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勇於追夢】年年考第一棄讀獸醫當紋身師 女兒為無國界醫生爸爸紋身

親子 15:58 2019/10/22

分享:

Jayers感激爸爸支持追夢。

小學年年考第一,中學讀女拔,赴澳洲讀獸醫,原本是一個典型「人生勝利組」的故事,原來背後藏著無限抑壓與痛苦。直至一次衝動紋身,燃起了她尋找自我、追求夢想的熱心,憑著這顆熱心,打破其人生既定路軌,開出新路向-成為紋身師。

在追夢的同時,她赫然發現任醫生的爸爸,一直有當無國界醫生的夢想,她在左肩紋上爸爸首次戰地手術的模樣、爸爸亦讓她操刀刻上人生第一個紋身,象徵著兩父女互相守護彼此夢想。

Jayers後悔當年沒有爭取實踐自己夢想的機會。(車耀開攝)

催谷學業 抑壓童年

30多歲的高子媚(Jayers),父親是醫生高志昌,媽媽在當全職主婦前是一名護士。Jayers在大學前一直是典型乖乖女,小學幾乎年年都考第一,中學考入名校拔萃女書院。

然而,Jayers幼時從沒感受過家庭溫暖,父母關係不好,媽媽性格專制,在學業上給予她很大壓力和管束,爸爸雖較開放,卻是家中弱勢,難以給她支援。

支撐著Jayers童年的,是她熱愛的羽毛球,球場上揮灑的汗水彷彿讓她感受到自己的存在。中學時她成為港青成員,代表香港參加國際賽。夢想成為全職羽毛球運動員的Jayers,心知肚明媽媽絕不容許,中五會考後主動向教練提出退隊。

現在回想,很後悔當時自我禁聲,為何我跟媽媽連爭取也不敢。

紋身是永久的印記,Jayers都會小心認真地滿足客人要求。(車耀開攝)

刺上首個紋身

放棄羽毛球後,Jayers心灰意冷下聽從家人意見,前往澳洲讀獸醫,惟讀了1年基礎課程和半年獸醫課程後,她發現自己對小動物毫無興趣,偷偷退學回港,直至獲香港中文大學心理學取錄後,方知會父母。

在中大讀書期間,Jayers對人生仍充滿迷茫,趁學校假期獨自到泰國散心,偶然走進一條「紋身街」就被深深吸引,刺上了人生第一個紋身-手腕上的星星,這顆星雖不能發出光芒,卻能安定她徬徨的心。

然而返港不久,媽媽發現了她的紋身,晴天霹靂下強迫她洗掉。她形容,洗紋身時肉體固然疼痛,但心裡的難受卻是千倍。

當我找到方法去幫自己成長,尋回自我,她也不肯成全。

Jayers把爸爸首次任務的情景紋在左肩上。(車耀開攝)

把爸爸紋在肩上

紋身雖然褪色,但Jayers對紋身的熱愛卻沒減退,上網和看雜誌了解行業發展,並在香港拜師學藝,一邊在大學上課、一邊學師,心中的一團火愈來愈猛烈。

與此同時,Jayers發現爸爸高志昌一直有當無國界醫生的夢想,以往卻因養家而無法實踐,感同身受的Jayers急切地鼓勵爸爸申請,最終如願獲取錄。

他完成首次任務回來時,我未見過他如此開心,那是由心發出來的。

為了鼓勵爸爸,Jayers偷偷把他在無國界醫生行動時做手術的情景紋在左肩上,喻意守護爸爸的夢想。Jayers憶述,當時爸爸雖一臉驚訝地斥責她,眼神卻藏不住喜悅,她就知道爸爸全然接收到支持。

與爸爸成追夢戰友

大學畢業後,Jayers向家人坦承當紋身師的志向,媽媽氣得走入房中「嘭」一聲大力關上門,爸爸卻親自到她工作的店舖「探班」,了解紋身師的工作,Jayers的師傅不斷向爸爸大讚她勤奮好學。

那一刻很歷歷在目,覺得家裡終於有人站在我那邊。

Jayers現時與父親同住,關係較幼時更親密。(受訪者提供)

Jayers學滿師,開了自己的工作室,招收徒弟,客人亦愈來愈多。後來,父母分離,爸爸提出紋身要求,Jayers親自操刀,在他手臂紋上「懸崖上的武士」圖案,表達自己重新追夢的想法,近年她亦為爸爸另一手臂紋上「醫治的手」,希望他繼續用雙手去救治有需要的人。

Jayers形容,與爸爸的關係像戰友,雙雙為夢想而奮鬥,互相交流支持,兩人都經歷過抑壓的日子,各自摸索成長,勇敢踏出,令生命再次活過來。

記者:林愛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