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後設計Just Feel感受卡 紓緩情緒衝突 時下最適用 「應是信任卡吧」

親子 21:17 2019/08/26

分享:

左起:魏敬國、郭梓樂與楊思毅成立非牟利機構Just Feel並設計感受需要卡,助學生表達情緒。(程志遠攝)


「請各位用3分鐘時間寫下過去兩個月,曾跟親友發生的衝突,然後二人一組,分享衝突來龍去脈,其間聆聽方一個字也不可講。」主持這個善意溝通工作坊,讓參加者道出近月積壓的心事的是兩位90後郭梓樂和楊思毅。

「香港忽略情緒教育。」

二人去年設計「感講」(Just Feel)感受需要卡,至今已在學校辦過百場工作坊,接觸過上千位師生,教他們認識自己的旁人感情需要。今個暑假,隨社會運動的矛盾衝突升級,這套方法也派上用場,幫師生、家長、子女齊拆彈。

感受需要卡分為感受和需要兩部分,包括安全感、愛、無力等逾30種情緒感受,以及聆聽、信任、尊重等需要;目前已有3間公立醫院購買。(程志遠攝)

赴台灣、美國取經 提倡「善意溝通」 

兩年前,分別是畢業於中大政治和法律系的尖子楊、郭通過參加非牟利機構「良師香港」,在小學執教一年,有感學生對自己的情緒缺乏認識,不惜遠赴台灣、美國取經,參考外地在校園實行多年的「善意溝通」(Compassionate communication),夥拍台灣精神科醫師鄭若瑟設計「感講」(Just Feel)感受需要卡,更曾在SEN(特殊教育需要)學生身上小試牛刀,成功教導患自閉症學生如何開口邀請別人跟他玩耍。

自去年9月起,Just Feel入中、小學做工作坊。設計原則以容易操作為上,避免過多理論,方便教師、社工和家長掌握,已跟逾十間學校合作。(受訪者提供圖片)

「先處理心情,後處理事情」  跟母約法三章

自去年9月起,Just Feel入中、小學做工作坊,培訓教師、社工、家長,教他們掌握善意溝通的技巧,了解對方的情緒需要。在過去的暑假,郭、楊舉辦溝通工作坊,變得更為重要。二人坦承有家長在工作坊時透露,看見子女袋中有「豬嘴」(防塵口罩)便擔心不已。家長關心子女,難免屢就社會議題的不同意見產生矛盾,連擅長善意溝通的楊思毅也難逃考驗。

他有參加近期的社會運動,面對跟母親的矛盾,楊本着Just Feel提倡的原則「先處理心情,後處理事情」,遂跟母親約法三章:

如表達情緒時多用「『我』字句」,說「我很擔心你上街會有危險」,避免用「『你』字句」,例如「你不要上街」。

規則聽似簡單,實質蘊含柔性緩和之道:

「因為用『你』字開頭,斥責人好容易,用『我』字開頭就難得多,反而是容易道出自己的感受。」

他以自身例子,謂只需讓家長發現自己的溝通模式(pattern)稍作調整,如減少控制和命令的語氣,效果已有顯著改善。

魏敬國育有3歲幼女,妻女均是這套「感受需要卡」的頭號玩家。卡中有很多年幼孩子未接觸過的情緒詞彙,有助表達。(程志遠攝)

衝突源於未ready 傾談最緊要服氣

「很多時候,衝突爆發是因為大家未準備好,一傾就爆。」楊思毅道。

簡單如子女執拾房間,複雜如立場、意見相左等矛盾天天都上演;要及時拆彈,兩人建議先做「connection request」,邀請對方坐下討論,若其中一方不願談,只會「聽唔入耳」,徒勞無功。楊坦言,此舉彷彿要父母輩放下身份,惟年輕人較受落,

「俗點講句:『guer』(服氣)啲咯。」

楊和郭建議,如遇上學生遲到,教師可考慮詢問學生

「是否睡得不好?有何擔憂?」

不急於懲罰;又建議用觀察、感受、需要、請求的善意溝通「四部曲」跟學生打開對話匣子。

楊亦提醒,人在情緒繃緊時,平日的小矛盾,也可成為衝突,時下最適用的卡:「應該是『信任』吧!」(程志遠攝)

大時代的貢獻  感謝各界支持

目前Just Feel以非牟利機構形式營運。楊、郭加上另一位創辦人魏敬國為Just Feel僅有的全職員工。郭坦言,機構有意擴充服務和人手,惟受成本限制。機構目前獲香港理工大學的社會創新及創業發展基金「好薈社」(Good Seed)、CUSE中大社企基金等基金支持,又獲旺角共享工作空間The Wave以優惠租金出租辦公室,其餘僅靠售賣感受需要卡和善款營運,三人在訪問中不住感謝社會各界的支持。

小發明遇上大時代,楊和郭不但無悔放棄專業領域,反道:

「在這個時代,更體現我們做的事情的重要。」

楊亦提醒,人在情緒繃緊時,平日的小矛盾,也可成為衝突。若要在這套感受需要卡中,選出時下最適用的卡:

「應該是『信任』吧!」

 

撰文 : 葉芷樺 記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