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獲大師張大千贈字畫 陸羽茶室委託蘇富比拍賣【多圖】

休閒 16:15 2019/09/16

分享:

陸羽茶室採用羊城嶺南茶室的風格,大部份裝潢和傢俬由永吉街舊舖沿用至今,圖為地下大廳。 (林宇翔攝)

陸羽茶室委託蘇富比拍賣兩幅張大千名畫,鑑於近月局勢,有人以為陸羽財政有壓力。誠然陸羽生意和股市掛鈎,知情人士聞之卻嗤之以鼻。陸羽每月生意額7位數是等閒,數十年來僅沙士那一、兩個月見紅,何況陸羽股東都是商賈世家,實力非凡,向來低調,倒因是次拍賣畫作,普羅大眾才能一窺這間經典茶室故事。

陸羽人情味濃,二、三樓閣樓的鮮花,多年來委託同一家庭打理,員工亦樂於在陸羽工作。 (林宇翔攝)

張大千是陸羽茶室的客人,向陸羽送贈作品以表情誼,而他不是唯一一個。在陸羽工作逾40年的老伙計,記得以前文人雅士常來聚會,不時向陸羽贈字畫作品,令這間高級茶室充滿雅意。

陸羽茶室採用羊城嶺南茶室的風格,大部份裝潢和傢俬由永吉街舊舖沿用至今,圖為地下大廳。 (林宇翔攝)

張大千、楊善深、溥心畬、趙少昂、張季鸞、鄧芬、新馬師曾、梁醒波、靚次伯、任劍輝、白雪仙、芳艷芬、李我、董橋……諸位著名文化名家,皆是陸羽座上客。

陸羽尚有張大千作品,是贈予創辦人馬超萬的扇面,上面寫著「超萬仁兄」。 (林宇翔攝)

早年曾失竊 收起張大千作品

79年加入陸羽工作的李敬賢,仍記得以前文人墨客每月在陸羽辦雅集,互相交流品評,有時即席揮毫,並將作品贈予陸羽。客人和老闆和員工交誼深,不時送贈字畫。陸羽愛把各位大師作品在茶室各層掛出來,供客人欣賞,間中改動位置,給人新鮮感。據知黃霑曾說,去陸羽飲茶,不賞畫是大為浪費。

陸羽茶室創辦人馬超萬(左)及李熾南(右)《陸羽茶室歷史回眸》圖片

有老頑童之稱的藝術名家黃永玉,十分隨性,愛在手帕作畫,贈予茶室伙計,伙計喜不自勝,惟隨即轉售賺筆小財。

陸羽尚有張大千作品,是贈予創辦人馬超萬的扇面,上面寫著「超萬仁兄」。 (林宇翔攝)

國畫大師張大千早在50年代向陸羽創辦人馬超萬贈畫,前後共3幅,原本也掛在茶室,但食客眼尖,早看出作品價值不菲,不少老顧客曾勸老闆轉讓畫作,老闆不允。加上70、80年代,陸羽茶室曾遭打劫,老闆為免太張揚,決定收起畫作,大師的作品才得以保存下來。

陸羽裝修由創辦人馬超萬負責,茶具上的「陸羽珍品」更是他的手迹。筷子套設計也是奉行傳統。(林宇翔攝)

陸羽點心紙格式數十年,只在近年在點心上方加了電腦號碼,方便入單。 (林宇翔攝)

「4個賊人鋸開窗,綁起看更,偷光2樓及3樓的畫。他們很小心,畫框及玻璃保持完整。」李敬賢稱。客人對陸羽極其愛護,知悉後主動作畫送給陸羽,填補空畫框,包括筆名為王亭之的談錫永、駱曉山夫婦。

陸羽2樓房間尚用傳統推門,惟部分客人覺得對私隱保護不足,故3樓房間改為木門。(林宇翔攝)

這兩個茶壺跟了陸羽茶室數十載,算是陸羽的古董。(林宇翔攝)

茶室不懂保存 拍賣兩幅畫作

現時茶室有30幅字畫,絕大部分作品由各位雅士所贈。惟茶室上下不懂保存字畫,常務董事之一的羅家強稱,茶室關冷氣後就潮濕,部分作品發黃、發霉,董事會擔心存放不妥當,令畫作有破損。張大千名氣大,不如將其兩幅作品拍賣,給多些人欣賞。「由懂得欣賞之人收藏,是保存這兩幅大作的最佳辦法,亦能maximize(最大化)股東權益。」

香港蘇富比十月七日拍賣由陸羽茶室委託的張大千作品《黃山松雲》(圖),估價650萬至850萬港元。(蘇富比圖片)

兩幅拍賣的作品,是張大千50年代臨別香江贈予陸羽的《黃山松雲》,以及他與溥儒合寫之《松崖高逸》,估價分別是650萬至850萬港元,以及85萬至100萬港元。

香港蘇富比十月七日拍賣由陸羽茶室委託之《松崖高逸》(圖),由張大千與溥儒合作,估價85萬至100萬港元。(蘇富比圖片)

羅家強說,去年董事會已決定拍賣《黃山松雲》和《松崖高逸》,曾和不同拍賣行洽談,最後決定委託香港蘇富比。陸羽尚有一幅張大千作品,在3樓掛出,但暫未有意再拍賣。

其他精彩圖片:

踏入陸羽茶室,燈光柔和,頗有走進王家衛電影的感覺。(林宇翔攝)

記者:張少貞、葉芷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