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義之戰》譚耀文由歌手演員再成好爸爸 阿譚改變寡言性格多跟兒子溝通

娛樂 18:15 2019/09/27

分享:

譚耀文自言性格低調,又不喜歡向人解釋自己,不太適合做偶像,內在情感反而較適合當演員。(陳智良攝)

譚耀文從歌手出道,轉型為電影界綠葉,50歲的譚耀文在大銀幕上可以是陰險奸角,或是好像在電影《不義之戰》中以動作男星姿態出現。但對譚耀文來說,最吃重的人生角色,一定是當個好爸爸。

在奸角之中分類,「惡霸型」可數到已故的成奎安及李兆基;而阿譚便屬於「斯文型」,皮笑肉不笑、暗藏陰謀。1998年,他於《野獸刑警》飾演的「㩒釘華」,一臉老實卻內在反骨,不但意圖「穿紅鞋」,更刺殺昔日大佬,令人討厭至極,因此阿譚旋即在該年奪得金像獎最佳男配角。

《不義之戰》戲內全用真槍拍攝,既重身又有質感。(劇照)

及後在99年《龍在邊緣》的文俊,以及09年《旺角監獄》的「Peter仔」等角色,都將「斯文型」奸角發揮得淋漓盡致。

剛踏入五字頭的阿譚自言從不介意角色孰忠孰奸,最重要能夠在崗位發揮自己。內斂如他,戲路相當廣闊,一如99年《烈火戰車2極速傳說》的忠義汽車維修師「趴地熊」、09年《風雲II》昏庸的中原皇帝,以及2015年《衝鋒車》的搞笑「杜公子」,他一直都是香港電影可靠的綠葉。

在《不義之戰》飾演老婆的楊恭如因病去世,令譚Sir走上歧途。(劇照)

譚耀文主演的新片《不義之戰》,屬於《辣警霸王花》系列,女主角有何佩瑜(Jeana)、大馬女星林明禎及武打新星余曉彤。

他認為今次電影有兩大重點,第一就是女演員於所有武打場面都親身上陣,第二就是電影以真槍拍攝。

譚耀文指:「導演李志倫對槍械很熟悉,便為電影帶來真槍,以空彈頭拍攝,全套電影共花了6,000粒子彈。自己很久沒有拍這樣大火力的電影,帶着重型機槍周圍跑,很重很辛苦,但演員就是甚麼都要試、甚麼都要懂。」

譚耀自言沒有放棄音樂,現在更將它視為興趣,而非工作。(陳智良攝)

沒有音樂的罪惡感

阿譚的初心其實是唱歌。在88年,他參加第7屆新秀歌唱大賽而入行,更壓過鄭秀文(獲銅獎)而獲頒金獎,成為已故巨星梅艷芳的第二位入室弟子。本以為自此一帆風順,可是在樂壇得不到迴響,便轉型為演員。他在電影及電視雙綫發展,2000年開始成為在內地拍劇的先鋒。

阿譚自言沒有放棄音樂,只是將它單純視為興趣。「自問真的很喜歡音樂,只要有一陣子不接觸,就會有罪惡感,現在不但學樂理、練歌喉,更學敲擊樂。最初幾年做演員不懂準備角色的時候,音樂便帶動到我投入及思考。」

他以前被批過分模仿張國榮,現在反璞歸真,不將興趣變成商品,對他來得更輕鬆,而成為演員是錯不了的路。「先不論自己是否真的偶像臉,當時我的音樂以藍調及爵士樂自居,太過執着於表達某種風格,其實背後沒有想過出路。有些人很容易做到偶像,但我不是,我既低調,又不喜歡向人解釋自己,所以內在情感是適合當演員。」

之後會否再於人前展現歌喉?他指以往的執着,限制了自己的表現方式,或許某一天會與歌迷再相會,但必定是自己獨特的演繹方式,否則沒有意思。

父子要主動多問

譚耀文對音樂的鍾愛,可能受爸爸影響,他笑說自己出生於「音樂家庭」。「爸爸比我更沉鬱,卻對小提琴熟悉,更會拉二胡,中西音樂都懂。小時候,覺得爸爸厲害是理所當然,但到了自己也當上爸爸,才發覺一切都得來不易。」

事實上,阿譚是個愛冒險之人,他想考電單車牌,要與疾風競賽,但由於親戚出過意外,所以被媽媽阻止。現在人大了,他懂得顧慮家人,要當起一家之主的責任。

阿譚與一對子女。(取自譚耀文facebook)

生於傳統家庭的他,指與父親很少對話,所以現在會和剛升中的兒子多交流。「你不會完全理解小朋友的想法,但作為爸爸要主動多問,或許沒有用,或許某次子女就會和盤托出,向你講盡心底的說話。幸好現在兒子長大了,大家的興趣變得愈來愈接近,所以話題變多了。」

阿譚笑說自己和兒子談得最多的就是Marvel電影及《復仇者聯盟》。很多時,年輕一代透過手機對世界知得更快,亦成為兒子了解電影及其工作的契機,他坦言縱不會將音樂抱負傳承至兒子身上,但他認為兒子或許會走進電影圈發展。

髮型︰Kuero Sun @ Hair Culture HK
化妝︰Alfred Tsang

記者:Ale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