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剩下我】丈夫車禍亡子女被劫殺 港妻走出創傷後遺症的苦痛日子

健康 18:14 2019/10/25

分享:

Elaine短時間內失去多名家人,患上創傷後遺症。

兩年内接連經歷丈夫車禍身亡、子女被劫殺的慘痛經歷,54歲的游素琪(Elaine)過上行屍走肉的生活,幸福的家庭只剩下她孤身一人,她每日靠食安眠藥入睡,企圖逃避家庭破碎的現實。身上任何皮肉之痛已抵不過精神、心靈上的痛楚,她直言那時自己是「心靈死亡」的狀況,最後看精神科醫生,被診斷患上創傷後遺症。

Elaine回想過往經歷,難掩傷痛。(陳智良攝)

2年低潮期 日食8粒安眠藥「吊命」

2007年父母奶奶因病離去,2008年丈夫車禍中身亡,一對子女其後在南美洲法屬圭亞那的家中慘被劫殺。本已移民圭亞那的Elaine,在子女離世後不久,孤身一人回到香港生活。

延伸閱讀:【只剩下我】丈夫車禍亡子女被劫殺 港妻忍淚親手為亡夫化遺容

延伸閱讀:【只剩下我】丈夫車禍亡子女被劫殺 港媽夜夜到墓地哭泣:我的家人在墳場

離開了傷心地,她每日仍過得十分煎熬。她自我封閉,每日躲在家中觀看逾千套電影,卻完全「睇唔入腦」。她回想當初,心口好像一直被大石壓著、無法呼吸,批蘋果時即使批到手皮,整個蘋果都是血,依然沒有任何感覺、痛楚:

身體已經由很痛,進化到點做都唔痛。無法呼吸時,唯有手握拳頭,拼命打牆壁,靠刺激肉體、弄損自己雙手,讓自己吸到一口氣。

子女離世的兩年內,Elaine要靠安眠藥才能入睡,高峰時期每日進食8粒,只為睡足24小時,逃避現實和悲傷。

我只靠安眠藥睡覺,就像「吊命」一樣。什麼人也不想見,持續了起碼2年。

頽廢過後,Elaine突然意識到自己不能再這樣下去,於是選擇看精神科醫生,確診患上創傷後遺症。

Elaine的精神科醫生指,她的情況猶如「凌遲」,一年被割一塊肉,比一次過全家離世的情況更差。當時她問過醫生自己需要多久才能康復,醫生說:「一般家人患病就1年,病逝就3年,你的情況…10年吧!」

重新學會堅強面對,Elaine憑宗教信仰、朋友鼓勵及自身努力,成功在1年後逐步走出陰霾,毋須進食精神科藥物:

最後看醫生那次,醫生說我是他的3大病人之一,沒想到這樣也能康復。因為他其實估計我一世都要食藥,但當時又不好意思,所以才說要10年。又說比我輕微的人,都要食20年藥。

回顧以前,她表示沒有責怪、怨恨上天,但曾「問過好多點解」,她只想一切重來,重返以前的日子。

Elaine希望可以一切重來,重返以往日子。(受訪者提供)

走出陰霾靠調整心態

要走出生命黑洞並不容易,Elaine當時靠著與老朋友鄧牧師聊天放鬆、飼養小狗及聆聽聖詩,使自己心境平和、舒服,慢慢調整對生活的心態。

既然你都留在這個世上,如果你選擇了生存,自然要選擇生活。生活就不能日日在家,雖然還有少少錢可吃兩口飯,但這樣的生活沒有意思。只懂睡、宅在家,有什麼用?要生存就要有生活的意義。

後來她更在牧師鼓勵下,2年來首次踏出家門,入教會做義工,勇敢分享自己的經歷。

第一次分享時,自然是淚流滿面的,因為所有事已抑壓太久。肯說、肯流淚,心裏就會變得舒服。

Elaine又經牧師提醒,可運用自身經歷,安慰正經歷同樣淒慘事情的人,自此她的人生有了意義和盼望,成功「走出來」。

其實為何會生無可戀?因為失去了人生意義,「死又係咁,唔死又係咁,都係個死剩種」。但當你有一個使命,覺得可以幫助別人,有些事你可以「為」的話,人就會有生命力。

Elaine一直攜帶著丈夫、子女的照片。(文子健攝)

走出陰霾後,Elaine經常參與義工活動、打羽毛球、學習狗隻美容等,把生活編排得妥妥當當。可惜基於曾遇上創傷後遺症,她無法再踏入職場。

因為精神、心靈受過傷、做很多事已有心無力,而且我的情緒起伏會較大。

如今,Elaine已展開新生活,更有了新的愛情。雖然如此,她表示自己不會,也不需要忘記丈夫和子女,「他們會永遠在心中」。

繼續閱讀Elaine的經歷,【只剩下我】丈夫車禍亡子女被劫殺 港婦走出陰霾尋找新愛情:他們也希望我幸福

記者:楊宛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