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不了你】拒送84歲腦退化癌夫入老人院 74歲太太堅持親身照顧:他記得我

健康 00:00 2019/09/18

分享:

黃金妹堅持自己照顧丈夫。

執子之手,與子偕老。當50年枕邊人患上不治之症,74歲的婆婆黃金妹(金妹)選擇不離不棄,84歲丈夫陳湛明(明哥)患有前列腺癌、柏金遜症和認知障礙症(腦退化),行動不便,近年對人事認知度及表達能力每況愈下。眼見枕邊人的身軀日逐衰弱,金妹表示並不好受,但只要體力尚可,也不想放棄他,只因他是自己承諾會相伴終老的丈夫。

明哥和金妹結婚超過50年。(曾有為攝)

婚姻是一生一世,時間最能兌現承諾。明哥和金妹在電子工廠認識,婚後育有2兒1女,丈夫在學校處理文書工作,堅持由太太在家相夫教子,只是怕孩子缺乏照顧會學壞,寧願「賺多少用多少」,一直到孻仔中學畢業,太太才出外工作。勞碌大半生,倆口子退休後開始周遊列國,去過英美澳加日韓等國。白頭到老原是那麼簡單,現實卻並非如此。

起初不覺有異,但大約5、6年前,有次他離家後,走來走去都走不到要去的地方。我心想糟了,就跟他做了2次檢查,第2次確診他有腦退化。

兩夫婦退休後去過不同國家。(曾有為翻攝)

明哥確診腦退化和柏金遜症時,亦發現患上初期前列腺癌。他拒絕做手術,僅靠藥物治療,每天要吃10多顆藥丸。藥物療效沒有手術好,但金妹尊重丈夫決定,見到他憂心忡忡更出言安慰:

他知道自己有腦退化後不開心,我跟他說:「不用擔心,我經常跟你一起走,不會迷路。」他從未試過迷路,一發現他有病,去哪裡我也跟他一起去。

自從明哥患病後,金妹便肩負起照顧丈夫的責任,試過一天只睡3、4個小時。明哥經常要半夜起床,平均1小時起1次床去廁所,更曾因體力不穩在家中跌倒。由於明哥身型高大,金妹每每也不夠力氣扶起他。而這年來,他的說話和行動能力亦明顯轉差,吃飯、如廁無法自理,開始要使用成人尿片。

他現在說話,我也聽不清楚他想說甚麼。他說10句,我只推測到1、2句。

知道明哥有腦退化症後,金妹與他寸步不離。(曾有為攝)

明哥夫婦和子女關係很好,子女經常探望父母,負責兩老日常開支,也會帶父親覆診。雖然曾提出過請看護,但金妹認為家中太窄,且不想假手於人。而子女已成家立室,她亦不想加重子女負擔:

仔女有家,個個也讀書,我可以自己照顧他,就盡量自己來。

儘管如此,金妹坦言也有壓迫感,她明白明哥是身不由己,有時她會哭泣,但就不是樣樣事情會跟人說,因為別人也未必領略自己。最令她害怕是,如果自己體力不繼,會沒有人照顧丈夫:

我跟他說,如果這樣,不如我跟你一起去死吧。留下你一人會很慘,誰可以理你?最多送去老人院。送老人院也有人理,如果無人理,真的很淒涼。

金妹希望能一直照顧明哥。(曾有為攝)

念頭一閃即逝,金妹學會接受,隨遇而安。她在數年前接觸靈實全護通,近一年來使用長者日間護理服務,每天早上為明哥餵藥和按摩手腳,再送他到中心,然後買餸、做家務,下午3時接他回家再煮飯、餵飯和幫他洗漱,現時每天有6、7個小時休息,讓她得以有抒緩空間,而明哥也可以有社交生活。

即使明哥對許多事情表現遲緩,對太太卻不然。每次當金妹出現,明哥的眼神就不期然追隨著她。金妹認為,明哥是認得她的,但就難以表達。為了提醒丈夫不要忘記自己,她經常會問:

我問他:「黃金妹你還記得嗎?」他說記得。我再問:「是否你老婆?」他會說是。我經常提著他。

金妹經常提明哥,自己是他的妻子。(曾有為攝)

腦退化症目前在醫學上仍未能根治,金妹學會調整心態,明哥發生小小事情,例如吃飯吃得好,她也會很開心,仿如照顧嬰兒。如果還有能力,她希望能繼續照顧丈夫,不想將他送入老人院:

雖然不說話,但從眼神可以感覺到他。他是我丈夫,無論如何也不想放棄他。

金妹現時也有參加工作坊,學習抒緩情緒。她有時亦會做義工,因為自己曾受助,希望能回饋社會。而基督教靈實協會亦將在10月5日舉行「雛聲頌揚:兒童粵劇折子戲」,為全護通籌款。

記者:陳昊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