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本溯源】80後文科仔情迷粵語老香港 做講古佬帶港人遊走18區尋本地史

休閒 12:45 2019/09/27

分享:

本地文化導賞團「程尋香港」創辦人之一溫佐治,談到要維護粵語的第一步其實可先從自己做起。

一張張懸掛在饒宗頤文化館展館內的粵語卡片不時隨風轉動,本地文化導賞團「程尋香港」創辦人之一溫佐治就在「虢礫緙嘞(音:Kick溺卡嘞)」、「躝屍趌路」的卡片轉動間,向台下悠悠談起「若要生活好,瞓身利物浦」等等粵語語句,當然他所談的並非甚麼賭波賠率,其實是他在粵語講座「你未知的粵語二三事」中的一則有關「押韻」的例子。

佐治(中)與兩位拍檔達芬妮(左)及阿得(右)接受訪問時盡顯默契。(陳偉能攝)

粵普非對立 語言無高低

「程尋香港」過去的活動主要以本地文化導賞團為主,但佐治自去年起開始舉辦起粵語講座普及粵語知識。他坦言因為受到當時一些官員及學者貶斥粵語的言論所影響,當中有指粵語並非母語的說法更是讓他有所保留。這亦讓本身在大學修讀中文的他,決定要分享更多粵語知識作普及。

儘管佐治在講座上侃侃而談粵語知識,不過他並不認同近年坊間的粵普之爭,佐治認為香港人去說好粵語及學好普通話本身並無衝突。

等如學英文、學韓文,其實不同的語言都有其價值,語言沒有高低之分。

反而值得留意的是隨著目前不少學校正實行「普教中」政策,他憂慮有學生因此而把一些普通話用字直接挪用作粵語使用,如把粵語用字「人工」唸成「工資」。還有香港人急促的說話節奏,往往「一音未平,一音又起」,讓孩子在耳濡目染下有咬字不準,甚至出現懶音的情況,這些現象都值得關注。

然而,對於教育局近期建議DSE刪去中文科中與粵語相關的聆聽及說話卷的做法,佐治指出在當局過去一直並不重視粵語的情況下,這些公開試試卷本身其實有讓學生正視粵語的作用。

但你現在貿然取消(DSE中文科聆聽、說話卷),令到這個惟一會讓學生去緊張粵語的東西都失去,這對粵語的情況未必太好。

佐治指出,粵語作為大部份港人的母語,要維護粵語其實可先由自己做起,比如學普通話每個人都是從聲母、韻母、聲調學起,香港人學習粵語其實亦應如此,這樣才能辨別到每一個字的正確發音。

談到其他3位拍檔的犧牲,佐治忍不住在訪問中一度哽咽。(受訪者提供)

從「文科仔女」到「新四大寇」

相比起在講台上談笑風生的自信,佐治談到與另外3位拍檔當初籌辦「程尋香港」時更顯柔情,他與兩位拍檔達芬妮及阿得接受訪問時亦不時相視而笑,盡顯默契。

作為4位都是識於中學時期的「文科仔女」,當時佐治已不時帶著另外3人走訪香港不同的古蹟,相信說佐治目前的導賞技巧其實經另外3位拍檔從小培育出來似乎也不為過。經過中五會考,4人各散東西,其中兩人其後更赴海外升學,但4人未有因距離而變得疏離,佐治笑言彼此當時還非常老套地以手寫書信維繫感情。

直至大學畢業後4人才再在香港聚頭,由於當時香港社會正值保育風潮興起,達芬妮表示:

那時我們就談起不如將佐治的才華、學識(佐治強忍笑意,但阿得已忍不住笑出聲)更系統化去演繹出來,讓更多人去認識到香港。

達芬妮、佐治、阿得在訪問中亦提到,另外的成員露絲打目前正在安胎,他們也急不及待新生命的到來。(陳偉能攝)

「程尋香港」的雛型因此應運而生,本身修讀中文、熱愛中國文化歷史的佐治,與修讀城市規劃,亦熱愛歷史建築的阿得,便成為導賞團的主力領隊,帶領一眾參加者在各個本地歷史古蹟尋幽探秘。至於曾任公關的達芬妮,自然負責組織內的對外聯絡及行政工作;而另一位廣告出身的成員露絲打,則負責組織內有關設計上的工作,各自發揮所長,並自稱「新四大寇」。被問到「程尋香港」內還有多少同事時,阿得與佐治啞然失笑:

就是我們4個,我們4個既是同事、亦是董事、也是創辦人,連打雜都是我們。

「程尋香港」創辦至今已大約有數年,讓他們始終堅持營運至今固然有愛和責任,但他們指出最重要的卻是每個參加者在活動後對他們的窩心回應,例如很多參加者都表示自己是因為參加他們的活動,才首次踏足過香港某些地區,甚至有不少「資深」的參加者會特意報團,只為派旅行手信、新年利是予他們。

達芬妮特別提到,初期曾經有位孕婦開始參與他們的活動,到分娩後則抱著孩子來,到現在那孩子已「識行識走」。佐治感嘆,這些與參加者變成朋友的過程及相處上的點滴,甚至見證著一個生命的成長,其實「就是我們最珍惜的東西」。

「程尋香港」營運了數年以來,本身都累積了不少「粉絲」,參加者Betsy即為其中之一。她表示,過去總可以透過佐治他們的見識,而更了解到自己所居住的香港一些不為人知的歷史,一直都覺得很有得著,又認為他們很有熱誠。(陳偉能攝)

佐治、阿得、達芬妮與露絲打4人識於中學微時,到現在共同創辦的「程尋香港」總算略有成績,4人一路走來的這份感情亦讓佐治感嘆得來不易。他坦言,從最初4人一起籌備時,便已經很擔心彼此會在過程中「反面」,特別是他們每一個都很有性格,這麼有性格的人聚在一起時的確有吵架或低潮的時候。

但是大家能夠第2天就像沒事一樣,繼續做好自己的本份,那我覺得人生中能夠有這班這麼好的朋友真的很......真的很......

這時的佐治突然一度哽咽,無法把話說下去。達芬妮見狀即大笑,並拍著佐治的肩說:「不要哭啊」,阿得也爆笑著「救場」把話接下去:「很感恩啦!很難得啦!」兩人紛紛嘲笑著佐治突如其來的「感動位」,這一刻就彷彿窺見他們在「程尋香港」最珍惜的,又怎只是他們和參加者的關係。

阿得、露絲打、達芬妮與佐治(左至右)4人識於中學微時,共同創辦「程尋香港」。(受訪者提供)

記者:吳梓楓

場地提供:饒宗頤文化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