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渡屋紓困】單親母患抑鬱症曾想自殺 輪候9年終獲安泰邨300呎公屋

社會 00:00 2019/11/01

分享:

陳女士輪候公屋9年終獲300呎單位,生活顛沛流離到想過仰藥自殺,直至兩年前入住過渡性房屋,生活壓力才驟減。

單親媽媽為求安樂窩,輪候公屋9年終獲編配單位,輾轉住過潛建「黑房」、跨境租屋、斗室共居等,生活顛沛流離到想過仰藥自殺,直至兩年前入住過渡性房屋,生活壓力才驟減。如今成功上樓,她希望政府增建過渡屋,改善基層生活。

陳女士患抑鬱症,要長期服藥,還要獨力照顧兩名9歲和4歲兒子。她憶述前年入住過渡屋前,租住慈雲山唐樓200餘呎單位,月租1.1萬元,還要跟一個雙非兒童的家庭共住,不僅曾互相爭用廁所,小孩之間相處也不和氣,偶爾互相擲物吵架,家長介入後又會吵起來,導致「開口就鬧交,兩家人互相報復」。

陳女士(右)慨嘆,要在香港安居不易,2017年入住過渡屋前,經常要盤算何處落腳,精神受困擾。(梁偉榮攝)

曾萌死念 住過渡屋助紓壓

她承認鑽過牛角尖,獨處時會怪責自己無處安身,「覺得自己無用、無錢、無處求助」,試過買安眠藥想自殺。她月入萬餘元,打理父母經營的飯堂,但娘家彩雲邨公屋也擠了兄弟及父母等家人共11人,倘返回外家也只能寄居騎樓。

居無定所下,2010年申請公屋以來,曾多次向房署表明願入住凶宅也不果,試過到深圳租住宿舍,但交通耗時長,又試過短租黃大仙鳳凰新村一帶唐樓的潛建「黑房」,面積僅百呎,四壁無窗、無廁,要往體育館解決。

陳女士今年4月搬入安泰邨,單位面積300餘呎,木櫃上全是兒子的玩具及獎狀。(梁偉榮攝)

獲樂善堂安排入住過渡屋後,她指睦鄰關係好轉,各基層家庭會互相幫忙,不時幾家人一起煮飯同吃。她稱過渡屋有獨立廚廁,營運機構也安排了功課輔導班給大仔參加,生活比以前好。

兩個兒子共睡一床,喜獲私人小天地。(梁偉榮攝)

今年4月她獲編配安泰邨一單位,她感謝營運機構支持,令她生活無憂,日後可儲起更多錢,為兒子報讀興趣班,自己則計劃開設小店,自給自足。

記者:吳卓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