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憑手令獲醫療報告 受傷少女入稟申覆核禁警方使用報告

社會 17:22 2019/09/12

分享:

警憑手令獲醫療報告,受傷少女入稟申覆核禁警方使用報告。(資料圖片)

受傷少女就警方以手令從醫院取得其醫療報告,早前入稟高等法院申請司法覆核,要求法庭頒下臨時命令,禁制警方使用有關醫療報告,以及交出就手令所獲得的文件清單,高院今(12日)就司法覆核許可進行聆訊。據少女及警務處處長一方庭上陳詞透露,警方曾於2019年8月共申請兩次搜查令,分別取得少女個人資料及醫療報告。法官聽取雙方陳詞後,押後至明早(13日)作出書面判決。

申請人以K代替,法庭已頒令不得披露申請人身份。代表K的資深大律師彭耀鴻陳詞時指,K於8月30日去信伊利莎伯醫院,指擬向警方申請取得手令副本資料,要求院方不得向警方披露其醫療報告。至9月2日,院方回覆K指,已將K的要求轉達警方,院方表示7天內不會向警方交出醫療報告。K一方於翌日去信警方,惟對方未有回覆。代表警務處處長一方的資深大律師郭莎樂隨即於庭上表示,已透過人手回覆,K一方表示沒有收到信件。

彭指於9月6日,K再去信催促警方,並要求對方翌日回覆,否則會採取法律行動。彭指警方一直忽視K的所有來信,並決定迅速執行手令,令K沒有機會就手令提出訴訟擱置有關手令,違反《基本法》第35條香港居民具向法院提出訴訟及個人私隱受保護的權利。彭強調,K要求取得手令所獲資料,從而得知警方侵犯了她的那些個人資訊。

彭質疑,醫院已於9月2日表明暫時不會向警方提供有關醫療報告,卻於同月4日改變主意交出報告,彭指出合理推斷是警方曾向醫院提及若不交出報告,便會到醫院搜查。彭指警方不通知K一方便執行手令,製造米已成炊的局面,旨在令司法覆核變成學術討論,彭認為法庭必須處理。彭認為本案並不會變成學術討論,因難保警方會否向其他醫療機構或醫生採用相同手法。

代表警務處處長的資深大律師郭莎樂指出,警方於8月21日已申請手令,並於同月28日取得K的個人資料。同月29日警方再申請手令,並於9月4日取得K的醫療報告。

郭莎樂指K的申請來得太遲,而有關手令亦已執行,K現階段不應申請司法覆核而是循民事訴訟,郭莎樂指可給予K批出手令的裁判官名字,以及可以將已獲取的醫療報告暫時封存。郭莎樂又指,一般搜查令內容簡單,即使K取得亦沒有幫助,並建議K可循侵犯私隱條例或民事途徑作追討。

法官聽取雙方陳詞後押後作出決定,並於明早頒下書面判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