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期將至】黃天頤C君籌備婚禮零拗撬 港台之花笑稱:C君有偶像包袱

娛樂 17:33 2019/11/05

分享:

黃天頤與鄭詩君於將12月13日假四季酒店設婚宴。

「港台之花」黃天頤與拍拖近5年、組合農夫成員鄭詩君(C君)將於下月13日結束愛情長跑,步入禮堂。婚禮至今已籌備得七七八八,電台主持出身的天頤與C君一樣性格開朗樂天,所以不少新人在籌辦過程中爭吵不斷,他們從未因此吵架:「我們都曾做過幕後,對我們來說就像辦活動一樣,沒想象中忙碌。」

在開始之前,她早就做好心理調整:「我很早已跟自己說,這是件開心事,如果要求太高、追求完美,過程大多都會變得不完美,所以提醒自己不要太過緊張,最重要當日順利、大家開心已很足夠。」

訪問時天頤只還未確定婚紗選擇。(陳智良攝)

C君有「偶像包袱」

在籌辦過程中,天頤笑言最大問題可能是品味的分歧,因未婚夫C君喜愛浮誇,她卻偏好樸素簡約:「例如在選婚紗上面,之前我試過一間走『日系小清新』路線,C君卻覺得一生人一次要夠『勁』,最後要在兩者之中取平衡,幸好遇上這家婚紗店,店員幫我們做緩衝角色。」

天頤表示,與C君都是理智行先,所以有問題會攤出來商量:「雖然品味有差距,不過他還是放手讓我選,當然會先撇除他不喜歡的款式啦。」

提到接新娘的部份,天頤笑指C君曾表示不介意被糟質,但提過不要玩得太核凸:「例如屎尿屁那些他不喜歡,我們發現他原來有偶像包袱!」

於四季酒店設宴的他們,提到酒席是婚禮最花錢亦是最值得花:「因跟質素掛鉤,既然想親友開心,當然要大家食得開心!」婚宴暫定約20圍酒席,以親戚、多年好友為主。

愛開玩笑又樂天的天頤,坦言有受到未婚夫性格的影響。(陳智良攝)

照顧家長感受

女生心中都有個「夢想婚禮」,天頤坦言曾想在戶外結婚:「但當我的伴侶是C君就知沒可能,他很怕熱。說到底,我真的沒所謂,最重要出來效果漂亮就好!」

C君曾想旅行結婚,天頤也讚同,不過相信難過「外母關」而打消:「媽媽較傳統,而且我小時候爸爸已不在,擺酒較正統能夠告訴爸爸那邊的親戚們。」

距離婚期只剩1個多月,婚宴方面的準備接近完成,但二人卻安排在婚禮前1個月,即11月中才飛到日本拍婚紗照。

天頤說:「攝影師答應盡快處理照片,我和C君已作好準備,要是趕不上大不了我們自己修圖吧!因我們真的很想拍到紅葉,不過即使拍不到,也是人生的一部份,整個過程不斷跟自己講不要失望、要享受這件事,最後拍不到也是個經驗、成為記憶點。」天頤就是如此豁達率性。

二人早前在香港拍攝了一輯婚照,月中將出發日本再拍攝以紅葉為題的婚照。(instagram圖片)

由朋友成戀人

二人可謂識於微時,同於千禧年代入行,天頤透露他們相識了超過10年,後來一次在廣播道重遇而牽起這段姻緣:「我們本來是好朋友,之前也會聯絡,只是剛巧有次他在商台、我在港台收工,就在公司門口遇到,閒聊講到『遲啲約出嚟食飯丫』,就慢慢開始了。」

從朋友成戀人,天頤坦言因重遇後有感彼此長大,知道自己需要怎樣的另一半,二人交往不久已覺得對方可托付終身:「他乎合許多我心中覺得好伴侶的條件,我又過了『外貌協會』的年紀。」看來幽默感是會傳染。

天頤大讚C君勤力、有責任感、善良及有才華,最吸引她是C君所填的歌詞:「我喜歡他用文字去表達自己,他曾寫了一本情書送給我,不過那次之後他已很少執筆。今年叫他寫生日卡給我,還是無寫,不知是否我主動提出他覺得不驚喜,還是他覺得自己的筆墨很值錢,不要浪費。」

二人相識超過十年,由朋友發展成戀人。(陳智良攝)

生活充滿快樂

愛說笑的天頤後來又一臉認真地補謂,她很欣賞未婚夫的善良和勤奮:「他很少說辛苦,他會說睏說累,但從不會因為辛苦而放棄做一件事,我很欣賞,覺得這個男人不容易放棄,很靠得住!」

拍拖近5年而且已經同居,彼岸見慣對方私下的面貌。C君曾跟天頤說,覺得自己很難在女友面前做「明星」,但天頤卻記得兩年前農夫於旺角麥花臣舉行的演唱會,向到台上的C君有種心動的感覺:「看到台下觀眾很喜歡他們,覺得他們想透過音樂去表達所想,當下確實有心動感覺。」

數了不少未婚夫的優點,天頤笑指C君的唯一缺點是「好嘈」:「他在家不停唱歌、說話,講些沒講過的爛Gag,懷疑他用我來試反應再拿出去用。」

雖然口上說對方聒噪,但其實感恩對方為自己的生活帶來生氣和歡樂:「有次開車載媽媽時,他打來,我開了揚聲器,他不知道我媽在旁。掛掉後媽媽問,他是否經常都這樣開心?我回想在這段跟他相處的日子,他有九成以上時間都表現出這麼的開心。」

(instagram圖片)

場地提供:The Wedding Gown
Hair:Richie@leightonaveda
Makeup:nikileungmakeup

記者:陳心怡、陳家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