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人妻】鍾欣潼做足準備預先雪卵 阿嬌恨做媽媽婚後嚴選工作

娛樂 16:44 2019/11/08

分享:

鍾欣潼自言婚後想多陪伴丈夫,但不會完全不工作。(湯炳強攝)

有9年沒主演港產片的鍾欣潼(阿嬌),有新作《失蹤》和香港觀眾見面,今次跟《黃金花》的凌文龍(小龍)合作演這部跟西貢結界傳說有關的懸疑片。阿嬌坦言恨拍港片,也很期望有獎項提名,但新婚的她目前會以家庭為重,慎選工作,貴精不貴多。

鍾欣潼是在婚前接拍《失蹤》,對再主演久違的港片直言興奮:「之前一直都拍合拍片,要講國語,可是自己的國語不好。可以講廣東話,較貼近自己生活一些。」從影已17年的她更坦言,希望多拍港片後有機會獲演技獎項提名。

余安安和鍾欣潼再度在大銀幕合演母女,今回無論衝突或感情交流也更多。(劇照)

阿嬌直言想做媽媽

《失蹤》是阿嬌繼2003年的《絕種鐵金剛》後再和余安安合演母女,鍾欣潼說這次的母女交流強得多:「當年我見到安安姐的感覺是好靚、好有女人味,相隔十多年後,我們都有成長,母女情表達的層次也不同。」

阿嬌在戲中不乏和余安安爭吵到面紅耳熱的場面,在現實中自小喪父在單親家庭成長的阿嬌,對此也有一點共鳴:「通常阿媽講咩,做子女都聽不入耳,感覺是講極你都不明白啦。」

阿嬌婚後成為幸福人妻。

雖然如此,去年年底和來自台灣的靚仔醫生賴弘國結婚的阿嬌,對於生兒育女當媽媽還是充滿憧憬,3年前已做了雪卵手術。

8歲的阿嬌自言心急做媽媽︰「同老公講要試吓先,不行就再諗其他辦法,希望不要對唔住我那3粒可憐的卵子。」她又呻因雪卵手術而引致荷爾蒙問題,肥了廿磅。

鍾欣潼稱,希望日後多演港產片。(湯炳強攝)

談到婚後家庭生活,阿嬌稱閒時少外出多留家,因而愛上砌LEGO積木,卻甚少在家下廚。「因為老公有潔癖,我都不知應該用哪些碟、應不應該開火,我一用完(碗碟)他就不斷抹。」雖然略有投訴,但提起老公,阿嬌還是甜絲絲。

她直言為多陪伴老公已少接了工作,但貴精不貴多。「我不會選擇唔做嘢,因為太無聊了。」

《失蹤》在颱風山竹襲港前開始拍,經過山竹蹂躪後,很多樹倒下了,要經常轉外景。劇情所需,阿嬌在山上要不斷奔跑。(劇照)

阿嬌拍片搏到盡

今次阿嬌拍《失蹤》常要在山上跑來跑去,她說:「因為一出汗我就會好忟憎,不是太喜歡這種感覺。」拍攝前,她還以為自己跑山會腳軟、嘔和暈,所以買定一堆能量食品作補充,幸好最後都沒有此需要。

凌文龍同樣覺得在山上拍的幾場戲較辛苦︰「其中有一場我對着阿媽(顧美華飾),壓力爆煲去到臨界點,那時又曬又熱,我自己休息又不夠,那場戲的情緒波動也很大,很驚那日我會中暑。」

鍾欣潼跟凌文龍、賈曉晨和梁祖堯一起走入西貢結界尋人。(劇照)

阿嬌要跑公屋

此部懸疑片另一主場景是公屋,阿嬌飾演的社工收到少女的求救而跑到屋邨意圖拯救,期間她誤入結界。

她笑說,拍攝當天要整日在柴灣一幢公屋開工,在樓梯和走廊跑來跑去,看到住戶先後返工及放工,還有門外誤被淋紅油的住戶跟她呼冤,令她感受深刻。

子清因獨力照顧腦退化的母親而精神失常。(劇照)

凌文龍憑去年的《黃金花》演自閉及智障青年獲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新演員,今次他不再演被照顧者,而是演變要照顧患腦退化症的母親的孝順仔,可是因母親喜怒無常,令他漸對母親產生仇恨感覺。

小龍今次跟前輩顧美華的對手戲甚多,更於戲中經常被罵被打。

鍾欣潼與凌文龍都說年輕時對結界傳說很着迷,阿嬌更表示阿Sa曾應承跟她一起去百慕達三角洲探險。(湯炳強攝)

不過他指,現實中的美華姐其實很照顧後輩。「美華姐好好,她同我講︰『我從來都不罵人,所以要鬧你,我都好心痛。』戲中,她經常打我,一打完就會即刻問我有冇事,其實她好照顧我。」

為演精神病患者,他演出前也特地跟心理醫生接觸,了解類似個案病人的心理狀況,令自己可以演繹到病人的心理及行為變化。

化妝:Yan@Ndnco(鍾欣潼)、Connie lai(凌文龍)

髮型:Amber Tse @ IL Colpo Central(鍾欣潼)、Alva Lam(凌文龍)

服裝:Sergio Rossi, Max & Co.(鍾欣潼)

場地提供:香港九龍貝爾特酒店

記者:胡慧雯