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她她的少女時代】韋家雄從未因逆境而心灰 不向命運低頭:怨天怨地沒有用

娛樂 13:03 2019/09/04

分享:

樂天的韋家雄不覺得自己人生有大低潮。

韋家雄在TVB劇《她她她的少女時代》演有義氣但怕老婆的招廣昌,每次他跟劇中太太(李綺雯飾)同場,總被罵得狗血淋頭。在現實中的韋家雄在單親家庭成長,又歷婚姻及生意倒閉失敗等、但他卻從不覺得自己不幸。後來更遇上溫暖他生命的第二任太太,展開他的「第二人生」。

今年54歲的韋家雄,出身基層兼單親家庭,韋媽媽要養4個仔女,一家人只可住板間房,韋家雄更連一張床都沒有,有時寧願睡在公園長椅。

飾演家有惡妻的招廣昌,更被太太誤會他偷歡而被趕出家門。(電視截圖)

韋家雄在13歲,韋家雄已做非法童工去酒樓賣點心幫補家計:「凌晨4點開工,那時已知要食一隻糯米雞都要付出,這世界沒不勞而獲。我們4姊弟在這種艱苦環境長大,所以都很硬淨、很捱得。」

他約20歲時曾結婚,並育有一子,可是離婚收場,獨力照顧兒子。

韋家雄又曾投資LED燈生意,可是2011年日本大地震,他的日籍拍檔全家身亡。欠下一身債的韋家雄為還錢,兼職做搬運去還債。

性格主宰命運,心態正面樂天的人,自然不覺得人生有多艱苦。(陳智良攝)

韋家雄遇上「銀行之花」

人生經歷過種種不幸接踵而來,命運似在挑戰韋家雄底線,他卻覺得自己人生沒經歷過低潮:「人生道路始終要行,不覺得做生意蝕了錢就是低潮,我出生是還不是尿片也不帶一條在身?路還是要繼續走,不開心對事件沒有幫助的,就當作那筆錢由我保管完,交給另一個人再保管,怨天怨地也沒用。」

可能就是他這種正面的性格,否極泰來,他去年遇上現任太太鄧楚雅(Keynes),同年結婚成家。

現實中則有一位有共同想法的賢妻為他打理生活。(Facebook圖片)

太太比他年輕廿載,更有「銀行之花」之稱號:「感覺兩個人都想一起相處、有共同想法、珍惜對方,所以就結婚。我年紀都不小了,我們都想生個女兒。」

身邊不少朋友都說韋家雄與Keynes相處甜蜜:「我們這行業工時長、見面時間少,但平時收工不論再晚回家她都會為我煲湯煮飯,凌晨3時也會煮飯給我吃。」

韋家雄在這場戲被群眾演員的雞蛋直接擲中耳窩,發炎足足一星期。(電視截圖)

韋家雄的人生就是在不強求之中,又遇好機會。韋家雄正式當演員前,是在幕後負責機器、燈光,坦白稱當時決心做轉當演員並非有重大藝術抱負:「辛苦設置器材後,見演員還在嘻嘻哈哈吃東西聊天,夠鐘才埋位戲,心想:『做演員咁鬼舒服』」

於是,他在1992年考亞視藝員訓練班。在1995年於亞視轉投無綫,打滾10多年,與友人合資生意,並開始淡出幕前,韋家雄:「當時反問自己,演藝圈還需要我嗎?是否越做越差、是否已不再適合這個行業呢?」

韋家雄本來專心LED燈生意業務,在2009年,突然收到邀請演王晶執導的電影《旺角監獄》。

幕後出身的韋家雄,一心只為「舒服」而轉為演員,退出後又重返幕前,終於找到演戲的樂趣。(陳智良攝)

影片上映後,韋家雄朋友傳了一段劉天賜的影評給他:「劉天賜先生讚我在戲中的角色,文中提到他向王晶詢問這『新人』是誰,但我已做了許多年。他覺得我是新人,代表我在這行未能達到表現、沒盡全力去跑,當時才覺得如果我再努力去做,就可以在行內繼續發展。」

十分戲劇性,不巧韋家雄投資的生意失利,此時遇上電視台監製戚其義找他回巢拍《4 In Love》,於是讓他重返電視圈。

韋家雄也毫不猶豫說戚其義是他的貴人:「戚其義在TVB做監製時給我許多機會,他要求很高,最深刻合作《金枝慾孽》,在北京荒郊拍一場下雨戲,由晚上淋到清晨5時,第一次見水滴在我身上結冰。」

不過,對他影響最大的,是跟他在無綫合作劇集《真情》的已故演員關海山。

韋家雄改變心態後回巢演《4 In Love》時,憶起以前關海山常跟他分享演戲心得:「我們拍劇時常喝啤酒聊天,他教我做戲前要賦予更多劇本給我的角色,因劇本不會交代人物從何而來、怎樣成長,要自己去想怎樣符合角色。當年重返TVB就以這個方式來演,終於做出點成績來。」

有些道理如醇酒,要時間蘊釀才會懂。而最終,韋家雄在2015年在「萬千星輝頒獎典禮」憑《梟雄》奪最佳男配角獎。

難關不少,幸好逐一捱過,韋家雄始終樂天知命:「我覺得開心能醫百病,有人講過脾氣好,運程自然好,我信的。」

撰文 : 陳心怡 TOPick記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