鰂魚涌老牌書店不敵貴租 「五十光陰塵與土」

休閒 23:11 2019/09/02

分享:

景聯書店的老闆許建文樸實經營,街坊惋惜,書店結束後少個地方聚首聊天。(陳偉英攝)

今日開學,很異樣。

開學,本該對未來的時光懷着冀盼,對許建文,卻是日子的倒數。

他在鰂魚涌開了書店50年,買賣舊書、教科書為主。在香港,做書店向來難為,本周六是最後一天,許建文沒有不捨,倒是書商無理改版或取巧,令家長學童捱貴課本,叫他依然動氣。

許建文的景聯書店50年來搬過3次,但來去不出鰂魚涌英皇道兩個電車站之間。

他祖籍福建泉州,16歲來港和母親團聚,父親後來才由菲律賓來;哥哥則在78年來港。

他在內地讀書至中二,來港後讀英文和電工,在紙品廠做了數年後,決定自立門戶,69年以750元租下屬於英皇道724號的舖位,開設景聯書店,時年23歲。

他起初主要買賣舊書,另做印刷、文具業務。70、80年代生意上軌道後,他開始多賣教科書新書。新書價格高,一日可做10萬元生意——看起來很厲害,許建文卻道,教科書出版商給他八折,他以八五折賣出,10萬元生意,只賺5,000元。

細心清污損 讓學生用乾淨書

兩個女兒小學起已幫忙。次女Rebecca說,暑假最忙,好景時,書店排着長長人龍,沒時間吃飯,忙至下午4時才買蛋撻吃,

由小學到大學,沒怎樣放過暑假。

90年代,大書店九折賣教科書,許建文賣八五折,以薄利競爭,養活一家五口,並能置業。但97年後,大書店集團同樣以八五折賣教科書,再加上大集團有能力提供書券、獎學金等優惠,搶去不少生意,小書店日益難做,許惟有多賣利潤較高的二手教科書。

二手教科書塗花了的地方,他用擦膠、塗改液細心刷去,家人看在眼裏,覺得父親是希望貧苦學生都能用乾淨書本,許不願戴上光環:

唔係,最重要為自己利益,想哄學生買,課本污糟邋蹋,點用?

景聯靠平吸客 「為街坊而做」

社交媒體上,不乏居民指景聯的文具和書本便宜,許的女婿讚外父踏實,例如熒光筆僅售5元1枝,「為街坊而做」,許即解說其營商理念:「便宜,同人有得比(吸引)。要向供應商攞(好)價錢,不是向顧客攞價錢,向顧客攞高價錢係自己損失。」他認為,要和供應商關係好,才知有沒有特價貨,故他禮貌對待「行街」(銷售員)。

營商理念如此的許建文,很看不過教科書動輒改版,增加家長負擔,女兒曾比較書本改版前後,僅有幾個字改動!此外,有些書商出版課本和教材作捆綁銷售,家長不能買舊書,遭投訴多時後,教育局在2011/12學年起分階段實施「分拆政策」,規定課本和教材分拆定價,原意是增加學生買書選擇,減輕家長負擔,但許建文指出,有書商將單獨售賣的教材或工作紙定價極高,和課本相差不遠,學生因而要買連教材的新書套裝。其女兒向記者出示書單,本學年一間中學選用的數學書,課本連教材售244元,若只買課本,則要226元。

書店正在清貨,全新教科書五折至八五折,有套中學數學教科書,現售90元;有套原價2,000多元的歷史書,減至80元,有套初中英文課本,由2,000多元減至60元。他明言賠本,但不忘在書上附加字條,提醒眾人書商銷售手段。

書店正在清貨,全新教科書五折至八五折蝕本發售。(陳偉英攝)

三度螞蟻搬家 手推車親送貨

景聯現址是英皇道842號,是第四間舖。比鄰新住宅落成,住戶人數增,業主認為店舖「會增值」,

說有間地產公司想用5萬元租,問我可有興趣,可以商量。

書店現時月租2萬多,無論怎「商量」,也不會貼近許建文可負擔的水平,他乾脆結束。

位於吉祥大厦的第一間舖,他本有意購買,豈料遭人捷足先登,他惟有租,69年以750元跟買家租下,而業主也是酌量加租,到97年,月租2萬多元。他笑說,正因租金加幅不多,他沒想過買舖,「那時利息很高」。97年他轉租英皇道720號,和舊舖僅相隔數個舖位,10年後舖位賣給地產公司,新業主大幅加租,他遷往英皇道852號,14年遷到現址842號。除了已傳至第二代的咀香園,他相信景聯是區內第二舊的老店。

Rebecca說父親十分節儉,搬舖是自己推車由舊舖運書去新舖,猶如螞蟻搬家。教科書出版商不提供送貨,父親就親自取貨,用手推車將書本運至街車可停泊的位置,甚至坐港鐵,夏天要頂着烈日,雨天擔心弄濕書本;有間出版商位於鰂魚涌,他索性用手推車將書運回書店。

許建文的家人看不過他辛苦,曾游說他結束書店,他都拒絕,但今回業主大幅加租,是時候告別。

72歲的許建文大毛筆一揮:「五十光陰塵與土,九七里路雲和月!」店外掛着的橫額,灑脫宣告9月7日是最後一天。

道別橫額由許建文書寫,九月七日清理店舖,故九月六日是最後一天營業,顧客要把握機會。(陳偉英攝)

全文刊於《經濟日報》(付費閱讀),標題及內文經編輯修改。

撰文 : 張少貞 經濟日報記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