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剩下我】丈夫車禍亡子女被劫殺 港妻忍淚親手為亡夫化遺容

健康 17:47 2019/10/25

分享:

Elaine經歷過丈夫車禍身亡,子女被劫殺的日子。(陳智良攝)

一名親友離世足以帶來撕心肺裂的痛苦,更何況3年間痛失6名至親?54歲的游素琪Elaine,短短3年內經歷父母、奶奶因病逝世、丈夫交通意外重傷身亡、一子一女慘遭劫殺。短時間內驟失一生最愛使她痛不欲生,生活頓失意義。壓抑著悲傷的她,行屍走肉地「生存」2年,確診患上創傷後遺症。

Elaine自15歲便移民到法屬圭亞那,23歲在當地結婚,本來生活美滿,幸福快樂。自2007年,媽媽被確診有腦瘤後,她的生活發生變化。得悉媽媽患腦瘤後,Elaine馬上回港照顧,但媽媽仍不敵病魔離世。同年7月、9月,爸爸和奶奶分別因肺癌、心臟衰竭離世。突如其來的噩耗,Elaine和丈夫只能默默承受,寄情工作,不時互相擁抱支持。

Elaine與丈夫深愛彼此。(受訪者提供)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2008年7月10日下午,Elaine突然收到親友電話指丈夫發生交通意外,當時Elaine馬上放下手上的工作,駕車前往事發現場,擔心丈夫的同時,眼淚不受控地流下來。

到了事發現場,她在遠處已見到路口被圍封,並蓋著一塊白布。她心知不妙,馬上跑上前望能確認狀況,可惜被警察阻止,即使是一步之遙也無法觸摸丈夫的臉龐。那刻,她不斷告訴自己「這不是我的丈夫」,奈何天意弄人,她還是要面對這個殘酷事實。

Elaine表示,當時丈夫正駕駛電單車回家,但一名私家車新牌仔的18歲少女掉頭,丈夫來不及煞車,直撞私家車致下顎全碎,當場死亡。而該名少女則安然無恙。

Elaine丈夫車禍身亡登上報紙。(受訪者提供)

丈夫突然離世,Elaine變得六神無主、大腦一片空白,心痛得難以呼吸,整整4日沒有進食。原本遠在法國巴黎讀大學的兒子也趕回家探望。Elaine崩潰痛哭、喪失精神,但她清楚記得兒子當時的一句話,如當頭棒喝:

媽媽,我們已經失去爸爸了,我們不想再失去你。

兒子的這番話,提醒Elaine要振作起來,與子女相依為命。但知易行難,Elaine每晚躺在空虛又巨大的床,仍會抱著丈夫生前愛用的斜肩包,彷彿丈夫仍在身邊,有著他的氣息。

親手為丈夫化遺容

出殯那日,Elaine早早就到了殯儀館。此時,她才第一次看清楚丈夫受傷後的容貌。

我好心痛,不懂如何形容,我只覺得非常非常心痛。他的眼睛因為受傷已經失明,他的頭脹得像個西瓜一樣,根本認不出真正的樣貌。他的樣貌、嘴唇已變成黑紫色……

Elaine一直陪伴在丈夫身旁。(受訪者提供)

她一直無聲啜泣、抱著丈夫的遺體,因為她怕放聲大哭,便會失控:

我不敢喊,但我好想喊。我只是不斷地流眼淚,也見到子女在流淚。

我怕失控,我怕所有家人都失控。眼淚不停地流,都不知道流了多久……

為免丈夫的家人難以接受遺容,Elaine做了最艱難、最刻骨銘心的決定,與女兒親手為丈夫化遺容。

Elaine的女兒與她一起替丈夫化遺容。(受訪者提供)

Elaine向女兒請求幫助,孝順的女兒二話不說便答應了:

我說我們要為爸爸做最後一件事,因為他已經走了,我們已不能再為他做任何事。這是我們一家人間最親密的事。我們要快樂地幫他,不能讓他看見我們的悲傷。我們要爸爸走得舒服安詳。

Elaine的丈夫雙手、背部皮膚潰爛、眼睛失明、身體長出屍斑……她為丈夫梳理每吋髮絲、試圖用粉底掩蓋受傷的肌膚,一邊塗抹,眼淚就止不住地落下:

我真的沒想過,我要親手替我丈夫化妝。

可是化妝後,丈夫的姐姐一見到遺容,還是放聲嚎叫「這怎會是我弟弟!」始終脂粉無法遮蓋腫如西瓜般巨大的頭顱。Elaine表示,如果自己沒把他化成「公仔」般,家人更加接受不了。

我覺得對最親的人,讓他走的時候走得祥和、走得最有尊嚴,是我能給他最後的一份禮物及心意。

除了化妝,Elaine還親自準備、替換丈夫喜愛的衣服,她坦言這一點都不容易。原本只是短時間的事情,她花了2個多小時才準備好:

當我打開衣櫃時,我好傷心。我觸摸了每一件衣物,好像每件衣物都帶著他的氣息,你會見到這件衣服是我和他一起挑選的、這件衣服是女兒送給他的,你會回想起所有回憶。一邊選,眼淚一邊流。

Elaine難以接受丈夫突然離世。(陳智良攝)

結婚戒指

喪禮完畢後,Elaine仍然守在丈夫身旁。丈夫手上一直戴有二人的結婚戒指,Elaine希望脫下來留念,但不論喪禮前、後,她出盡力氣仍無法拔出,於是她向丈夫溫柔地說:

這隻戒指不如留下來給我吧,讓我掛在頸上留念。你給我好嗎?

話畢,她嘗試脫下丈夫戒指,成功了。

相依為命的日子

那夜以後,Elaine與子女相依為命。雖然丈夫已經離開,但他的精神猶在。Elaine將丈夫的書房改成紀念花園般,每日在房內點蠟燭、傾訴生活瑣碎事。後來為了休息,她決定與兒子回港。

可惜約一年後,兒子先回法屬圭亞那,卻與妹妹一同被入屋劫殺。Elaine再次跌進無底深淵,2年來過著生不如死的日子。

繼續閱讀Elaine的經歷,請看:【只剩下我】丈夫車禍亡子女被劫殺 港媽夜夜到墓地哭泣:我的家人在墳場

記者:楊宛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