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生週記】中大醫學院長說自己愚昧 陳家亮:社會要學習珍惜我們下一代

社會 12:33 2019/10/14

分享:

中大醫學院院長陳家亮以「我愚昧,我不明白」為題撰文。

中大校長段崇智在10月10日晚上與學生及校友進行對話,而中大醫學院院長陳家亮亦是其中一名與會者。他今日(14日)於社交網站以「我愚昧,我不明白」為題撰文,表示絕不認同以暴易暴,但學生親身經歴的分享為他帶來反思,直言「我們真的還可以鐵石心腸,不去儘快尋求真相嗎?」

陳家亮又指,年輕一代不是天生暴民,只有以民為本的政策和不偏不倚的執法才能令社會大眾甘願守法循章。

他說:

學問是讓我們明白事理,懂得向不公義發聲。時代發展太快,社會要學習了解及珍惜我們的下一代。

他又認為,需要把濫暴的人繩之於法的同時,也要還那些盡忠職守的警察一個清白,更需要給社會大眾一個交待、還‪香港一個公道‬。

以下陳家亮院長撰寫的週記「我愚昧,我不明白」全文:

下筆的前一晚,我出席了段校長與學生及校友的對話,若然只看了某些新聞報導的剪輯,可能你會以為中大是充滿了暴徒的大學,但只要有耐心看畢整晚的對話,也許社會大衆可以感受到學生及校友的心底話和他們內心的苦澀。

我並沒有打算挑啟爭端或火上加油,也絕不認同以暴易暴,可是這晚的對話卻給我很大的反思。

當晚不少學生含淚分享他們的親身經歴,例如他們指在和平示威的情況下受到不合理及暴力對待,甚至在禁閉期間所受的屈辱。面對那些學生歷歷在目的描述,我們真的還可以鐵石心腸,不去儘快尋求真相嗎?但當局卻堅持要留待監警會調查,對於備受關注的事件,例如元朗施襲、831、新屋嶺等等,為甚麼不可以同時有獨立調查委員會?我不會未審先判認為警察有濫用武力,也不會認為監警會無能,但當我們一方面可以用右腳踢球時,為何就不可以也用左腳踢球?我愚昧,我不明白。我們需要把濫暴的人繩之於法的同時,也要還那些盡忠職守的警察一個清白,更需要給社會大眾一個交待、還‪香港一個公道‬。

香港過往的成功有賴香港人的努力、團結和質素,人人尊重法治。現今一代變了質嗎?通識教育是罪魁禍首嗎?年輕一代不是天生暴民,只有以民為本的政策和不偏不倚的執法才能令社會大眾甘願守法循章。 當晚有一位同學說得好:「有誰不願意在校園專心求學問、追求理想?」是的,學問是讓我們明白事理,懂得向不公義發聲。時代發展太快,社會要學習了解及珍惜我們的下一代。

當然,珍惜並不等如縱容,我不認同以不公義的手段去爭取公義,也不接受以侮辱或欺凌的手法對待持不同意見的人。

大學是社會的縮影,社會紛亂,大學也不能置身事外。我相信單以強硬的策略並不能令社會儘快洗牌重來,即使表面回歸安靜繁榮,也化解不了一代人的仇恨。這晚的對話最終在互諒的氣氛下結束,學生向校長認錯,校長也坦然承認過往的不足。

如果真誠可以化解繃緊對立,這又對我們的政府有何啟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