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氣之子》導演新海誠回應網民提問 10條問題盡解電影玄機

娛樂 15:38 2019/08/15

分享:

《天氣之子》在日本大受歡迎,甫上映就奪得首周票房冠軍。

日本導演新海誠的新作《天氣之子》揉合神話和現實,呈現一個帶奇幻元素的愛情故事,於日本、香港兩地均十分賣座。近日新海誠公開接受AMA(Ask me anything)挑戰,回應了網民各式各樣有關《天氣之子》的有趣問題。

問:片頭在船上的一場戲,帆高見到落大雨,他看來很開心,為什麼他會是這樣的心情?

答:船上廣播說:「預計即將有暴雨,安全起見,請各位返回船倉內。」乘客都紛紛返回船艙,只有帆高是返方向而行。

因為我想描寫的就是「這個男孩在人群中的相反方向前行;對於大人所講的話,他會逆意而為。」他見到大雨而開心起來,是因為感受脫離了小島生活的解放感。大家感到厭惡的、危險的事,對帆高來說卻是解脫和喜悅。

帆高見到大雨而開心起來,新海誠指這場戲暗示了故事的發展方向。(劇照)

問:夏美最後有成功找到工作嗎?如果找到的話,她的工作是甚麼?

答:在接近大結局時,夏美的頭盔放了在某個地方,她會不會就是在那地方工作呢?請細心再多看一遍,找一找頭盔的位置。

問:可講一下揀選新宿為故事背景的理由嗎?

答:純粹是因為我很喜歡新宿,這是最主要的理由。我在長野縣的鄉下地方成長,最初來到東京去的地方就是新宿。

我是在1992年左右來到東京的,那時候東京都廳(即東京都政府大樓)剛好在新宿建成,我對《城市獵人》印象深刻,覺得新宿車站的揭示版上一定有寫著「XYZ」吧。那麼有氣勢的街道,就是我當年最憧憬的地方。

所以我總是讓新宿出現在我的作品裏,一來我自己喜歡新宿,二來我住在附近,都是我平時看到的景色。

此外,我覺得新宿是一個很有包容力的社區,這裡有男女老幼、外國人、各行各業人士,可說是「清」和「濁」混為一體。

新海誠很喜歡新宿,因為在《城市獵人》中呈現的新宿街頭很有氣勢。(劇照)

問:你在戲中還原了很多真實的場景,這樣忠誠地描繪其實有什麼目的嗎?

答:很多我熟悉的景色,在這10年間已大大改變。譬如在《你的名字。》片尾,有女主角三葉從千駄谷站追出來的場面,現在和當時的千駄谷站相比,已經變了很多。

每次用動畫繪畫真實的風景,就可和以前作品中的「舊東京」對照。我認為作為動畫電影,也可以發揮這種古今對照的功能。

問:假設可以在某國家某地方居住1年,除了東京和長野縣之外,你會選哪裏?為甚麼?

答:我曾經在倫敦住過一年半左右。東京曾是我的夢想之地,但當我習慣了之後,就想去一個我完全陌生的地方。

倫敦真的是非常好玩,不過返來東京時,有一種十分安心的感覺。與此同時,我深感自己一直以來的所見所聞,對日後的人物心理刻畫起了重大作用。

《天氣之子》有提到鳥居、盆節等習俗,正因為身處在現今日本,我更渴望去了解和搜索這些傳統,也想去不同的縣市居住一下。

新海誠與RADWIMPS合作,笑言對方工作態度出色,如果自己是女人的話,應該會愛洋次郎(圖左)愛到難以自拔。(網上圖片)

問:和RADWIMPS合作後,有沒有改變了作品的創作方向?

答:《你的名字。》之前,我一直認為「最明白自己的作品的人,就是我自己。」但看到RADWIMPS為我電影所寫的歌詞後,我突然驚覺他們比我更了解電影裏的重要部份。RADWIMPS讓我明白到「面對自己的作品,自己所想的並不一定是絕對的」。

他們工作態度固然非常出色,RADWIMPS的野次洋次郎今次還跟我說「請用盡我的力量吧」,他是以奉獻自己的精神來來跟我合作,實在太有型了。

問:野田洋次郎有沒有對你說過一些令你很開心的話?

答:洋次郎曾跟我說「新海,你是詩人呢」。其實我一直覺得洋次郎是世上稀有的詩人。他是一個能夠把別人渴望的字詞,優美地傳達出來的詩人。得到自己最喜歡的詩人,稱讚自己為「詩人」,這實在是太令人興奮的事吧!

新海誠指做動畫時,最重要的顏色是白色,而畫面有時偏藍,也是因為白色受四周的顏色所影響。(劇照)

問:想問一下導演對你來說最重要是什麼顏色?每部電影會否因應故事而有一個主題顔色?

答:做動畫時,在技術上而言,白色是最重要的顔色。白色是周遭環境的接受體,每每要畫出收到不同影響的白色,是非常困難的一件事。

譬如《天氣之子》裡,陽菜的外衣是白色,你仔細去看每個畫面的話,便會發現有時偏綠、有時偏藍、有時偏粉紅。最受環境影響的顏色,就是白色。怎樣去為「白」調色,往往會改變了那個畫面呈現的印象,所以最重要的肯定是白色。

問:今次電影的結局,帆高等主角都各自作出了選擇和決定。我感到當中最大的元素是愛。新海導演是否也認為最能打動人心的是「愛」呢?還是有其他的感情?

答:我覺得不同人會被不同的感情所打動。如果以喜怒哀樂來說,我會是「哀」。

對某些人來說,「喜」是最大原動力;但對有些人,「怒」才是最大的推動力。怎算也好,我這個人最容易被「哀」、「悲傷」牽動我的情緒。

《天氣之子》揉合現實和神話故事、愛情情節描述細膩,因此在日港兩地均大受歡迎。(劇照)

問:新海導演這幾年都是以3年為一個創作周期,那是否已經有下一部作品的構想呢?

答:如果可以好像漫畫和小說一樣那麼快推出就好了,但是動畫製作非常花工夫,至少需要3年時間。

用上5年、6年的作品也不足為奇,只不過花太長時間的話,起初想拍的東西到完成的時候,或已經和觀眾想看的東西有很大的差距,所以我覺得3年還是挺理想的。現階段的構思,仍然是零……所以我現在就要努力了!

撰文 : TOPick柴犬出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