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毛雪寶》舞台劇后獻聲宣揚愛護動物 韋羅莎紐約尋親感受姊妹濃情

娛樂 14:58 2019/09/27

分享:

韋羅莎視舞台為第二個家,同時會在不同平台作多方面嘗試。(湯炳強攝)

努力演活各類型角色的舞台劇天后韋羅莎(Rosa Maria Velasco),最近為動畫電影《長毛雪寶》(Abominable)聲演大奸角。動畫中有一段尋親歷險,現實中,Rosa韋羅莎早前也在紐約尋親成功,令她感受到親情聯繫的微妙。

於10月1日上映的《長毛雪寶》是由《馴龍記》班底、《功夫熊貓2》監製合製的合家歡動畫,講述一班小朋友遇上傳說中的雪怪後,怎樣協助牠避開壞人,作出跨越2,000哩的尋親歷險。

《長毛雪寶》講述一班小朋友為了令雪怪成功回到家人身邊,而展開大歷險。(劇照)

能操流利廣東話、英語及普通話的Rosa,聲演莎拉博士(Dr. Zara),這角色表面上愛護動物,暗地裏卻是想利用稀有的雪怪來賺錢。

見動物受苦感心痛

Rosa笑言今次配音挑戰十足,皆因她的性格跟角色完全相反。「我小時候養過兔子、兩隻鸚鵡,我現在有養狗,有時牠咬嘢、周圍屙屎尿,我真係會與牠傾偈︰『你是不是生氣,因為我沒有時間陪你?』我覺得牠們真是聽得明,很可愛又很奇妙。」

韋羅莎在《長毛雪寶》聲演莎拉博士,表面上愛護動物,實質唯利是圖。(劇照)

她和丈夫都很喜歡動物,每次見到動物受苦都很心痛,所以她很認同透過動畫向小朋友傳遞保育和愛護動物的信息。「動物都是有感覺的。我記得有人說過,如果魚懂得發聲叫痛,一定會少很多人釣魚。」

(湯炳強攝)

Rosa第3次為動畫電影配音,仍然覺得挑戰很大:「因為我平時演出可以用所有嘢(表情及肢體語言等),現在只可濃縮至聲音。另外,原裝版演員說英文,我就講廣東話,最難是怎樣做到配合口形,但聽起來又不會太急。」

跟同父異母姊姊世紀聚首

Rosa被形容為「女版黃秋生」,皆因她既是演藝學院戲劇系畢業,也有帶點複雜的身世:1983年出生於台灣,在香港長大,是西班牙與台灣的混血兒。她的西班牙裔爸爸曾入籍美國並結過兩次婚,首段婚姻生了一個女兒,第二段婚姻誕下兩女。

在台灣做生意時認識了Rosa的媽媽,婚後因生意關係,帶着Rosa及其同母異父的四家姐移民香港。Rosa兒時見過大家姐和三家姐,二家姐則從未見過,及後因爸爸於2009年去世,幾位姊妹才開始聯絡。

今年4月,她因工作關係前往紐約,居住美國的大家姐和二家姐即飛到紐約跟她這位同父異母的妹妹聚首。

韋羅莎年初在紐約跟兩位同父異母姊姊首次聚首,令她相當感動。(被訪者提供)

提起該次世紀見面,Rosa依然語帶激動︰「自從爸爸離開後,我和他的聯繫消失了。但當我發現兩位姊姊某些行為很似爸爸時,即時紓緩了我對爸爸的思念。爸爸也走了10年,我依然感覺痛和懷念。看到姊姊,卻好像有一大塊膠布貼在我身上,令我覺得『沒事啦』,很安慰。」

混血兒外貌的限制

混血兒的身份令Rosa在本地演藝圈別樹一幟,但某程度也是障礙。「曾有套以傳統中國為背景的戲找我試鏡,要我說普通話。由於我媽媽是台灣人,這種語言我可以handle,我用心試鏡、練唱歌,嘗試了不同造型後,最後換來一句:『你的樣子太西方了。』這就失去了角色。」

Rosa形容其「鬼妹」外貌,縱使為她關了一道門,但也打開了另一扇窗。「有些角色未必人人做到,但人家卻會找我做。我就是喜歡挑戰,不想只是演乖巧女孩、公主,我想做較怪的角色,因為很刺激。」

韋羅莎喜歡挑戰另類角色。(湯炳強攝)

Rosa出道12年,演出許多舞台劇,作品包括有份參與創作之《I Sick Leave Tomorrow》、神戲劇場的《搞大電影》等,在舞台劇界屢獲獎項兼二度獲得香港舞台劇獎最佳女主角的Rosa,近年開始參與電影電視等演出。她說目前最希望可以不斷增加演出的範疇。

Rosa稱:「我也想多接觸電影,音樂方面,只試過唱一首歌(今年她與麥浚龍合唱一曲《黑盒》)而已。我很想把學到的東西,再應用在不同的媒體上。」

Rosa坦言視舞台為她第二個家︰「舞台始終是我最感舒服的地方,就像是我的屋企,我有時會出去試試其他新的東西,但之後又會『回家』。」

服裝︰Mr & Mrs Italy

記者:胡慧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