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灣河開業半世紀豆品店 珍香園68歲第二代老闆︰望有生之年舖頭仍在

休閒 12:46 2019/09/11

分享:

昔日賣豆腐豆花,賺到不過一個幾毫。但小本經營,卻養活了西灣河豆品店珍香園三代人。

60年代開業的珍香園由第二代傳人陳子富接手後,捨棄了一貫老店作風,不以豆腐做主打,且兼賣煎釀三寶、蒸包煎餅等,以一招「人冇我有」的策略在豆品界穩守半世紀。自稱「豆腐佬」的富哥就笑言︰「今日的幸福及成就,都是這舖及街坊給我。」

大仔Daniel(左)落舖幫手近10年,從沒考慮過是否接手,順其自然,只希望其出品的品質不會比爸爸差。(湯炳強攝)

對於第二代老闆陳子富來說,珍香園就是他的家,是他的心血。昔日爺爺在鄉下廣州賣正宗純豆腐起家,父親在10多歲時來港謀生,投靠灣仔親戚學做豆腐,賺下第一桶金後就自立門戶擺街邊檔賣手磨豆腐。

「後來生意愈做愈好更入舖,在灣仔、大坑、北角都有分店,連我媽媽及姐姐也來港幫手。」然而,小店難敵時局動盪。60年代中香港暴動令富哥爸爸毅然結束所有舖,唯獨保留西灣河一間。

以祖傳加石膏的方法製豆腐,每日磨兩轉豆,以傳統石磨磨成漿後隔渣煮,這工序就要用上4至5小時。(湯炳強攝)

經歷兩大危機 幾乎結業

富哥說西灣河曾經出過兩個危機,一是暴動,二就是西灣河後山曾有個寮屋區,有7條村及住了幾萬人,而這幾萬人就相當於西灣河的命脈,後來寮屋區要遷拆,珍香園生意亦受影響。富哥說︰

那幾萬人當中每日有幾百人幫我,遷拆後每日就流失幾百人生意,幸好我們得到業主體諒減租,幸運能繼續營運至今,希望將來不會有第三次。

富哥家中有10兄弟姊妹,身為長子的他,理所當然揹起了繼承家業的重擔。他笑言自己在媽媽肚子裡時已經「食緊豆腐」,但憶起童年幫爸爸看舖的往事,不禁心酸起來。「當時我只有11、12歲,跟弟弟兩個晚上要行帆布床瞓街,睡著了又怕拖鞋會被人拿走,就用床腳壓實。」

豆漿($10)、豆腐花($11)︰豆香極重,入口順滑,豆花質軟中結實,富哥更推介豆漿豆花,味道特別。(湯炳強攝)

期間富哥婚後曾經移民,舖頭交由姐姐打理,後來爸爸離世後,他就回流全權接手。

早年爸爸要養太多兄弟姊妹,經濟出現問題,亦曾欠債,但他堅持要將找貨數錢用來幫我們交學費,結果供應商要連貨帶走。既然這樣,我覺得自己更加要幫他手,因我們是一家人。

寧退役不退休 不奢求兒子接手

富哥今年68歲,已達退休之年,不過他笑言︰「我退役,並非退休。我還會間中來幫兒子手,並打算做義工呢!」近年他已將舖頭交予大仔Daniel打理,而細仔亦在柴灣開了間走較新潮路線的分店。

店家的韭菜餅及鍋貼等全是人手製,韭菜餅用料十足,大件夾抵食。(湯炳強攝)

不過富哥所謂的間中,其實幾乎每日也會落舖,因他認為兩個兒子原則上不想接手,很大程度是看到他辛苦及堅持才幫手。

回顧這五、六十年來所擁有的幸福及成就,我覺得是這舖和街坊所給我的,我已無求了,只希望有生之年這間店仍存在,過後是否繼續就由他們決定吧。

Daniel落舖幫手已經最少8年,問到他有否考慮過接手,他反而說,「幫到手一定幫,始終是屋企生意,但接手就從未想過。」

現時工作也頗辛苦,Daniel要早起身外,師傅放假時又要補位,至於將來是否承繼家業,希望一切順其自然。「現在的壓力不是來自我爸爸,而是工作,例如品質方面,對自己有要求之餘,亦不可低過爸爸以前定下來的標準。

炸釀鯪魚小食($14/4件)︰富哥要突破傳統,加入豆製品以外的香港地道小食,如釀三寶等。(湯炳強攝)

一件豆腐,一碗豆花,縱使永遠成不了一餐主角,富哥卻堅持以二百分心機製作。他還加入不少具本土風味的地道小食,全部以人手製作,如煎釀三寶、葱油餅、菜肉鍋貼、韭菜餃及蘿蔔酥餅等。豆花款式亦多,如加豆漿、紅豆沙及芝麻糊等,在傳統中加入點點新意,希望打破一般人對豆品店的觀念。

珍香園
地址︰西灣河成安街12號地下 
電話︰2560 4592 
營業時間︰8am-8pm

撰文 : 黃依情 TOPick記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