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安員辛酸】夜班保安員破行規「強出頭」 屢勸夜青酒鬼義助執垃圾婆婆

休閒 18:28 2019/09/10

分享:

在公共屋邨擔任夜更保安的蕭浩,遇到不少趣人趣事,在新書《不如做保安》中盡訴心聲。

一提到保安員,印象都是呆坐打發時間、向住戶問好、偶爾打盹睡。曾任職公屋夜更保安員的蕭浩,因緣際會闖進了保安行業,期間遇上不少難忘經歷,接連擺平夜青、醉酒鬼及執垃圾婆婆的衛生問題,顛覆了保安工作的刻板印象。雖然人工十年如一日,但他望能在卑微工作中發揮出色一面。

現年62歲的蕭浩從事保安行業4年,15年陪同朋友參加了保安課程,從此踏進了保安行業的新天地。2015年9月,他開始在天水圍一條公共屋邨擔任夜更保安員,他戲稱為「天怪邨」,過著晚11朝7的生涯,賺取當時時薪僅34.5元的法定最低工資,剛入行便從同事口中得悉奇怪又殘酷的事實,

這一行工作經歷完全不值錢,做10多年的「老鬼」跟新人均賺取一樣工資,簡直十年如一日,所以這裡很多老弱殘兵。

蕭浩發覺保安的工作不如外界所形容的「un un腳」,需要很多體力勞動,當中也有不少辛酸。(陳偉能攝)

外圍保安員的辛酸有誰共鳴

上班首天,蕭浩發覺保安的工作不如外界想像中「un un腳」,實情需要很多體力勞動。他被主管安排去負責行內俗稱為「外圍」的崗位,即在邨內巡邏,須於1小時內巡邏全場11座樓的環境,並在每座樓「打鐘」以確保完成巡邏工作。

初來報到,他已經見識到「天怪邨」於深宵時分多麻煩事,有夜青夜夜笙歌、醉鬼四處留連、南亞裔人士打架等。作為外圍保安員的他,每當收到「座頭」,即每座樓內出入位置的保安員通知,便要迅速處理。例如有住户投訴被夜青的嘈音滋擾,他就要趕到公園和他們理論、勸告他們將音量收細;有人在梯間嘔吐,因夜間沒有清潔工,則需要上樓親自把地方抹乾淨。

最怕遇到打架、醉酒鬧事的人,去勸阻時自己也會身陷險境。以我所見,香港的保安員比較怕事,保安課程導師也教導我們「做保安,要先保護自己安全,勿強出頭」。

蕭浩樂於分享任職保安員的所見所聞,因此自資出書。(陳偉能攝)

「外圍」沒光芒 「座頭」領功勞

倘若說外圍的工作刻苦,那「座頭」便是夢寐以求的崗位。蕭浩指,座頭通常由年資較高的保安員擔任,但工作範圍較輕鬆,每晚可以坐在樓宇內看守,負責接到住戶投訴便通知外圍處理,而全晚只需要巡邏38層的樓宇一次。

另外,有次蕭浩的妻子跟一位住在「天怪邨」的朋友聊天,訴說蕭浩做夜更時遇到不少棘手事,可是那位朋友覺得邨內治安不錯,令他既欣喜又帶點難過。他有感而發道:

身為外圍保安員,我們緊守崗位,解決了邨內的問題維持治安,但從沒有人認識自己。相反,街坊出入都會問候座頭,光芒都散發在他們身上,他們彷彿是明星一樣,我們則儼如為他點亮燈光。

卑微的工作也帶來滿足感

在「天怪邨」工作的4個月間,蕭浩嚐盡人情冷暖。他憶述當時每晚凌晨2點,都會出現一位年約6旬的婆婆到垃圾房翻垃圾、撿發泡膠箱去賣,每次都會弄得遍地髒亂。有住戶因而投訴,保安人員也試過報警,她仍屢勸不聽。蕭浩形容她如「毒瘤」,連主管都拿不到她辦法。

有次他終於忍不住問她︰「那些發泡膠箱一個能賣多少錢?」,婆婆回答「五毫」。他續問︰「那你一晚能撿多少個?」她回應︰「少的是3、4個,多的是10多個」。他對她說︰「就算你平均每晚能撿6個,每天3元,我每個月給你100元,你就不要再來翻箱倒餿水。」

蕭浩的新書集合趣人趣事及溫情故事。(陳偉能攝)

結果,她以自力更生為由繼續翻箱子。蕭浩終出「殺手鐧」,幫她倒餿水入大桶,以防餿水灑滿地,反覆數天。婆婆反問他:「你為甚麼要這樣做,搞得一身髒臭?」他沒好氣道,除了這樣,已想不出其他辦法。也許她覺得不好意思,又或蕭浩感動了她,終說:

我不用再倒了,我以後不再撿那些發泡膠箱!

熱愛寫作的保安員

這次蕭浩倍感滿足,終於解決了長久以來的問題,從工作中找到成就感。後來到農曆新年,婆婆拿著一疊利市欲派給眾保安員,蕭浩是唯一一個願意從她手上收下利是,當時婆婆露出笑靨的一刻,令他難以忘懷。

雖然很多人覺得她很卑微、看不起她,但接受他人好意也可以令一個人快樂。

轉眼間,蕭浩現任職地盤的保安主管,他認為將卑微的工作做到出色並不容易,因此寄望保安行業能獲得普羅大眾更多掌聲。他亦熱愛寫作,樂於把工作見聞化為寫作材料,故撰寫了《不如做保安》一書並自資出版,一一道出保安行業的苦與樂。他現正籌備第二本書自資出版,講述他擔任保安主管的精彩故事。

撰文 : 方穎珊 TOPick記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