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修例】機場員工指旅客對離港感釋懷 嘆集會自由只剩一個方框

社會 19:34 2019/08/14

分享:

香港國際機場今仍有示威者留守。(陳靜儀攝)

香港國際機場經歷一夜衝突,今日(14日)一號客運大樓四處都站有警察、示威者、和傳媒,無論離港或抵港的旅客,不少都顯得緊張。在機場禁區內酒吧工作的Raphael指,自己透過酒吧的工作接觸很多人,他們大多對離開香港感到釋懷。

21歲的Raphael父母分別來自菲律賓和西班牙,但他是土生土長的香港人,所以對香港政制發展有所理解:

我認為香港是一個悲傷的城市,大部份離境的人,都是釋懷多於不捨。

昨日發生衝突前,Rapheal正在禁區內工作,今日出來時,機場已經不復昨日境況。他對此表示不解,為何一夜過去,集會的自由只剩下一個方框。

Rapheal現時正在香港一間大學修讀政治學,自反修例事件以來,不時於周日拍攝示威的記錄片,「我知道大家為何憤怒,那名女性被射傷右眼時,我就在2米以外」。

昨日發生衝突前,Rapheal正在禁區內工作,今日出來時,機場已經不復昨日境況。(經濟日報記者攝)

Rapheal卻不看好機場的行動,「如果這是一埸與政權的鬥爭,最少機場一役示威者輸了。」他認為,示威者兩度令機場停運,已在旅客心目中植下負面印象;而且「捉鬼」的行為,反映警方喬裝成示威者的策略成功,示威者之間已失去信任。

對於未來,Rapheal認為自己不會在香港久留,未來或會移居澳洲。他解釋指,香港的社會氣氛太過壓抑,令人感到不適;而香港亦不是一個公平的地方,以記者為例,每周末冒生命危險採訪,但薪水上卻很廉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