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護者】麻醉科醫生不是打一支針收工 麻醉科醫生:不想要光環只想得病人認同

健康 17:50 2019/08/31

分享:

麻醉科醫生Nutty指他們對生理轉變需要有深入認識,才能令病人安然渡過手術。

手術除了主診醫生及護士外,麻醉科醫生也是重要的角色。外界普遍對麻醉科醫生的認識不深,以為他們只是負責為病人打支針便完成工作,現實卻是麻醉科醫生在手術擔當的角色非常重要,他們會全程密切監察病人情況,確保病人身體狀況能夠應付,令手術能夠順利進行。

麻醉科醫生不是打支針就收工

Facebook專頁「麻脆花生」的版主Nutty今年踏入麻醉科醫生訓練第4年。在初入行時,她發現病人對麻醉科認識不深,有的更不知道有這專科存在,因此設立專頁,在工餘時間講解麻醉知識。

麻醉科醫生較早上班,他們要在病人到達手術室前做好準備,例如檢查麻醉機及準備藥物。他們在手術期間需要全程陪伴在病人,檢測病人的維生指數,亦要透過機器觀察情況,為病人止痛,確保他們的身體狀況能夠應付手術。在手術期間有突發情況,也是靠麻醉科醫生維持病人生命,讓專科醫生盡快完成手術。

如果病人突然爆血管或是受到感染,急性器官衰竭需要強心藥等等,其實都是由麻醉科醫生負責處理。

Nutty表示麻醉科醫生都會在意被誤叫「麻醉師」。(曾有為攝)

Nutty表示,麻醉科醫生亦是病人最後的守護者,如有高風險病人未能捱過緊急手術,他們就要與家人及手術醫生商討,為病人作一個適合的治療方案。

手術室如便利店 24小時逼爆不能休息

麻醉科醫生一個月需要當值(on call)4至6次,平日為16小時,週末則是24小時,當值期間要處理不同專科的緊急手術,如骨科、腦科及婦產科等。一般骨科手術需時3至4小時,如果矯形外科的手術更有機會長達10小時。在不少當值的日子當中,緊急手術太多,Nutty除了吃飯及上廁所之外,足足24小時都不能停下來。

對她而言,做麻醉科醫生最具挑戰性是遇到突發事情時擔當領袖角色去做搶救工作,因為遇上危急的病人時沒有時間做準備,要即時做出反應。她提到,麻醉專科學院的格言是「警覺保安全」,要膽大心細,既要快速果斷又要謹慎行事。

Nutty以Lego模擬手術室內的情況。(曾有為攝)

她曾經處理過因為車禍或高處墜下的個案,病人頸部或口腔骨折,滿口都是血,難以迅速為他插上呼吸喉,大量出血令血管收縮亦阻礙置入導管給予強心藥。如病人曾經停止脈搏、需要心肺復甦的個案就更難處理。命懸一線之際,麻醉科醫生肩負起重大責任:

麻醉藥及氣體會影響病人,如病人血壓不穩定、曾沒有心跳,用藥要特別小心。可能平時同一份量的藥沒有問題,但在特別情況下會停止心跳。

令Nutty感受最深的個案,卻是為腦幹死亡的病人做手術,穩定他們的血液循環系統,令器官保存最佳狀態並捐贈給其他有需要的病人,遺愛人間。

這種手術麻醉科工作的難度雖然不算很高,但意義重大,所以特別難忘。

Nutty以有童趣的畫作向網民解釋麻醉知識。(曾有為攝)

望得到病人認同

大眾對麻醉科醫生的了解不深,甚至存有誤解。有人以為麻醉科醫生不需醫生資格,Nutty指有病人以為他們是技師並稱呼他們為「麻師」。她強調麻醉科也是一個專科,醫生需要6年醫生培訓以及6年實習訓練。

我們對於人體每一個器官的生理轉變及不同的藥物都需要有非常深入的認識,才可以讓有不同疾病的病人安然渡過手術。

Nutty坦言,身為麻醉科醫生,有時因病人對其工作不理解,不將她們視作醫生,令她有點氣餒。

大部份麻醉科醫生都很在意被叫「麻師」。做醫生不是想要光環,但有時都想得到病人的認同。

不少人做完手術之後,未必會記得麻醉科醫生。Nutty卻認為病人醒來時說一句:「手術完成了?」已經令她感到滿足,因為這樣代表他在手術期間沒有感到痛楚。

病人的感謝信。(曾有為攝)

不過,每當Nutty收到病人的感謝卡及禮物時都會特別感動,她也曾收過病人的感謝卡,令她感到十分驚喜。雖然工作辛苦,又不是每個病人都記得他們,Nutty仍然認為工作很有意義。

希望在病人最驚的時候做「守護者」的角色,陪伴他們做手術。試過手術期間有媽媽問可不可以捉住她隻手、陪她聊天,我覺得這些是(做麻醉科醫生)比較特別的地方。

撰文 : 徐穎彤 TOPick記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