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圖】「麵包」緣何變「麵飽」?港產招牌大解構

休閒消費 13:00 2019/08/20

分享:

李威(左)和李健明(右)父子檔經營有半世紀歷史的招牌店,李健明的姊姊也有幫忙,惟她絕少出鏡,李健明笑言姊姊要當「間諜」,不時到附近的膠片店「刺探軍情」。(張永康攝)

「深井陳記燒鵝」、髮型屋的紅白藍圓形花柱、遊樂場標示牌……這些熟悉的招牌都出自李氏父子。李健明繼承父親衣缽,接手半世紀的家業,今年將自己看招牌多年的心得和經驗集結成書。書中李一句「老爸」前、「老爸」後,父子檔道盡港街招牌二三事。

李威(左)談起80年代的代表作,為半島石油(現跟加德士合併)、光明石油製作油站招牌,講得眉飛色舞。(張永康攝)

70後的李健明是招牌店二代,小學已懂製作流程,首個作品竟是時鐘酒店招牌。他當時用的綫鋸機、打磨機等,都是招牌店的「老臣子」,跟父親李威一樣仍未退休。

招牌店二代李健明(右)穿着圍裙用機器切割膠片,在旁幫手的是年屆85歲的父親李威(左),即使視力只剩5成,仍精神矍鑠,沒有半點龍鍾老態。

70後招牌店二代 辦導賞團

字體是招牌的靈魂。莊嚴有殺氣的當舖要用北魏體,穩陣妥當就有楷書、隸書,也有工廈選用跳脫瀟灑的行書;要數別樹一幟,不得不提五芳街1965年落成的立安工業大廈。除了中文是凹的水泥字、大小不一外,旁邊的英文招牌「Lead On」更饒富設計感,要花點想像力才能讀懂。

五芳街1965年落成的立安工業大廈,除了中文是凹的水泥字、大小不一外,旁邊的英文招牌「Lead On」更饒富設計感,要花點想像力才能讀懂。(張永康攝)

筆劃相連 方便切割減工序

香港招牌字大多是筆劃相連,稱之為「一體成形」,方便招牌師傅切割膠片,減省工序。遇上尺寸較大招牌字,考慮字塊的重量、安裝問題,才會用散件組裝。漸漸,「一體成形」已成為港產招牌的標誌。

不論是招牌的顏色、邊框、形狀,乃至文化風俗,李健明都有研究。例如金舖、大押、麻雀館愛用的黃銅字招牌容易氧化,需用省銅水洗刷,才閃亮如昔,廣東人常言「省靚個招牌」由此而來;又為異體字「麵飽」(麵包)的出現解畫,原是寫字匠為了令招牌上字字勻稱好看,「包」才變了「飽」。

寫字匠為了令招牌上字字勻稱好看,故麵包店的「包」字才變了「飽」。(資料圖片)

一塊招牌隱藏很多信息,李示範何為見微知著。他翻查舊報紙的電話號碼,查證招牌芳齡;又在書中帶讀者數當舖招牌,有些「一層樓一個招牌」,是店舖展現財力和「勢力範圍」之舉。這兩項發現是他這次出版的得意之作。

當舖的招牌外形為「蝠鼠吊金錢」,上半有蝙蝠形狀,下方圓形代表金錢,象徵倒吊蝙蝠含着金錢,寓意有福又有錢;而且當舖會有多重招牌,彰顯自己的財力。(資料圖片)

最讓李健明苦惱的,是寫全書最短的一章——色情招牌。據聞色情招牌是獨市生意,而且生意源源不絕,但不是人人做得來。李記得,父親接過一次急件,客人甚至願意「先錢後貨」,且價錢可觀,惟該月公司生意寥寥可數,父親「覺得好邪」,以後不造黃色招牌。

見證行業式微  特色招牌買少見少

96年入行的李健明,見證招牌行業式微,從全靠雙手製作,到引入電腦、噴畫技術;又坦言,現今人們對招牌的重視有限。

李健明指,招牌上有兩個錯處:電器的「器」字左右倒轉、五芳街變五「方」街;從6位電話號碼可知,招牌是60年代作品;李健明忘了把這個招牌收錄書中,直叫後悔。(張永康攝)

舊區重建加上去年山竹吹襲,特色招牌買少見少,李健明拿出去年導賞團的地圖,黯然道:

只是一年時間,這裏一半招牌已消失了。

其他招牌例子:

新蒲崗的「紅A」招牌巨大顯眼,是該區小巴叫「有落」的地標。惟李健明道,隨招牌管制愈來愈嚴格,這類招牌只會買少見少。(張永康攝)

站在六七暴動「扔菠蘿」(土製炸彈)的大有街三角安全島上仰望「義發工業大廈」招牌。(張永康攝)

這類以鐵架裝嵌、每字一格組成的招牌,兩邊都可看到。商戶名稱由馬路向店舖方向閱讀,以展示店舖所在,亦寓意將客人帶入店舖,李威稱之為「讀入舖」。(資料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