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閉兒長大】20歲自閉智障兒不做社會包袱  母子做義工︰ 過得一日得一日

親子 17:44 2019/08/23

分享:

媽媽Alice與20歲自閉智障兒善仔一起做義工,回饋社會。

善仔是自閉症患者,有輕度智障,曾患抑鬱症,去年突發性情緒失控出現暴力行徑,需入住精神科病房,媽媽Alice面對獨子的情況,只能見步行步。

20歲的善仔一身跑步裝束,他跟媽媽形影不離,有時候要在旁的Alice提醒他整理好衣服,跑步過後休息吃雪糕非常開心,猶如靦腆小男孩,從外表難以知道是精神病患者,需觀察及接觸他才知他患有自閉症。

最有效的治療是家人

幼稚園老師發現3、4歲時的善仔不跟其他同學玩耍,及後做評估確診他患有自閉症。Alice表示當時經歷大多數星星兒家長都會做的事,四處帶孩子進行各式治療,包括職業、物理、言語、音樂等治療等,花費不菲。

現時回頭看,最有效的治療是自己家長花時間在孩子上。孩子不一定進步,依然狀況都是起起伏伏,但總叫了解孩子的變化。

善仔單從外表看跟普通人無異,但事實是他有自閉和智障,五年多前更受抑鬱症影響控制不到情緒,媽媽難以帶他外出。(湯炳強攝)

全天候照顧兒子

自閉症患者有先天性的發展障礙,在社交溝通、語言及行為有困難,年紀小的患者尚且得到他人諒解。當善仔長大後,在別人眼中只會是異類。Alice選擇跟善仔一起做運動跑步,更擔任義工,參加慈善比賽,用行動去展示自閉症患者都能貢獻社會。

做善事回饋社會,一切都是由跑步而起。善仔在Alice眼中是大BB,需全天候照顧他。她曾帶兒子去勻主題公園、遊樂場、博物館、沙灘及農莊,當作親子消閒活動。大約在善仔15歲起開始行山遠足,愈行愈喜歡,後來更變成跑步跑山。

他由小到大言語能力差,能講基本的句子,不太跟人交流。我不能丟掉他,要找一些共同興趣,他可以做得到,我又感到開心,所以4、5年前開始一起跑步。

Alice問在旁的兒子︰「阿善,你鍾唔鍾意跟媽咪一起做運動跑步?」善仔細細聲回答︰「鍾意!」

Alice與善仔擔任香港電台CIBS社區參與廣播服務節目《跑步者聯盟 1》節目嘉賓,分享跑步如何改變母子關係。節目詳情︰www.rthk.hk/radio/pth/programme/g0832_joggers_alliance_1(湯炳強攝)

母子檔跑友做善事

約兩年前,Alice開始發現原來自閉症兒子也可以為身邊的人、社會做事,一起參加慈善跑,例如今年暑假與極地同行和體藝中學老師和同學推輪椅,帶罕病病童去吉爾吉斯登上3300米高山;在去年山竹颱風後,亦有行山時plogging,一邊跑步,一邊執拾沿路的垃圾;又會參加惜食堂義工服務,以及平等分享活動幫助街上執紙皮的長者。

You never know how far you go. 如果有能力,希望寧願做個施予者,也不想當受惠者。我就是兒子的一雙手,如果不是我,他做不來。我一日未死,我一日都有能力就去做。

問善仔幫忙為罕見病小朋友推輪椅開心嗎?抑或跑步後吃雪糕更開心,他輕聲地回答︰「食雪糕」

善仔更擔任山賽及「惜食堂」義工,由於義務工作時數超過50小時,獲得特區政府頒發「義務工作嘉許狀」。(圖片︰受訪者提供)

做運動不是萬能

善仔看似因跑步走出了自閉症患者的困境,其實並不然,Alice不想讓他人有美麗的誤會,強調運動是其中一種方法讓人吸收正能量,不是用來醫病。

跑步不能醫精神病,西藥亦不能根治,但我100%肯定,若果這一年我們躲在家中不做運動,一定崩潰,入了精神病院。

善仔與跑友一邊推特製輪椅,一邊跑步,帶著罕病病童完成本地及世界各地的長、短途賽事及沙漠比賽,推廣傷健共融及籌款。(圖片︰受訪者提供)

現刻最困擾Alice的是兒子上年突發出現暴力行為。以前善仔的情緒不穩是語無倫次,自己搞自己,推跌物品。小時候老師也會容忍,但長大後,別人對你的容忍會有限度。現時善仔延讀特殊學校中,一年後畢業預計到庇護工場工作。

扯我頭髮、推我埋牆,好恐怖。當刻我很難受,極度難受,只知他無故這樣,人腦很複雜。我對兒子沒有特別期待,沒有要他日後工作順行,只想他暴力傾向可解決到,因為關乎融入社會的問題。

面對現實問題,校方不時致電要求家長接回善仔,Alice慶幸任職公務員較多假期,可臨時請假接孩子回家。(湯炳強攝)

問及現時44歲的Alice會否擔心自己日後老了無法照顧兒子。她坦然不會想這些問題,太長遠了。

如果食藥解決到就不是問題,心態就是過得一日得一日,賺了一日會覺得開心。

撰文 : 顏紫燕 TOPick記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