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兼母職】盧惠光難忘8號風球抱子求醫 好爸爸為兒子寧單身棄第二春

娛樂 18:03 2019/09/11

分享:

盧惠光道盡當單親爸爸的辛勞。

59歲的武打藝人盧惠光於06年跟黎淑賢結束8年的婚姻,男方獨力肩負照顧兩子的責任,盧惠光這位單親爸爸不易做,一人擔起養育、教育及生活的種種。為了供養大仔盧俊諺往英國升學,每年花費三十多萬,為兒子省吃儉用,鐵漢亦有背人垂淚的日子。

但這位爸爸不求回報,盧惠光說:「幾辛苦都值,我連棺材本都畀埋兩個仔!」

曾是80年代拳王的盧惠光雖然差一年便「登六」,不過他依然力保弗爆身型演動作戲,一年前盧惠光於朋友的工廈單位開設拳館,閒時會跟朋友砌蹉,也是朋友間的聚腳地。

盧惠光亦會親自教授朋友打拳,當中兩個兒子:20歲的盧俊諺(Jacky)及13歲的盧俊希(Jovan)也有跟他練習泰拳,盧惠光說兩子的「一字馬」技巧勝過他。

盧惠光閒時會於拳館跟朋友砌磋泰拳。(曾有為攝)

心願讓兒子留學

他表示:「細仔9歲時曾經學過跆拳道,更拿過全區冠軍,打到對手喊呀!因為我有教他踢腳,他以泰拳方式踼法,所以那種力好勁。」

20歲的大仔Jacky現於英國著名的University of Bradford (布拉德福德大學)修讀物理治療學士課程,盧惠光建議兒子選修這科,因物理治療師在港較吃香,打算待兒子大學畢業後再安排他學針灸,屆時可雙管齊下醫人。

3年前盧惠光已安排大仔赴英國留學,為的是達成自己的心願。「可能經常聽朋友說『浸下鹹水返來會好一點』,這句話真的幾有道理,兒子讀完第一年之後,跟我說安排他去英國讀書是很好的抉擇,來到這裡是兩個世界,英文進步得很快。」

盧惠光跟兩名兒子俊諺及俊希感情很好。

大仔Jacky於英國留學的花費不少,生活費連同學費每年合計近30萬!「食宿加學費已經很貴,還未計生活費哩,起初是寄宿於當地人的家,每個月都要5千幾港幣,現在跟朋友合租也要多2、3千港幣,至於學費是每年廿幾萬,一次過付費有8折,原來讀書都有折頭。」

為了讓兒子有更好的學習環境,盧惠光肩負起供書教學的重擔。「我經常跟兒子說,為了你們我甚麼也不買,衫褲也不買,拍完戲會問道具可否半價將衫買給我。」

他計劃將來安排細仔往英國留學,故盡量多接電影努力賺錢,縱然辛苦這個單親爸爸也沒抱怨半句,他說:「我從來無怨過,因為這樣說令兒子反感。」要連供兩子讀書,盧惠光似乎沒那麼快可退休,「不打緊,我成副棺材本給他們讀書啦。」

大仔盧俊諺(中)在英國留學,每年會返港兩次跟家人見面。

愛子深切不望回報

愛子深切的盧惠光不求回報:「將來學有所成也不要養我,靠你養我便死。讀書是為你自已將來,千萬不要說為家人為爸爸,你成功與否也不要怨我,因為我已經盡力給你所需。」

盧惠光曾想過陪兒子往英國兩星期,惟遭兒子斷然拒絕,三年前於機場帶淚道別,他也擔心兒子會學壤,故出發前也作出教誨。

他稱:「出發前我跟他說已經大個仔,現在只是求學時期,711便利店很近屋企,有甚麼事就落去買,一陣你搞大別人個肚就大鑊啦。另外應承我不要食煙,有無食我不知道,但直至現在都聞不到煙味。長大後你搵到錢我不管你,總之現階段我的要求你要做到。」

大仔Jacky每年返港兩次跟家人相聚,盧惠光不批准兒子返來太多,一來機票昂貴,二人來怕他經常跟朋友去夜蒲,幸好兒子亦算聽話。

「以前他返港一定去蘭桂芳蒲,因為朋友太多嘛,我會讓他去,但提醒他不要吸毒,第二不要跟人打架,第三不要飲醉酒撩事鬥非。如果他凌晨兩點打比我,叫我去差館保釋他的話,我一定不會去,如他身上有毒品,我一定不會認他做兒子。」

盧惠光閒時會陪細仔Jovan打籃球。(IG圖片)

為怕兩子學壞,盧惠光管教甚嚴,06年跟黎淑賢離婚之時,兩子分別只得7歲及1歲,男孩子反叛又頑皮,曾經激到他「火山爆發」。

單親爸爸有苦自己知:「他們不知道我在外面工作辛苦,有時候老師打電話來要見家長,放學後又不肯做功課,我已經沒時間教他們,激到我『發爛渣』,我「發爛渣』好恐怖㗎,曾經將抽氣機掟落地,長大後不會了,我一拍枱兩兄弟就匿入房,商量怎樣哄回爸爸。」

一個大男人照顧兩子又要工作,盧惠光只好請工人幫忙,回想當年要照顧年幼的細仔Jovan,那種痛苦記憶猷新。

「細仔先攞我命呀,他三歲那年,其中一晚掛八號風球,天氣轉令他哮喘發作,個仔食乜飲乜都嘔到七彩,我抱著他在喊,心想怎算好呢?八號風球下,我抱他去24小時的醫務所,醫生說好彩我帶個仔來,遲一個小時就有生命危險,那一次真的好驚,我立即說:『多謝上天!』」

當年黎淑賢跟盧惠光離婚時只有廿多歲,盧惠光明白一個女人帶著兩子很難再嫁,故決定獨力肩負照顧兩子責任。「盡量去做吧!一大一細兩個仔,你估不辛苦?我從來沒有怨過,只是成家班解散時那段日子比較辛苦,因為失去了基本工作。」

兩名兒子自細由盧惠光照顧。

為兒子獨身

一直以來盧惠光沒有特別跟兩子交代離婚原因,兒子亦沒有多問。「我跟他們說爸媽的事不要多問,這是大人的事情,直至現在他們亦沒有多問,可能我教得好啦。」不多說,其實是用心良苦,「若果兒子問我,我會說是自己不對,因為不想將兩方的事說出來。」

未能讓兩子於完整家庭下成長,盧惠光感到有愧。「某次學校打電話給我,說大仔跟老師投訴,他說返到家只對著四幅牆及工人姐姐,爸爸又不在家,怎會成長得好?老師說這樣是不好的,我鬧老師:『你知道我要一個人養兩個嗎?叫我多點時間陪他,那我就要跟兒子去碼頭做乞兒了,我要搵錢給他讀書。』,老師聽完呆了。」

(曾有為攝)

盧惠光有跟兒子溝通,亦盡量作出陪伴,「我跟兒子解釋如果不出去拍戲賺錢,你們就無法生活及讀書,更叫他有甚麼事就跟我說,自己亦盡量做囉。」

兩子長大後變得懂事,大仔讀書成績不俗,考試曾經攞A,成為港隊U18「門將」的他早前戰勝傑志球隊,盧惠光引以為傲,「我睇直播都睇到喊。」

眼前這位好爸爸只望兒子快樂成長,自己不求再覓第二春,那位拍拖11年、年輕24載的女友原來已經跟盧惠光分手。「對方想結婚生仔,我就覺得不太好吧!我已經不是30多歲,不想將來撐住拐杖說:『呢個唔係我個孫,係我個仔。』」

撰文 : 游艾維 TOPick記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