但強調不會與反修例運動割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